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不像练家子啊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218 2019.09.16 21:22

  方士劫带着人过去了。

  一路上,癞头张心里直打鼓,虽是被人背着走的,但是他却感觉自己腿肚子都在发软,虚的厉害。

  “大……大舅……”癞头张声音发颤。

  “怎么了?”汪老鱼看了过来。

  癞头张看了看领头的方士劫,咽了咽口水,说道:“大舅,要不……要不,咱还是走吧,我……我……我不报仇了。”

  委实是方士劫的做派把他给吓住了,他害怕自己真惹上会友镖局这样的庞然大物,等下遇上真神了,怕是没有他的好果子吃。

  汪老鱼却道:“没事,一直到现在我也没见到会友镖局的人,难道任由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至少得见见我惹上了哪路神仙了吧。”

  癞头张紧张道:“可您看他们那样儿,我……我害怕呀……”

  汪老鱼劝慰道:“没事,你已经断了一条腿了,足够向他们交差了,就是……”

  汪老鱼紧紧盯着癞头张的眼睛:“你确定没伤到人家孩子吧?”

  癞头张叫屈道:“我的亲舅舅诶,那才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我能把他怎么着啊,我就轻轻扒拉一下他的脑袋,我都没敢用力。”

  汪老鱼警告道:“你可千万别骗我,你要是骗我,等下人家要找你报仇,你可别怪我不讲甥舅亲情。”

  “哎,您放心吧。”癞头张满口给汪老鱼答应。

  秦致远也皱着眉头看向方士劫,他很想问问这个老王八蛋到底在搞什么鬼,方士劫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

  四合院里。

  高杰义头都大了,他对站在一边的金单说道:“我说大哥呀,你这词儿能不能说的利落一点呀?你这么生硬算是怎么回事?”

  金单紧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

  高杰义拍着手,急道:“你能不能行啊,人一会儿就到了,这是要出人命的啊。”

  金单不耐烦道:“我就这点本事了,要不你找别人去。”

  高杰义火了:“金单,你大爷啊,这个节骨眼儿我找谁去啊?”

  金单道:“那你别来啰嗦。”

  高杰义气的眼前一黑。

  ……

  很快,一行人就到四合院门口了。

  方士劫和秦致远停下了脚步。

  汪老鱼等人跟在后面,也停了下来。

  方士劫转过身子对汪老鱼和癞头张道:“呐,人就在里面,你们要进去吗?”

  汪老鱼拱拱手,很客气道:“劳烦您帮我们通报一声。”

  方士劫瞥了瞥他,又对着癞头张没好气道:“你呢,怎么说?”

  癞头张心中叫苦,此时他已经没了计较的心思了,可又拗不过他大舅,就只能硬着头皮道:“我觉得还是要登门道歉,还劳烦您给通报一声。”

  方士劫冷哼一声,上下瞅了癞头张两眼,没好气道:“长得倒是白白净净的,脸长得也人模人样的,就是一天到晚不干正事,等着。”

  方士劫去敲门了。

  癞头张愣了一下,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有人夸他长得好看,他扭头对汪老鱼道:“大舅,他说我长得好看。”

  汪老鱼都不想理他,他用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马三儿。

  马三儿微微颔首,表示会意。马三儿是汪老鱼手下的红棍,第一打手,他是真正学过功夫的,手上有把式。等下见到真人了,汪老鱼要马三儿看看对方是不是行家里手,以防被人给蒙了。

  秦致远皱着眉头看方士劫,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帮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笃笃笃……”方士劫瞧了门。

  院子里的几人顿时心中一紧。

  高杰义立马道:“人来了,都机灵着点,按照原本咱们说好的来,尤其是你金单,你就别说话了,别误了我的事。”

  金单只是冷冰冰地点了一下头。

  高杰义又问吕杰诚:“小橙子,记下等会儿要怎么说了吗?”

  吕杰诚用力点头:“记住了。”

  “好。”高杰义点了点头。

  门口。

  方士劫又敲了敲门,还是没人应:“诶,没人在,前面明明在的啊。”

  方士劫想了想,便推开了门,就看见了院子里面站着的三个人,他嘀咕道:“哦,原来是在练功啊,怪不得没人应。”

  一听这话,汪老鱼等人都来了精神,立刻看向里面。

  高杰义等人都是背对着门口的,但是高杰义耳朵尖,听见了大门打开的声音。说实话,别看他还在指挥金单和吕杰诚,但说实话他也还是挺紧张的,毕竟这戏要是演砸了可不是挨顿打这么简单。

  汪老鱼等人也在打量里面。

  汪老鱼看向癞头张。

  癞头张低声说道:“那一左一右两人就是我早上遇到的两人,中间背对着的那位,我看不见脸。”

  汪老鱼心中有数了,中间那位应该就是方士劫刚才说的老爷,也就是他们在会友镖局的靠山了。

  汪老鱼又看向了马三儿。

  马三儿皱着眉头打量着金单的背影。

  “看出什么了吗?”汪老鱼出声询问。

  马三儿低声疑惑道:“这人身形偏瘦,脚下虚浮,最重要的是身上没有精气神,看起来不像是个练家子啊。”

  汪老鱼眉头皱着。

  癞头张讶异地看着马三儿。

  屋里。

  高杰义重重吐出一口气,勉强稳了稳心神,便大声道:“少爷,咱们会友镖局的世代相传压箱底的本事就是这三皇炮锤。咱们老爷就是三皇门真传弟子,是跟着咱们师爷神拳宋迈伦学的,您可要认真学习。不只是三皇炮锤的招式,更要学习这夫子三拱手的发力把式。”

  “好,我一定好好学。”吕杰诚认真答应。

  见里面要演武了。

  门口站着的这些人立刻都看了进去。

  高杰义也看向了金单,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金单冷峻的脸上泛起了不自然之色。

  高杰义心中咯噔一下,这小王八蛋不会这个时候出什么幺蛾子吧?可别这个时候跟我说演不了啊?

  金单扭头看了高杰义一眼,脸色不自然之色更甚,他是真不会演戏。心里怎么想的,身上怎么做的,这叫日常;身上做的跟心里想的不一样,这叫表演。

  有些人天生就不会表演,金单就是,他虽然是个变戏法的,可你看他在舞台上那个鬼样子,就知道这货不是吃这碗饭的料了。本来就不会说话,还一根直肠子捅到底,不带拐弯的那种。哪里会装模作样演高人啊?

  高杰义都快给他跪下了,都准备喊他爷爷了。

  门口的人也等得脖子都长了。

  金单又看了看可怜兮兮的吕杰诚,最终狠了狠心,咬咬牙,一言不发,举起了双手。

  高杰义顿时心里松了一下。

  门口的马三儿却嘟囔道:“没桥没马,没腰没合,确实不像是练家子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