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沧海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剧本

沧海神剑 水星的猪 2180 2019.07.08 16:31

  吴雪对白玉斗还得很放心的。与其说是放心,跟不如说他就对什么天外陨铁打造的武器没什么兴趣。

  不是因为他觉得武者拿兵器多余,只是他单纯的不喜欢杀器。剑也好,刀也罢,都是凶器,杀人的凶器。

  而兰儿也没有对这件事多上心,只是觉得这东西质地精纯,若是打造成出来定是品冠绝世,此外就也别无他意。

  要给白玉斗留些工钱,但他死活不要。

  他义正言辞地说道:“我打造兵器从来不收钱。你莫要再客气,也不要妄自菲薄,既然老教主能把教主令牌交给你,那就说明他很看重你。至于教中这么多坛主偏偏看重你,可能是他独到的眼光!”

  吴雪想来,只是苦苦发笑,说道:“他真把我当成如梦圣教的人了。”

  兰儿笑道:“你已经身怀如梦功法,虽然不是正正经经地如梦中人,但恐怕以后想撇清关系都撇不开啦!”

  吴雪佯装生气,道:“你还幸灾乐祸。我就不该跟这个魔教沾染上关系!”

  兰儿咯咯直笑,“他又没给你分配教内任务,你总该放心吧?”

  吴雪道:“可把我们害苦了,若不是这令牌,我们怎么会牵扯进这些江湖风波中!”

  兰儿扬了扬眉,俏皮地道:“那你怎么打算?像个世外高人一般归隐山林?”

  吴雪摸了摸下巴,很是认真地点点头,说道:“这似乎也不错,总比成天跟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打交道要好吧?”

  兰儿撇撇嘴,小声道:“没志气!”

  吴雪哈哈一笑,道:“我开玩笑的。我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说着他看向英璃城下,所有动或静的事物。“那么...他们在哪呢...”

  这闲暇两日,吴雪只打坐调息,他不敢在师傅面前耀武扬威似的耍起如梦功法。那魔教得来的东西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石业兰似乎也很喜欢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在中原行走也很方便。这两日他也没有对吴雪做过多的要求,只是要他把内息调理好。其他的,他就是整日跟几个不认识的人称兄道弟,喝个昏天黑地。吴雪曾经跟他说过兰儿的嗔怨,但他总是哈哈大笑,说笑道:“放心吧,她呀,她聪明着呢!倒是你,你涉世未深,可别被她卖了!”

  吴雪只能缩缩脑袋,兰儿怪笑地看他。

  “听到没,小心我把你卖了!”

  翌日,就到了宋义宴请的时间。

  早上兰儿和吴雪都困恹恹地,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泪眼汪汪。

  吴雪先来无事,靠在阳光照进的窗边看着《如梦令》。可别还说,这如果只是单单把它当成诗词来看,倒也还不错。吴雪正是这么想的。

  不多时,不知兰儿从哪里搞来一本破旧的书本津津有味地看着。

  吴雪好奇,也凑过去去看。

  兰儿偏偏不给他看,吴雪笑道:“好妹子,给我瞧一瞧吧!”

  吴雪拿过来一看书面,原来是一本著名的古代戏剧。这本剧他没有看过,他一直觉得戏剧太过古板,不太喜欢。

  兰儿怪他避重就轻,偏偏去看那些稀奇古怪的书本。

  吴雪不置可否,打开一看,只看上半页,就入了迷。

  他皱着眉头,一脸认真,兰儿笑着看着他,每当他认真的时候,就总是这副模样。既可爱又执着的神情让人忍俊不禁。

  每一页他都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叹道:“真是一出好剧啊!我原来还对剧作者心怀偏见,怪他们只是些玩弄风情的浪荡子!”

  兰儿点点头,支颐而笑,道:“你还不是老古板嘛!”

  吴雪苦笑道:“我还没到那个古板的年纪吧?不过...”

  “什么?”

  吴雪忍不住笑起来,道:“这剧中的张生也真是可笑,只在进京赶考途中游玩寺庙时见到一个女孩子,就觉得她是神仙姐姐。这还不算,那女子只开口说了句话,这张生居然发出‘我死也!’这感慨!”

  兰儿见他捧腹大笑,不快道:“这有什么,我倒是觉得这张生是个真性情之人,有什么不好?”

  吴雪抹了抹眼睛,忍着笑道:“我到不是嘲笑他。只是觉得这种写法未免太过夸张出格!哪有听到女孩子说一句话就觉得自己快死了的!”然后他翻着白眼,抱着胸口,“啊——我死了,但是还可以抢救一下!解药就是你的笑靥!”

  兰儿见他这样也止不住笑了出声,吃吃笑了两声,转而道:“你耍什么怪!”

  不过她也是明白的,只是有人表达情感的方式不同罢了。

  对于感情,有的人直抒胸怀,有的兜兜转转,千言万语都只不过能用一句话表达,可他们难的不是说出千百句话,而是偏偏那一句说不出口。

  她眯着眼,好似被困意笼罩,但偏偏就是这种神情才格外有风情。

  吴雪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他看着兰儿,她似乎沉醉在一种看不见的东西里。

  能让人醉的,不光有酒。

  吴雪问她,这书是从哪里得来的。兰儿说是秦如梦给她的。

  吴雪有些惊愕,很是疑惑,她们什么时候到了赠送礼物的关系了?

  兰儿道是在事件结束后,她们闲聊的时候,秦如梦送给她的。她似乎有随身带一本书的习惯。

  吴雪点点头,那本《如梦令》又何尝不是她送给他的呢?

  可她为什么要将她父亲,也就是如梦教主的开派立宗的心得给他呢?

  兰儿瞥着他,媚眼如丝,这倒是有几分秦如梦的味道。吴雪突然一个冷颤,干巴巴地笑着。这让他忽然有一种错觉。

  他拍了拍额头,道:“你可不要学她。”

  兰儿靠近了点,吴雪身体一热,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

  “这样,不好吗?”

  吴雪好似老僧入定,正襟危坐着。

  “好...不不不——不好!”

  吴雪看过了太多虚假的风情,他更喜欢简单的,真挚的。

  “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喽!”说着兰儿起身,就往外走。

  “诶——”吴雪突然拉住了她。

  力气有些她,兰儿惊疑地“欸”一声,顺着力往后一倒,正好扑在吴雪怀里。

  吴雪连连道歉。

  这倒是弄巧成拙了。

  “你道什么歉?”兰儿眨眨眼。

  吴雪心想一句“完了”,自己已经落入了她的圈套。

  “我,我,我...”

  他结巴了。

  这时候门突然开了。

  露出石业兰的脑袋。

  “走了走了,去宋大人那儿赴宴了!”

  看到房间里的情形,突然不说话了。两人也怔怔地看着他。

  石业兰怪异的“咦”了一声,立马缩回脑袋,把门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