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飞浪风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天作之合

飞浪风云 春之灵 3695 2020.06.30 12:16

  邢副局长忧心忡忡地走出电子局大门。

  吴副局长正迎面走来。嘴角一翘,关心地问道:“老贾给你谈啦!

  “嗯!”

  “乌克兰的项目,寄希望于你啦!嘿!嘿!”

  就在刚才,乌方已发电传到市外经委,创办合资企业已获得了乌克兰国家的批准。

  接到外经委的电话,贾局长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马上叫来了老邢,满怀期待地要他代表电视机厂,去乌克兰合资企业担任总经理。

  老邢却很纠结,他认为自己脱离工厂这么多年,情况不熟悉。

  第一任总经理很关键。最好还是工厂直接派人去,对工作更有利。

  他那抵挡得得过贾局长的巧言令色。

  一再要他顾全大局。

  最后还说:“你不是两个女儿一个要结婚,得愁嫁妆。另一个在读高中,要考大学。国外的工资要高多少倍,为她们考虑考虑吧!”

  说得老邢哑口无言……

  吴副局长匆匆走进局长办公室,急忙问道:“老贾,你给老邢谈了,怎么样?我看他顾虑重重的。”

  “他这个人冲劲不足,稳重有余。”

  “你是怕他去了以后会听曾卓林的,恐怕是指望不大了。”

  “这点我也估计到了,其他人去也不合适。”贾局长蹙了蹙眉。

  老吴道:“曾卓林这小子会不会接受局里直接派人?”

  贾局长颇有自信地说:“这个项目是局里先拿到手的,我们又是集体研究。

  我会要老丰去找曾卓林。今后就由老丰代表局里管乌克兰的项目。”

  “好!丰副书记原则性强。”

  老吴又一想,感到还有问题。

  “嗯,让老丰去管……这么重大的项目,你怎么不管了?”

  贾局长吸了口烟,略为思考了一下。

  “我得另抓一条新战线了。”

  老吴伸着头,不解的听着。

  应变能力超强的贾局长分析道。

  “你想,现在独联体这么广阔的市场。目前又是极好的时机。

  我们完全可以在满洲里办个公司,直插俄罗斯的莫斯科做贸易。这样经营起来不是更活一些吗?”

  老吴的手惯性地顺着额头往上摸到秃顶。

  “这种方案很大胆。刚才你不是说,局里没合适的人了吗?”

  “我们可以借用外界。”

  “谁呀?”

  “老望啊!这个人灵活,非常有能力,就由他组织好一支队伍。

  要是干好了,完全可以把乌克兰的那个项目并过来。嘿!嘿!”

  “老望这个人倒是能干又听招呼。他不干房地产啦?”

  贾局长解释道:“他现在为争地皮有官司,想避一下,正在寻找新项目。”

  老吴点着头,“哦,这个人鬼明堂多,可以与曾卓林匹敌。”

  “不过,这一大笔经费从那里来?原来电视机厂几百台彩电的钱,不是被赵平在深圳亏得差不多了。”

  贾局长鼻孔放大,气愤填膺地,“哼!人家到深圳去都赚钱,唯独他赔得精光。”

  “啊!那不是你的小孩也……”

  老吴后面犯忌讳的话没敢说下去,咽了下口水。

  贾局长又厌恶地,”哎!不说这些头疼的事了,我自有办法筹钱。

  只要曾卓林到乌克兰,把换货的合同正式签下来,项目一开工,我就把这笔大钱弄到手。”

  老贾有点沾沾自喜的。

  老吴这时脑洞大开。

  “哦,我明白了。银行看中了电子二厂的地盘,那可是市中心的黄金地带。以彩显管项目的名义筹款,定会卖个好价钱呀!”

  “不过,电子二厂高达1000多万的债务,百多号人又怎么办呢?”

  贾局长弹了下手上的烟灰,已经胸中有数。

  “到时候我直接去找陈市长,你就等着看我这步妙棋吧!”

  他咧着嘴,洋洋自得地笑了起来。

  ……

  夷城广场不远的一家大餐馆。门前人群涌动,笑声不断,热闹非常。

  新娘岳莹身着大红显暗花的中式裙服,天生丽质的脸上沾满喜气,全身上下透着青春艳丽的气息。

  旁边的新郎李伟,一身崭新的深灰西装,雪白的衬衣系着枣红色的领带,显得十分英俊潇洒。

  俩位新人喜气洋洋地在迎接宾客的光临。

  已经到来的曾厂长,正在一楼靠窗台边的座位和柳云谈论着。

  柳芸嘟着嘴不解的问:“局里直接派人去乌克兰担任总经理。难道你就同意了?

  这好像不是你的性格。”

  睁大着一对丹凤眼,又直抒己见。

  “杨宾文武双全的,当总经理又可以兼总工程师,哪需要局里派两个人去充数。”

  曾厂长道:“杨宾是最佳人选,但有实际情况。”

  “怎么?”

  他爱人担认领导工作忙,身体不好,又在住院。家里有江汉过来的老父亲,需要照顾,女儿读高中面临高考关健时期。”

  “哦,从来没听杨总说过啊!他岂不是家里厂里两头忙,真是个坚强的人。”

  曾厂长又细致地分析。

  “要杨宾长期待在国外工作,确实是个问题。我们得把眼光放长远。

  局里派的人只干一年,老邢由厂里的名义派出。姚洋调到我们厂派出,这个人还能干,对小电视熟悉。给他配备搞彩电得力的技术人员,就万无一失了。

  在外工作必须维护中国人的利益,想必他们不敢马虎的。”

  柳芸不禁挽惜道:“哎!正需要章舍大显身手时,却患了重病,太可惜了。”

  “你们在谈什么?这样认真严肃。”

  杨宾正好走了过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在说你呢。合资企业的总经理和总工程师,凭你的本事,一个人都干得下来。”

  杨宾学着乌克兰人的样子,把眼睛一瞪,两只手一摊,肩一耸。无可奈何的样子。

  见杨宾坐下后,曾厂长推心置腹地说。

  “咱们三位是合资企业的董事,也都是党员,担子都不会轻呀!

  我和老杨赴乌克兰,一定得把钢厂这个硬骨头啃下来。”

  提起钢材,柳芸马上眉开眼笑。

  “杨总,告诉你个好消息,余华已按厂长的思路,找到了本省最大的钢材经销商。他们只要见到电视机对换钢材的合同,同意先预付30%的资金了。”

  杨宾笑着打趣,“咱们柳总再不会为大额贷款吃不好睡不香啰!”

  柳芸道:“没想到钢材有这么俏。工厂这几年其中大部分就亏损在货款的利息上。”

  曾厂长问:“小柳,对付乌方价格谈判的三套方案,已没问题了嘛?”

  “余华他们带回了准确的信息,已核算好,万无一失了。”

  “好!新建立的外经科算是立了头功。”……

  陈琦陪着笑眯了双眼的鲁副主任,走了过来。

  “呵!呵!老曾,我算佩服你啦!”

  “怎么?今天沾你漂亮侄姑娘的光,怎么把这个喜气沾到我的头上了。”

  老鲁笑道:“刚才和小莹父母亲去看了新房,没想到啊,工厂的男、女职工,全都住上了厂里自建的福利房。”

  这是在本市放了一个卫星呢!嘿!嘿!”

  陈琪在旁边插话,“咱们厂还有一整层楼,16套房子还空着呢。”

  曾厂长用手指着杨宾、柳云和陈琦。

  “这是厂里的核心骨干,没有要工厂的房子剩下的。他们全都是在为职工谋福利。”

  ”柳芸双眸带笑,“建成的三批新房厂里没花一分钱呢。”

  老鲁道:“这我也听说了,你们和房管的开发公司合作。在企业困难的时候,把职工最大的后顾之忧,都给解决了。让我也开了眼。

  你们看,来参加喜宴的职工,不仅是为祝贺新人的笑容,而是发自个人内心的喜悦,很有幸福感。”

  这下全厂职工会一股劲干工作,高招!高招!”

  陈琦说道:“到时房改取消福利分房后,职工不会为筹钱买商品房而犯难了。”

  鲁主任拍了一下陈琦的肩膀,“我这个侄女婿说的好。”

  陈琦笑道:“这是曾厂长当初开发第一栋职工楼说的话。

  “怎么又是你呀?”

  老鲁用手指着曾厂长,见他神态自若地微笑着。

  马上走上前去,用手锤了老曾的胸一下。

  “老朋友啊,你这比赚了几百万还有成就感吧!

  办了一件影响深远的大好事啰。”

  这时不远处传来清脆甜软的声音。

  “舅舅,赶快招呼客人上二楼,婚礼就要开始啦!”

  大家眼睛一亮,穿着一身枣红裙衣,苗条有致的岳莺,秀美可人的脸上掛着笑容,正在向他们招手。

  老鲁喜兴地对老曾说:“你这个证婚人今天得好好给我表现了。”

  去2楼的路上,成双结对的年轻职工蜂拥而上,曾厂长一眼就看到了了王荣、张红这小两口。

  厂里的老职工也来了不少,人人洋溢着按耐不住的笑容,边走边向曾厂长点头致意。

  婚礼减去了很多繁琐的仪程,举办得热烈而庄重。

  这一对高颜值的新人,甚是养眼。

  新娘岳莹,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薄薄的双唇,桃腮泛红,一直带着醉人的笑容。

  新郎李维,俊气的五官,潇洒的气质,高矮适中的身材。人人赞不绝口。

  双方家长代表喜笑颜开的发了言。

  宴席桌上人们开始起哄,非要证婚人说两句。

  新郎、新娘在旁边推着,靓丽的伴娘金芳,英俊的伴郎余华在旁边撮合着。

  曾厂长就画龙点睛的发言道。

  “古老美丽的清江水,哺育出天仙般的新娘,来自闻名天下蜜桔之乡的英俊新郎,就在今天喜结百年之好。

  一个是为飞浪竭尽所能的姣娘,另一个是为飞浪再次奋起的靓仔。

  大家知道他们已分离过半年,在新娘望穿秋水6个月的时间里,新郎以顽强的毅力攻克俄浯,已听坏了六对耳机……”

  “哇塞!……”在一片惊叹声中,大家哄堂大笑。

  “这天作之合之日,又是飞浪奋力起飞之时。

  祝愿他们成为人生崭新的起点,相亲相爱,共创明天。

  我建议,让这对金童玉女来一段《天仙配》吧!”

  顿时掌声雷劲,把婚礼掀上了高潮。

  今年夷城盛行卡拉OK,今天的婚宴,人们吃着美食,聆听着新人像歌星一样优美的对唱。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绿水青山带笑颜……

  余华和金芳这对伴郎、伴娘也被众人推着跳起舞来。

  大家的余兴未了,曾卓林被老鲁和李维拉着要唱上一段,冰雪聪明的新娘岳莹递上了话筒。

  这时《少年壮志不言愁》的前奏曲开始响起。

  看着宴席上一张张喜形于色的笑脸,尤其看到工厂的年轻人都成长起来了,曾厂长特别地高兴。

  豪情满志地展开歌喉,尽情的唱了起来。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风霜雪雨搏激流。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

  少年壮志不言愁……

  紧接着,欢乐的人们纷纷争抢话简引吭高歌。

  不仅是年轻的职工,老职工张志相等也不甘示弱,也唱了起来。

  在欢快热烈的气氛中,陈琪突然急匆匆的走到了曾厂长身旁,低下头来满脸忧伤地说。

  “曾厂长,章舍已不行了。医生已经发出了最后病危道知,也就是在今晚啦!”

  ”啊!”

  曾厂长大吃一惊,立刻怔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