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BOSS都是我的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饥饿暴走

BOSS都是我的菜 非武非凡 2195 2019.08.13 20:23

  祝远山使用的宝物不单是防护光罩那么简单,在术法的加持下,他速度提升了数倍,就算方寒用神行术追赶,也渐渐有被甩开的趋势。

  “休想逃!”方寒咬牙切齿,再次打出三道剑芒。

  砰!砰!砰!

  青色光罩明灭不定。

  祝远山大惊失色,在强烈危机感的刺激下,速度再次提升了一线。

  两个钻石位阶的高手追逃,速度自然极快,转眼间便跑出了十几公里。

  祝远山慌不择路,没头苍蝇般到处乱蹿。

  方寒饿的厉害,肚子“咕噜噜”的响个不停。随着他进入深度饥饿状态,产生的威势也越来越强,这一路上被他摧残过的魔兽,尽皆恐慌的四散奔逃。

  祝远山越跑越远,方寒紧追不弃,两人一路东去百多公里,给沿途的魔兽造成了极大影响。

  这次不再是小股流窜,大大小小的魔兽因为极端恐惧,横冲直撞的四散乱跑,受到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大,情况也变得越发严重。

  最终,受惊的魔兽仿佛洪流般往红枫山脉的外侧涌去。

  ……

  黄昏后,红枫行省的北方边界。

  准备了许久的五万冥月大军,终于对狮心王国不宣而战。

  因为红枫侯爵的消极安排,边境守军且战且走,以极快的速度后撤。

  就在冥月大军准备继续深入的时候,红枫行省的边军突然不要命的反扑过来。

  怎么回事?

  最前列的冥月士兵看着队形散乱的敌军纳闷不已,同时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就在这时候,大地突然微微震颤起来,微弱的声音越来越响,最终仿佛隆隆的雷声般以极快的速度接近。

  几乎在同时,数千红枫行省的边军已经哭喊着来到了近前。

  “滚!快滚开!”

  “兽潮来了!别特么拦路!”

  “你们想死老子不陪着!”

  “啊啊啊!快跑啊!”

  在真正的死亡威胁下,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双目猩红、咬牙切齿的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疯狂的朝着冥月大军乱劈乱砍,只为杀出一条逃生的道路。

  冥月大军在慌忙迎战的情况下,顿时被杀得乱成了一团。

  冥月军大将气得狂吼不已,大声呼喊着两翼包抄,准备剿灭这支狮心王国的顽敌。

  战斗瞬间变得十分激烈,地面的震颤也越来越猛烈,隐隐有着一股天崩地裂的气势。

  天际处仿佛潮水般的黑线缓缓接近,很快就能看清有数之不尽的野兽在快速接近。

  此刻两军绞在一起乱成了一团,冥月军大将发现异常的时候想撤兵已然来不及。

  成千上万的魔兽源源不断的涌了过来,两股洪流很快就撞在了一起。

  难以计数的魔兽疯狂的冲突,疯狂的践踏,几乎瞬间便让这支精兵瓦解。

  ……

  红枫山脉一个不知名的角落。

  方寒瞳孔已经涣散,那不可名状的饥饿感,让他完全失去了意识。

  他身上散发着可怕的气息,仿佛一头失控的远古巨兽一般,毫无目的一直往前狂奔。

  祝远山早已经跑掉了。

  周围的山林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鸟兽,好像连昆虫都躲了起来。

  直到深夜,方寒跑到了一处之前从未踏足过的地方。

  这里的魔兽感受到可怕的气息,吓得僵立在原地,动都不敢动一下。

  方寒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自然不会再抓一头魔兽烤来吃。

  他身上再次散发出漆黑无比的黑影,凝聚成小山一般的巨大头颅,接着便开始对周围的山林疯狂吞噬……

  第二天清早,昏倒在地的方寒缓缓醒了过来,饥饿感已经退去,他也完全恢复了理智。

  再看周围的山林,大量树木东倒西歪,没有任何的鸟兽迹象。

  方寒不用猜也知道,这样的结果肯定是自己造成的。

  忙查看自己的饥饿值,蓝色透明的小方框跳出,跟昨天一样,仍旧是94332点,没有减少。

  感应了一下,实力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坐在一个树干上开始回想昨天的事情,祝远山是在自己彻底失控前施展秘术逃掉的。

  对了,就是因为他逃掉,自己才彻怒气勃发暴走的。

  算了,不想了。

  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辨别一下方向,方寒在陌生的森林里穿行,直到次日中午才返回永丰城的武堂分殿。

  檀兴平急着向他汇报道:“大人,根据可靠消息,前天下午冥月大军不宣而战,未成想碰上了千年难遇的兽潮,东线有五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受到这样的挫败,再加上还有其他强敌,恐怕两三年内冥月王国不会对狮心王国用兵了。”

  方寒默然不语。

  联想到之前自己造成的影响,已经隐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候,向宣回来复命。

  方寒皱眉:“我不是让你监视岑五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回禀大人,岑五已经把他同父异母的兄长莫远给杀了。”

  “那混蛋竟然敢弑兄?”方寒忍不住脱口而出,说完仔细一想又觉得并不奇怪。

  岑五从小就有一股狠劲,再加上之前的种种遭遇,做出这种事也在合理范围之内。

  向宣奉上记录事件始末的留影魔晶,同时说道:“现在岑五正随军返回,为了防止他畏罪逃走,我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魔法追踪印记。”

  “嗯。”方寒点了下头。

  等看完留影信息后,又跟这几个人商议了一阵,最终定下了收拾莫山和岑五的计策。

  ……

  过了七八天后,西线的几支残军陆续返回了永丰城。

  虽说这次冥月王国损失惨重,但都是兽潮造成的影响,跟他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这些败卒自然不会受到英雄的待遇。

  而且他们西线守军在这次大战中的表现极其糟糕,被冥月王国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溃不成军,还没把敌人怎么样呢,自己便已损失过半。

  这样的结果,自然让昊鸿睿极为恼怒。

  为了平息国王的怒火,那些军中贵族跟红枫侯爵私下串联,最终挑了一个倒霉鬼接受审判,让他把这口锅完全背下来。

  那个替罪羊被关进永丰城监狱的当天晚上。武堂一间不显眼的阁楼里,方寒倒背双手站在窗前,静静看着外面的夜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过了午夜,檀兴平领着向宣来到这里。

  “怎么样?”方寒转身问道。

  “那冉东听说可以活命,已经把说辞全部记牢,复制后的留影魔晶也交给他了。”向宣回道。

  “很好,你们回去休息吧。”

  “是!”两人应声而退。

  沉静了良久,方寒长长一叹,复仇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