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结婚要好多钱啊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83 2019.09.10 11:02

  高杰义三人回了自己家。

  师父秦致远现在才起床,他起床第一件事儿先喝一杯茉莉花茶,当然了,现在已经放凉了,不过他早上就爱喝这凉的。

  茉莉花茶也算是北京的特产了,他的茶叶是用茉莉花熏的,所以非常香。有些很懂茶的人或许会觉得这种香味会掩盖了茶叶的本味,可就北京这很差的水质来说,这样的茶叶反倒是最合适的。

  几口香茶下肚,大清早嘴里的干臭味也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嘴的清香,非常舒适。

  喝完了茶,秦致远才去洗漱。

  也是这时候,高杰义几人回来了。

  一回来,吕杰诚就告状道:“师父,师哥他又欺负我。”

  秦致远用毛巾擦了一把脸:“那你打他呀。”

  吕杰诚跳着脚急道:“我打不过他呀。”

  秦致远把毛巾投到脸盆里面,说:“那你就趁他睡着了呗,反正你俩睡一张床。实在不行,你等他晚上睡着了,冲着他的脸放个臭屁,保准他不知道。”

  吕杰诚脸色顿时就精彩了起来了。

  高杰义脸色更精彩了,他怪叫道:“师父,这么损的招儿你怎么想出来的,你可是个说书先生啊,是个读书人啊。”

  秦致远把煤球炉子上的小米粥端起来,满不在乎道:“这才是读书人的智慧,你懂个屁。”

  高杰义道:“您这招数比流氓还流氓呢。”

  秦致远理都不理高杰义,直接对吕杰诚道:“小橙子,你可别把臭袜子塞在你师哥枕头套下面,等下他闻半天味都找不到东西,这招可太损。”

  “我靠。”高杰义跳脚了。

  吕杰诚却是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哇,师父您真是太厉害了,这包子是我孝敬您的。”

  秦致远瞅了瞅包子,问道:“算你有点良心,对了,你哪儿来的钱买包子呢?”

  吕杰诚下意识地看着高杰义。

  秦致远提醒道:“你怎么忘了呢,昨儿我不是还给你们二十个铜子儿嘛。”

  “对呀。”吕杰诚应声道:“就是花那钱买的。”

  秦致远又问:“钱花完了?”

  吕杰诚立刻可怜兮兮地点头:“都花完了,没钱了。”

  秦致远又来一句:“小橙子,昨儿那二十个铜子儿有一半是你的,你师哥八成是想贪了这钱了,他没给你吧?”

  “啊,你。”吕杰诚吃惊地看着高杰义。

  高杰义用手捂脸,这傻孩子。

  秦致远轻哼一声,对高杰义道:“别忘昨晚那一块大洋。”

  高杰义装作没听见。

  秦致远又对方士劫道:“老方,吃了早点没,要不一块吃点?”

  方士劫笑了:“行啊,我正好饿了。嘿,还有包子呢。”

  秦致远打开油纸包:“对,里面有包子呢,我看看什么馅儿的。”

  “这是猪肉大葱的。”秦致远拿了一个嚼着吃,嚼了一口之后放下来,又拿出一个来,又吃了一口:“嘿,居然又是。”

  吃了一口,他又给放回去了,然后又拿了一个出来,咬了一口道:“嘿,奇了怪了,这又是猪肉大葱的。哎,老方,你说最后一个不会也是吧?嘿,还真是。”

  秦致远把最后一个包子塞回去,对方士劫道:“老方,你吃包子吗?”

  方士劫被秦致远的操作惊呆了,他用力抓抓下巴上的山羊胡子,直摇头:“别了,我可消受不起。”

  秦致远笑道:“我就知道你爱喝粥,来吧,甭客气了。”

  方士劫摸摸胡子,苦笑道:“得,我也只能是爱喝粥了。”

  秦致远指挥道:“自己去把粥端进来吧,自己拿碗去,别用我家碗。”

  方士劫来了一句:“嘿,还真穷讲究。”说完,他就去端砂锅了。

  高杰义瞧着俩大叔斗嘴,他也觉得挺有趣儿的,这就是生活。一板一眼,那就没意思了。

  正说着呢,佟小六回来了。

  佟小六亮眼睛通红,浑身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他推了们进来,把身上带的家伙事儿放下,对着高杰义露出了一点笑容:“小义儿,小橙子,早啊。”

  吕杰诚马上搬了条凳子过去:“六哥,你快坐。”

  “好。”佟小六重重一屁股坐下来。

  吕杰诚掩了掩鼻子,说:“六哥,你身上好香啊,香的我鼻子痒。”

  佟小六点点头:“我等下擦擦身子,再换身衣服就好了。”

  吕杰诚又道:“六哥,我给你泡杯茶呗,还有点粥呢,刚熬好的,你喝吗?包子本来也有的,可惜都被我师父咬了一口了。”

  佟小六疲累地摇摇头,说:“没事,随便给我弄一口喝的就成。”

  “好嘞。”吕杰诚应一声,就拿碗去给佟小六舀粥喝。

  看吕杰诚那殷勤的劲儿,高杰义不满道:“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好啊。”

  吕杰诚哼一声:“你见天儿就知道欺负我,哪有六哥对我好。”

  高杰义大叫道:“我们可是兄弟,血浓于水啊。”

  吕杰诚拿着碗筷翻个白眼:“我们是师兄弟,没有血缘关系。”

  “嘿,臭小子,学的倒是挺快的。”高杰义抬腿就想踹吕杰诚。

  吕杰诚大叫着躲开,嚷嚷道:“六哥,你看他老欺负我。”

  佟小六摆摆手:“好了,别闹了。小橙子你去帮我打碗粥吧,小义儿你去我房里拿十个大洋,一会儿买点补品补补,再带着小橙子出去吃点好的,省的他老惦记烂肉面。我等下换身衣服还得出去唱曲呢。”

  高杰义惊讶道:“还去?”

  佟小六微微颔首。

  高杰义问道:“六哥,你这缺多大的口子啊?”

  佟小六摇摇头:“没事儿。”

  高杰义皱着眉头,微微叹一声:“六哥,你自己现在就很缺钱用,就别给我钱了,我伤真好了,不用补了。小橙子,我这两天净带他好吃的了,他现在嘴不馋了。”

  吕杰诚也赶紧点头。

  佟小六却笑着摇摇头,道:“没事儿,给你的钱就拿着,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还年轻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还是学徒,不能自己挣钱,六哥自己能挣钱,你们就不用替我省着了。”

  高杰义顿了一顿,问:“六哥,您这是为成婚筹钱呢?”

  佟小六点点头。

  高杰义皱眉道:“这谁家姑娘啊?得这么些钱?”

  佟小六沉默了一下,微微抬起头,疲惫的眼睛里面顿时有了光彩:“我只想把最好的都给她。”

  一听这话,高杰义顿时心中一沉,完逑了,没几百大洋下不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