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出师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30 2019.10.16 21:10

  高杰义等人也回家了。

  高杰义头都大了,他也没想到宋家人居然这么狠,居然找到了这么大一个流氓做女婿,真是够可以的。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原本他只是觉得他六哥赚钱辛苦,想着帮他一把,帮他赚些钱来,好让他娶上媳妇。

  结果居然碰上这么档子事儿,高杰义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那个房三爷给惦记上,真是祸从天降啊。

  高杰义一路上唉声叹气的。

  佟小六也被扶着走出来了,他见到高杰义这般为难的样子,他劝道:“小义儿,这事儿你就甭管了,你的好意,六哥心领了,这事儿你交我自己处理吧。”

  高杰义道:“你处理?你怎么处理啊?你连个汪老鱼都弄不赢,怎么搞得过腰刀房三这样的人物啊。”

  佟小六叹了一声,满脸的愁苦。

  高杰义道:“六哥,我跟你说,你看宋家人那副没德性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人样儿,又哪里把大莲当成个人看了,我跟你讲,就算你跟大莲成婚了,你有这样的老丈人,你也讨不了好。”

  佟小六看向了高杰义,问道:“那该怎么办啊?”

  高杰义怂恿道:“我觉得大莲还是不错的,别让人家家里影响到你们。私奔吧,远远地离开京城,去过你们自己的日子。”

  佟小六有些为难。

  那二爷扶着佟小六,他责怪道:“你说说你,找什么媳妇不好,怎么找到那家人了?”

  佟小六低着个脑袋,不敢说话。

  高杰义接着怂恿道:“六哥,我真觉得你可以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咱们卖艺的,吃的是张口饭,去哪儿不成,何必非赖在京城呢?去天津,去上海,去奉天,咱们大有作为啊。”

  佟小六道:“我是都成,就是大莲她……”

  佟小六话都没说完呢,那二爷立刻就骂起来了:“你哪儿就成了?你哪儿就成了?为了一个女人,你看看你都把自己搞成什么样子了?有没有点出息,那是好人家吗?你就去?还私奔,你想上哪儿啊?”

  佟小六被骂的满脸尴尬。

  那二爷骂完了佟小六,还不解气,接着过来又骂高杰义:“还有你,瞎捣鼓什么呀?怎么着就要私奔了,这还有大人呢,俩孩子瞎胡闹什么?你又瞎掺和什么呀?”

  高杰义撇了撇嘴,嘀咕道:“这会儿倒显得你能耐了,刚才怎么不见你威风啊?”

  “嘿。”那二爷眼珠子一瞪,人也不扶了,就对着秦致远说道:“老秦,这孩子你还管不管了?”

  秦致远直接来一句:“我的徒弟,不管我管不管,都轮不到你来管。”

  那二爷被噎了个够呛,气呼呼搀着佟小六走了。

  秦致远等他们走了,他才问高杰义:“怎么着,怂了?”

  高杰义却道:“那哪能啊,我这是战略性后退。”

  秦致远没好气道:“这又是打哪儿出来的新鲜词儿?怂了就是怂了,说的还挺好听。”

  高杰义死鸭子嘴硬道:“我这也不完全是怕了,而是觉得没必要,你看宋家,那都是什么人呀,难道您认为六哥跟大莲以后能好好过日子?”

  秦致远问道:“所以你打算怎么着?是让他们俩走,还是我们也一起走,你惹出来的事儿一点都不小。”

  高杰义眉头都拧在一块了,他道:“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哎,师父,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秦致远好笑道:“这还赖上我了?”

  高杰义挤眉弄眼道:“哎,师父,我老觉着咱来历神秘,是不是咱们大有来头啊?是不是咱身后有很大势力。都到这种节骨眼儿了,您不打算露一露吗,咱直接就把什么汪老鱼,什么腰刀房三,直接给他们灭了不行吗?”

  秦致远和方士劫对视一眼。

  捧着四百大洋的吕杰诚也好奇地张大了嘴。

  秦致远好笑道:“咱们是不是大有来头,你心里没数吗?你从小就跟着我长大,你不清楚吗?我说我是玉皇大帝的亲侄儿,你信吗?你要是信,我赶明儿就让我叔叔派下二郎神帮你平事儿去。”

  高杰义摆摆手:“师父,您别玩笑。”

  秦致远说:“是你先跟我开玩笑的。”

  高杰义打量着自己师父的神色反应:“您不是有很多事儿瞒着我嘛。”

  秦致远瞥了瞥他,道:“是有事儿瞒你,但是咱家没你想的那么厉害,别指望我这儿能帮你什么,少做点那等青天白日梦了。”

  “啊?”高杰义脸瞬间垮了。

  秦致远说道:“我不干涉你,你现在也长大成人了,你不是想知道一些事情吗。很多事情是只有大人才能知道的,去做一个大人该做的事情吧。”

  顿了一顿,秦致远又道:“这次这事儿,该怎么做,你自己来决定,别来问我。不过如果你要是能把这事儿给平了,那你也就真的长大了,也就能出师了。”

  高杰义闻言一怔。

  吕杰诚也惊讶地看着他师父。

  秦致远看了看这俩孩子的反应,微微一笑之后,就走了。

  高杰义赶紧喊道:“师父,出师是什么意思啊?”

  方士劫没好气道:“还能是个啥,出师就是自个儿能去说书了呗。哦,记得头两年赚来的钱,都得给你师父,这是学艺的规矩。”

  “啊?”高杰义面色一垮。

  秦致远已经走远了,他远远说道:“现在你还没出师,时候不早了,赶紧去王八茶馆跟我打杂去。”

  高杰义面容垮的更厉害了。

  下午。

  高杰义师兄弟跟着方士劫去王八茶馆说书,一路上,高杰义皱着眉头,还在思索呢,是想辙把这事儿给平了,还是干脆溜了,好难选择啊。

  一直到王八茶馆,他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刚到茶馆门口,高杰义就是一愣,他居然在门口看到了金老毛。

  金老毛也正揣着手坐在洋车栏杆上东张西望呢,他见到高杰义过来,便立刻站了起来,朝着高杰义走过去。

  高杰义错愕问道:“你找我?”

  金老毛忙点头:“哎,对,您跟我来,我悄悄跟您说一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