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终是笙歌落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偷吻后躲着她

终是笙歌落尽 茶烟若九 2026 2019.07.12 09:43

  九暮轻笑,她轻启朱唇,“拍卖会的规矩不就是价高者得,你也可以加价,又何来作对一说。”

  “本殿倒还真想与水族作对了,你又能奈本殿如何。”

  上神的威压向水清瑶袭来,水清瑶承受不住半跪下来,嘴角边出现血迹。

  最后面色灰白地离开了拍卖会。

  九暮看着诛邪弓,蓝白色的诛邪弓,边上隐隐透出一股封印之力,绚丽多彩,杀伤力惊人,不愧为——诛邪。

  诛邪弓在九暮周身飞来飞去,像是个孩子一般欣喜万分。

  “诛邪,”九暮知道,神器有灵,它识得她的气息,“本殿找回你了。”

  “九暮,你要回了么?”

  白梓陌有些不舍,他温柔地望着九暮。他不知道九暮来自哪个神域,也不知她的身份,也不知道她为何来北凉神域。

  对于她,他一无所知。

  “白美人,此次多谢,”九暮浅笑道,“北凉神皇的寿宴见。”

  九暮走了,抱着狸姬如风一般消失不见,留下这句话失了踪迹,白梓陌眼中黯淡无光。

  “好。”

  白梓陌轻轻地应了一声,话语在夜中随风而散……

  九暮回到烟幽阁,就感到一道气息,居然有人潜入她的房间,冷喝道,“谁?”

  她忽然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该不会又是……

  “十一,”邪夜从窗外那棵老树上跳下来,他等了九暮许久,但是因为九暮说过女子闺房不可进,他便站在窗外那棵树上等。

  果然又是他,九暮轻了语气,坐在窗上看着他,“你在这里干嘛?”

  少年认真地说,“孤在等你回家。”

  九暮怔怔地看着他。

  家,她没有家了,九重天是她的责任,不是她的家。

  九暮碰了碰邪夜的手,冷极了,冷透了她的心,“你不知道用法术暖手御寒吗?”

  “习惯了。”

  轻描淡写的三个字让九暮心疼了,她捂紧他的手,用法术使他的手暖和起来,“阿邪,别对本殿用美人计。”

  她知道邪夜这般说让她心疼,让她往后出门都带着他。

  “本殿受不了美人计。”

  邪夜靠近她,清冷绝美的眸中只有她一人,带着些许与生俱来的骄傲,和尊贵,感受到九暮身上温热的气息。

  “十一,孤舍不得你,”邪夜专注地盯着他怀中慵慵懒懒的女子,“从遇你开始,孤便开始变得不像孤了。”

  从他遇她开始,学会了心疼,喜怒哀惧,他不知道最后他会变成什么模样,但是他不后悔。

  “那你记好了,本殿就中你的美人计,”九暮缠绵悱恻地说道,“以后都带着你,可以了吧。”

  “嗯,”邪夜清冷的眸中浮现出几许笑意,趁九暮不注意,虔诚地吻了吻她的唇。

  “孤爱你。”

  随即没等九暮反应过来就迅速离开。

  许久之后,九暮才反应过来,她伸出手摸了摸唇瓣中还留有的温热。

  她这是被非礼了吗?邪夜,你好样的,吻了就跑。

  她又笑了,她想她懂了何为爱了。

  爱如含笑饮砒霜,冬日饮雪,即使痛彻J心扉,却如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

  她真的栽了,不过栽到邪夜这里,她也不亏。

  此后狸姬感觉到几日府里的气氛有些怪异,不单单是她,參与安伯也感觉到了。

  一向缠着九暮的邪夜居然一见九暮就躲。

  “九,你看,”狸姬在烟幽阁刚看到邪夜,一叫九暮他就离开了,“九,你们怎么了。”

  “邪夜为何躲着你。”

  九暮敛了敛眸,她还没有说什么呢,这家伙居然躲着她,很好,特别好。

  狸姬看到九暮慵懒地说道,“做了亏心事呗。”

  “啊?”狸姬还想再问却见九暮不欲多说,于是闭嘴。

  一直持续到北凉神皇寿宴的前一天。

  九暮踹开邪夜房门,邪夜刚想离开,就见她幽幽开口,“阿邪,若是你离开了,本殿就让婚事取消。”

  邪夜身体僵硬着,他乖乖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吻了就跑?”

  “撩完不负责?”

  “还一见就躲。”

  九暮掀了掀眸,这男人长能耐了,“给你个解释的机会。”

  “十一,”邪夜见九暮真发怒了,他走过去却发现根本靠近不了九暮,“孤错了。”

  九暮面无表情,肯定是你错了,难不成还本殿错了?

  “孤以为你会生气,孤躲着你,是因为孤不知道怎么面对你。”邪夜特别干脆认错,他见九暮依旧是这般,半点不为所动。

  他心中犯了难,如今怎么办?

  九暮抬眸,她现在的确很气,她冷笑道,“本殿现如今很生气,你若是没有其他话让本殿消气,那……”

  剩下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不过邪夜知道她真能取消大婚,且不理他。

  求生欲极强的他开口说道。

  “十一,孤以后再也不会这般了,别气好吗?十一,孤任你打任你骂,别不理孤可好?”邪夜见九暮还是不为所动。

  忍着剧痛上前几步抱住九暮。

  九暮连忙收起禁制,她脸色很不好地看着他,她下的禁制,威力她自是知道,“本殿如今更生气了。”

  “为何?”邪夜迷茫地看着她,心中想到什么,暗喜,“十一可是心疼孤。”

  “嗯,心疼你那张绝美的脸,”九暮点了点头,幸好这张脸没受到什么伤,这么美的艺术品,她还真舍不得。

  “明明就是心疼孤。”

  邪夜温柔地看着口是心非的九暮,明明就是担心他,却偏偏要说心疼他的脸。

  真是傲娇。

  不过他以后得重点保护好他这张脸。

  “本殿告诉你,如今本殿还是很生气,”九暮也不跟他争,慵懒抬眸提醒道。

  “孤任你处置,可好。”

  邪夜清冷的眸中满是认真,下一刻,一刀刺入他身体,他还是温柔宠溺地看着九暮。

  血迹在他玄衣上并不明显,一滴滴血掉入地板上。

  “那便如此,”九暮漫不经心地收回手中的刀,“这一刀虽不致命,也会让你疼一阵子。”

  “本殿就是如此的人,无论你是谁,犯了错一样受罚,你还要么?”

  她那双桃花眸,多情却是无情,她眸中带着凉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