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沧海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白玉榷

沧海神剑 水星的猪 2045 2019.06.06 20:21

  白玉榷说完把黑色折扇“铮——”得一展,悠闲地晃着扇面,吴雪看见扇子的绢布扇面上画着《雨燕浣花图》。

  吴雪有些惊愕,他知道,这副画是一位著名的画师刘秉溪最出名的画作,已经消失了很久,没想到这幅画到了白玉榷的扇面上了。

  吴雪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次声势浩大的劫狱也是白爷你策划的?”

  白玉榷笑了笑,说道:“正是。”

  吴雪笑道:“也真是多亏了白爷,我师兄妹二人才能逃脱出这宛如地狱的黑牢。”说着抱拳拜谢。

  白玉榷笑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兄弟们有难,我自然是要搭救的。”

  吴雪道:“我们师兄妹初来英璃城,就被抓进了大牢,看城内外兵马众多,气氛严肃,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白玉榷道:“前些日子,英璃城的一家酒馆发生了一起恶性的杀人事件,原本以为只是仇杀或者激情杀人,但没想到自那日后,又接连发生数起杀人事件。”

  吴雪一愣,道:“发生的第一起事件是什么样的?”

  白玉榷目光放远,思忖道:“这第一起事件嘛,大概在月初。那家小酒馆发生了火并,死了三个人。”

  吴雪心头一颤,道:“白爷可知道死者是谁?”

  白玉榷道:“其中有两个,是本地的流氓匪类。”

  吴雪急切道:“还有一个呢?”

  白玉榷道:“他的身份怀有疑问,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吴雪道:“是一个老者?”

  白玉榷眼瞳一缩,看向吴雪,说道:“看来接下来就要雪公子说道说道了。”

  吴雪道:“那老者正是在下家中的老管家。”

  白玉榷惊疑了一声,说道:“他是你的管家?”

  吴雪叹了一口气,道:“是。”

  白玉榷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接着他问到:“那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吴雪把被灭门的惨案到他和孙伯逃离到这英璃城全告诉了白玉榷。

  白玉榷听完后蹙起眉头,良久才说道:“原来雪公子是吴家的小公子?”

  吴雪点点头。

  白玉榷斟酌道:“你们逃离中城到了这里,没想到遇到了仇家。那后面那几起事件是怎么回事呢?”

  过不多久,兰儿拿着药膏来了,见吴雪身边多了一个人,二人正在说着什么。

  吴雪道:“兰儿你来了。”

  兰儿笑道:“多亏梅娘,好不容易找来了这药,不然,这么大的庄子我不知要跑到哪里呢!”

  吴雪道:“白爷,这是我的小师妹兰儿。”

  兰儿也是一惊,道:“你就是白爷?”

  白玉榷苦笑道:“白爷这个称呼也不好听。”

  兰儿道:“听梅娘说我还不信,没想到这里人人称道的白爷居然如此年轻,原以为能被江湖好汉叫白爷的,会是个不怒自威的中年大叔呢!”

  白玉榷哈哈笑了两声,摇了摇头,道:“原来我在你们想法里是这么个模样。”

  白玉榷道:“兰儿小妹妹先给雪公子敷药,在下去问问他们,城内如何了。”说着就微微躬身一礼,向下走了去。

  吴雪和兰儿坐下,兰儿拿着药膏给吴雪涂抹伤口,吴雪感到伤口一阵冰冷,说道:“谢谢兰儿妹妹了,这药还真管用,摸了伤口立马就不疼了。”

  兰儿笑道:“要谢就谢梅娘吧,这可是她从库房里找的秘药,效果能不好吗?”

  吴雪嘿嘿笑了两声,道:“这白玉榷当真是出乎意料。”

  兰儿道:“恐怕我们都猜错了,谁能想到原来白爷是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

  吴雪道:“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真会猜错。这江湖人,又有几个人能猜的准,摸得清?”

  兰儿看了吴雪两眼,突然说道:“我听梅娘说,英璃城最近又发生了几起恶性杀人案。”

  吴雪点点头,说道:“我也听白爷说了...”他神色有些落寞,蹙着眉头。

  兰儿想定是他又想起了孙伯那件事,柔声说道:“雪儿哥哥这事与你无关的,也许只是巧合。”

  吴雪道:“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在孙伯被杀后,又发生了几起案件。”

  兰儿道:“这其间又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雪儿哥哥莫要过多猜测,再说,不是还有那位宋大人坐镇吗?”

  吴雪道:“可我感觉自从我们来了英璃,误打误撞来了十二琉璃庄,这期间就没有听说任何关于宋大人的消息。”

  兰儿道:“你是说这宋大人可能跟那些鼠辈其实是同流合污?”

  吴雪道:“不是。我突然觉得这英璃城阴云密布,暗藏杀机,谁好谁坏都难以分清。宋大人就算是有心杀贼,但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也无力回天。”

  兰儿笑道:“不过好在我们出了那牢笼。若不然恐怕真会...”说着她摇了摇头,戛然而止。

  吴雪悄悄地吐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去走走吧!既然来了这十二琉璃庄,总得见见其风光不是?”

  对于吴雪的心事,兰儿心知肚明,可却又无法帮他排解,只能陪伴着他,分担着他的矛盾和痛苦。

  他们俩下了楼台,沿着左边的长廊走着。

  长廊檐下挂着花灯,画着花鸟奇珍,灯光莹莹。走道上还有雨的水痕,两人缓缓地走着,风很轻,暗月朦胧。

  吴雪道:“不知师傅怎么样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兰儿心中一抽,勉强地笑道:“放心吧,爹他没事的,他皮糙肉厚武功高强,一般人哪是他对手?”

  吴雪道:“我们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他,至于往后...那就再打算吧...”

  兰儿点点头,说道:“算啦,苦恼的事就不要想啦,我们不还是没到穷途末路吗,至少我们在这十二琉璃庄内暂时是安全的。”

  吴雪苦笑道:“现在看来,恐怕我们真与魔教扯不开关系了。”

  兰儿轻快地跳到他面前,握起小拳头,说道:“哼,这可是他们冤枉我们的,大不了假戏真做!”

  吴雪失笑道:“假戏真做?”

  兰儿道:“嗯,他们不是说我们是魔教吗?那我们就是魔教!看看是他们是道高一尺,还是我们魔高一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