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能值一套四合院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239 2019.09.01 11:00

  “金小毛。”高杰义记下了这个名字。

  高杰义又问:“你们一天能跑几单活儿啊?”

  金小毛憨憨一笑:“跑不了几单,一天顶多十单。不过这几天我跟我爹白天晚上全都在跑,还稍微多一点。”

  吕杰诚问道:“你们白天晚上都干活儿,哪有时间睡觉啊?”

  “哪能啊,夜里去车行交车了之后,我们爷俩就能回去睡了。”

  金小毛虽是在拉车,但也还能跟客人聊天,聊天的时候只觉他气息稍稍有点不稳,并没有气喘吁吁说话不连贯的样子,看来这小伙子的体力还是极好的。

  高杰义也没有再说话了,拉车向来都是穷人干的活计儿,这活儿又累又挣不到钱,交完车份子之后,到自己手上就没几个铜子儿了,他们还时不时得被当地地痞无赖盘剥。

  许多车夫忙活一天也就够一天的饭钱,再辛苦也顶多是满足一家人不被饿死,这是生活在社会最底端的人。

  拉洋车日子过得还行的只有两种,一种是被大户人家雇佣,就伺候一户人家,每月都有稳定的收入,不用交车份,还不用被地痞盘剥,大户人家还管吃管住,出去的时候还会给几个赏钱。

  另外一种就是在东交民巷拉车的,东交民巷是使馆区,那地界都是洋人,能赚的多一点,而且不受警察局的管束。但是这类车夫很少,使馆区只有一百多辆白牌洋车。洋车也是上车牌的,普通的都是蓝底白字;使馆区的是白底黑字,所以叫做白牌车。普通车是不允许去使馆区接活儿的。

  这两年辛苦归辛苦,多数人还能混个温饱。等再过几年,等到1924年的时候,北京的有轨交通就开通了,到那时洋车的生意就一落千丈了。等到1929年的时候,北京城开辟了六条有轨交通,日通行车辆达到八十多辆,洋车的生意就更加少了,很多人都活不下去了。

  所以在那一年也爆发了数百名车夫打砸电车事件,他们一共打砸了六十多辆电车,砸掉了大半,还打伤了数十名电车职工。后来当局也抓了六百多名车夫,最后还枪毙了几名领头者。

  城南游艺园离着前门大栅栏那块也不远,差不多两公里,没多大一会儿就跑到了。高杰义今儿他们去的地方叫做惠丰堂,是京城八大堂之一,非常出名的鲁菜馆子,专做红白喜事。

  传闻当年西太后都很喜欢吃他们家的菜,还赐下了圆笼扁担,想吃菜的时候就让他们做好了挑着扁担进紫禁城,这样看守的见了此扁担就不会拦他了。

  反正这西太后一天到晚没啥事,净琢磨吃东西和听曲艺了,所以京城地界好多饭庄都有跟西太后有传闻,至于曲艺界,那就更多了。反正这里头,有真有假。

  等到了地方,老远就见到惠丰堂张灯结彩,门口还有人在候着迎宾。今天是有人家在办喜事的,北京的习俗头婚是上午办的,二婚才是下午办的,所以正餐一般是中午,但是对于很多人家,尤其是大户人家晚宴也是不会缺的。

  能在惠丰堂摆酒席的自然是大户人家了,中午吃过饭之后,客人可以在惠丰堂里休息,里面也有戏班子在唱堂会,晚上还有丰盛的晚宴,远来的客人主家还会安排住宿。

  金家父子的拉车技术也着实不错,一直到了惠丰堂门口他们才缓缓停下,而坐在座位上的高杰义没有感觉到半点颠簸。

  “二位爷,到地方了。”金小毛走到一旁,用手压着车杆子,好方便两人下来。

  等两人下来之后,金小毛才直起来身子,用围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然后拿下头上戴着的黑色毡帽给自己扇扇,跑了一阵有点热。

  金单也下车了,走了过来。

  惠丰堂门口迎宾的茶房远远就瞧见了,这茶房穿了一身红,非常喜庆。他见高杰义等人到了,便往前两步,双手抱在小腹前,微微弓着身子,没有说话,但眼睛是一直注意着他们的,这是在听差呢。

  高杰义压着声音对金小毛说:“俩小时后,我们还得回去,如果你们那时得空,还来拉我们一趟,到时候肯定给你们赏钱。”

  金小毛微微一愣之后,憨厚地笑着:“好勒好勒。”

  金老毛的体力就没有年轻人那么强了,他喘着气擦着汗道:“几位爷,到地方了。”

  话里意思是可以给钱了。

  高杰义侧了一下身子,挡住了惠丰堂茶房的视线,然后从兜里面掏了一把,放到了金小毛手里,大笑两声:“哈哈哈……不错不错,跑的挺好。多的钱就当赏钱了,你们在旁边找一地儿拿钱吃个晚饭,等会儿再拉我回去,回去之后还有你们赏钱。”

  金老毛一愣之后,面露狂喜,忙道谢:“多谢大爷,多谢大爷。”

  说罢之后,高杰义这才扭头朝着茶房走去。

  茶房脸上露出谦恭的笑容,忙热情道:“几位爷,您吉祥。小店的旁院也开了几桌,您可以让您家车夫去那里用餐,等会儿也好方便接您回去。”

  吕杰诚和金单都扭头看高杰义,是到店门口了,可关键怎么进去呢?

  高杰义摆了摆手,大模大样道:“不麻烦了,他们不是我家车夫,我家车夫今日告假,这是我外面雇的。”

  吕杰诚眼珠子都瞪大了,家里哪里来的车夫?

  “好勒。”茶房忙答应下来。

  高杰义把手上的鸟笼子交给茶房,说道:“帮我把我的宝贝给伺候好了,找一僻静处挂好了,别动它。”

  茶房赶紧双手接过来,看了一眼鸟笼子的尺寸,又看见上面盖的严严实实的蓝色布罩子,他笑道:“哟,爷,您这里面养的可是百灵鸟儿?”

  高杰义点点头,笑着道:“不错,挺有眼力见儿啊。”

  茶房双手抱着鸟笼子,面露笑容。

  吕杰诚却是汗都快下来了,这就是个空笼子,哪里来的鸟儿啊,还百灵。再说,这茶房怎么看了一眼外面就知道里面养的是百灵鸟?奇了怪了。

  高杰义嘱咐道:“小子诶,别说我没提醒你。收起你的好奇来,别动我的宝贝。我的鸟儿已经学了十二套大口了,再来一套就齐活儿。我可告诉你,别掀布罩子,要是惊了我的宝贝,让它脏了口,我可跟你没完。”

  茶房忙道:“爷,您放心,咱也不是第一次伺候这活儿。小的知道百灵鸟的珍贵,学了十三套大口的,至少能换一套四合院,小的我可赔不起。”

  “算你识相,伺候好了它,等会儿少不了你赏钱。”高杰义装模作样。

  金家父子听得牙花子都哆嗦,这只破鸟这么贵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