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黑袍人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338 2019.09.17 21:23

  “把他给我扔地上。”汪老鱼冷冷喝道。

  背着癞头张那人不敢含糊,直接一颠,就把癞头张摔在了地上。

  癞头张抱着伤腿在地上疼的打滚,青筋都冒出来了。

  汪老鱼这时一点都不怜惜自己的亲外甥,就抱拳道:“前辈,小孩子不懂事,冲撞贵人,我代他向您赔礼道歉。我已经敲断了他一条腿,前辈若是觉得不解气,我再敲断他一条腿就是,只要前辈能消了这口气,只要能让小少爷舒心。这小畜生打死都活该。”

  摔在地上的癞头张眼泪哗哗往外流,这他娘的是亲舅舅说的话吗?这是人话吗?

  “那就打死吧。”金单冷冰冰来了这么一句。

  全场人都懵了。

  高杰义也听傻了,大哥,你倒是按照戏本子来啊,让你别说话,你非说话,你倒是说句人话啊,你这样让别人怎么接啊?

  秦致远扭头诧异地看向方士劫,他很想问,这也是你们商量好的?

  方士劫比他还搞不灵清呢。

  弓着身子的汪老鱼也听得浑身一震,我只是客气一下啊,你咋还当真了?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这都断一条腿了,还不够解气的啊?

  可汪老鱼也不敢忤逆这等高人的意思,否则不说癞头张了,就连他自己的势力也会在瞬间灰飞烟灭,这个代价是他承受不起的,所以只能委屈他外甥了。

  汪老鱼一脚就踹在了癞头张的伤腿上。

  癞头张惨叫连连,眼前疼的一阵阵发黑。

  可汪老鱼却跟听不见一样,依旧是一脚脚毫不留情地狠踹:“我让你惹事,我让你得罪人,我让冲撞贵人,我让你这个小王八蛋乱来……”

  旁边没人敢上去拦着。

  高杰义看是看的很爽,但是他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会出大事,他便赶紧弓着身子走到金单身边,轻声低语。

  汪老鱼眼睛也尖,见高杰义过去求情了,他虽然还在踹着,但是脚下已经收着力气了。

  高杰义样子看着是恭敬,嘴里的话是一点都不好听:“金单你大爷啊,你想死啊,别再给我乱来了。还有,你千万别转过身来,不然全完了。”

  金单冷着脸,压根没理他。

  高杰义跟这个王八蛋耽误不起,他直起身子,像是得了命令一样,来到了院子门口,高傲地抬着头,出声道:“行了,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汪老鱼却还没停手:“谁让这混蛋冲撞贵人了,打死也活该。”

  “我说的话你听不见吗?”高杰义一声怒喝,眼睛盯了过去。

  这一声倒是挺有气势的。

  秦致远讶异之极,他是第一次见到他徒弟还有这样一面。

  汪老鱼也吓一跳,赶紧停手,躬身道:“是,我听您的。”

  再看癞头张,倒在地上低声直哼哼,都快疼晕过去了。

  高杰义走进汪老鱼身边,就站在汪老鱼面前,自己呼出的气都喷在了汪老鱼的脸上。

  马三儿身子立刻紧张起来。

  汪老鱼抓住了马三儿的手,不让他乱来。

  高杰义越是这么嚣张,汪老鱼反而越是不敢动。

  高杰义伸手整理了一下汪老鱼的衣服领子,汪老鱼脸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高杰义淡淡道:“不该听见的,就听不见;不该看见的,也别看见。你是个聪明人,懂我的意思吗?”

  汪老鱼抬头看一眼房间里面的高人,然后连忙答应:“是……就是烦请高人留个名讳,我好擦亮眼睛日后登门谢罪……”

  高杰义盯着汪老鱼的眼睛,冷淡说道:“看来你还是不懂啊……”

  汪老鱼顿时一滞。

  高杰义手从汪老鱼衣服领子上离开,手指头戳着他的胸膛,一字一句警告道:“别瞎打听,有时候无知是一种幸运。豪门高层斗争,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是,明白明白。”汪老鱼连连点头,他也不敢多问了。

  “还有。”高杰义又问道:“你们是怎么这么快找到茶馆的?”

  “额……”汪老鱼神色迟疑。

  “嗯?”高杰义立刻竖起了眉。

  汪老鱼赶紧回答道:“是这臭小子在路上被人给拦下来了,还给打了一顿,是那个人告诉这臭小子来茶馆寻您的。我知道他惹上了前辈这样的高人,就着人打断了他的腿,让他来登门道歉。”

  高杰义疑惑问道:“人?什么样的人?”

  汪老鱼道:“不知道,那人用黑袍子裹着,看不见脸。”

  汪老鱼心中也疑惑,到现在他也看出来黑袍人不是眼前这几个人派过去的,那那人打断自己外甥的腿,又把自己等人诓过来是什么意思?

  “黑袍子?”高杰义闻言脸色瞬间大变:“不好,难道是他们?”

  汪老鱼吓一跳,能让这种人物变色的,那该是什么样的人啊,他紧张问道:“他们……他们是……”

  高杰义呵斥道:“不该问的别问,不该打听别打听。都让你别掺和了,高层斗争,你惹得起吗,你还瞎掺合?”

  汪老鱼脸色都变了,然后他眸子微微一动,从衣服内侧里拿出来一个荷包,悄悄塞进了高杰义手里,他低声道:“大爷,您多担待。”

  高杰义掂量了一下荷包,再次嘱咐道:“回去之后,别瞎打听,记住了,不然你自己找死,可别怪我。”

  “是……”汪老鱼迟疑应了一声。

  高杰义道:“如果再有黑袍人寻来,记得及时来茶馆告诉我,这种事情你应付不来的。”

  “是……”汪老鱼又应了一声。

  汪老鱼还是没能知道黑袍人的身份,当然他也不可能知道,因为就连高杰义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扣子估计没人能给他解开了。

  听书就是听扣子,扣子才是最精彩的,也是最抓人的,说书先生的本事都在扣子上。只是评书艺人比较有职业操守,他们留的扣子都会解开的。挖坑不填的都是那帮说单口相声的,高杰义今儿也串了一把相声行的单口艺人。

  也不知道高杰义这会儿跟汪老鱼来一句,预知那黑衣人身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他会不会挨打。

  高杰义可不敢找这刺激,他对院内喊道:“老爷,这混小子已经得到教训了,我也嘱咐过他们了。以后要是露了今儿的事儿,您就找……”

  高杰义扭头问汪老鱼:“你叫啥来着?”

  汪老鱼心中暗暗叫苦:“天桥菜牙子,汪老鱼。”

  高杰义道:“哦,咱可以找汪老鱼算账。”

  汪老鱼赌咒发誓道:“我今儿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金单轻轻应一声,然后冷声道:“帮我抽那个混蛋两个耳光,就让他们滚吧。”

  高杰义想抽金单两耳光,这王八蛋又出幺蛾子。

  “是。”高杰义只能答应,然后蹲下来,看着癞头张那半晕不晕的样子,他没有半点同情心,狠狠甩了他俩耳光。

  癞头张彻底晕了过去。

  汪老鱼愣是一句话不敢多说。

  方士劫看看癞头张肿胀的脸庞,微微摇了摇头,刚还夸了他好看呢,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