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给卖了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07 2019.11.12 20:39

  李寿海也觉得自己很倒霉啊,上次就被人抓了一次了,这还没过两天呢,又被抓了,可关键自己这也不是呛行啊,自己说的是单口相声啊,自己写的长篇单口。

  自己还搬出来自己认识的人,还说自己认识潘会长的小儿子,不说这个还好,一说人家更生气了,还非说自己胡说八道。自己挨了两巴掌打不说,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李寿海那个委屈啊,眼泪哗哗的,他招谁惹谁了,他哪儿就胡说八道了,他哪儿就乱编排人家门长私生活了。

  现在可算是见着亲人了,对嘛,潘会长的小儿子不就在这儿嘛,他在评书门里也是有熟人的,可算是有人能给他作证了。

  李寿海停下脚步,颤抖着手指指着高杰义,嘴里激动到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哎……哎……”

  高杰义脸都绿了,这要是被这小王八蛋给喊出来,那他今儿可有够瞧的了。

  秦致远没好气地冷哼一声,重重地吸起他的水烟。

  “哎呀,原来就是你这个家伙来呛行,呔,小贼休跑,吃我一掌。”高杰义先发制人,一声怒喝之后,飞步冲上前去,抱着李寿海的头就是一顿暴打。

  全场都惊呆了。

  就连一向是暴脾气的田岚云都看傻了眼,就连他的脾气也没这么暴躁吧,这小爷们儿太利索了吧。

  秦致远翻了个大大白眼,什么玩意儿嘛。

  吕杰诚也有点憋不住笑。

  相声门则是彻底看傻眼了。

  门长瞪眼玉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李寿海也被打懵了,眼泪是真出来,太委屈了,好不容易见着亲人,正想着能沉冤得雪呢,现在被亲人一顿暴打,他这委屈跟谁说去啊。

  “呜呜呜……”关键李寿海还说不出话来,他嘴巴还被高杰义捂住了。

  高杰义一边打,一边贴着他的耳朵快速说道:“等会儿别胡说八道,我会救你出来,别暴露我们的关系,不然你死定了。”

  正在挣扎的李寿海停了下来。

  拎着李寿海的那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赶紧从高杰义的毒手下把李寿海给抢了出来。

  相声门的人纷纷怒目而视。

  而说评书的田岚云却是鼓掌大笑:“好个小子,真是条汉子,比我田某人还有种。”

  但是相声门人却是气懵了,纷纷怒斥。

  “你……你们……”

  “太过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敢当众打人?”

  “你们不是说书先生嘛?哪有先生是这样的,分明是流氓地痞嘛。”

  “这是谁徒弟?哪个混账师父教的?”

  ……

  高杰义本来还想反驳几句的,现在听见有人骂他师父了,高杰义立刻往秦致远身上一指:“呐,这就是我师父。”

  “咳咳咳……”秦致远一口浓烟呛进了喉咙里面。

  评书门的人神色也都很精彩。

  李寿海也呆了一下,这混蛋到底靠不靠谱啊?

  秦致远捋了捋胸口,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了,才盯着对方淡淡道:“那个混账师父就是区区在下,请问有何指教?”

  那人道:“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徒弟,动不动就打人,成何体统?还有没有点说书先生的样子?”

  秦致远却是淡淡说道:“江湖有道,各行各业皆有规矩,不是谁声音大谁就有道理,这小子呛行盘道,按照行规我们教训一顿又有何妨?坏了谁家的规矩了?”

  这话一出,相声门人哑口无言。

  相声门好打圆场的吕德胜哈哈大笑了两声,又开始打着太极道:“这不还没弄清楚呛行的事儿嘛,可不能一锤子打死啊。”

  秦致远把烟枪拿起来,慢悠悠说道:“行有行规,业有业法,江湖有五花八门,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买卖,之所以江湖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无外乎守的都是一个规矩而已。”

  “你们相声一门发展到现在不过区区几十年,早年间在口技暗春时候,还挺守规矩,大家都相安无事。自你们那些口技前辈走出布围之后,由暗春改为明春,可是越来越不守规矩了。”

  “这些年下来,我们江湖各门念你们艺门年幼,很多事儿都不跟你们计较。可你们却是越来越放肆了,现在竟然都敢公开说书了,还有把我们评书一门放在眼里吗?”

  秦致远语气虽然平淡舒缓,但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重点,直接两句话就把呛行的事儿给说明白了,这比争论一百句都管用。

  相声门人纷纷有些尴尬,今儿这事儿本就是他们相声一门理亏,他们这些人前面理直气壮胡搅蛮缠,就是想引评书门人跟他们吵架,争论谁没礼貌谁没规矩。

  只要一吵起来,那就好办了,吵架谁能有道理啊,最后谁都没理,弄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然后含含糊糊一搞,改日再吵,这茬就这么过去了。

  谁知道这老家伙,竟然这么犀利,人家都那样骂他了,都说他是混账师父了,他竟然也一点都不生气,一句话就把呛行的事儿给挑明了,现在是躲都躲不开了。

  相声门人纷纷对视,发现很难应这茬啊。

  吕德胜也有点尴尬,看了看上首的裕德隆,裕德隆也面色沉重,眉头紧皱,眼睛用力地看了吕德胜一下。

  吕德胜微微一叹,还是得他来打太极啊,他呵呵笑着,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他道:“这个呛行的事儿嘛,我们承认,肯定是有的。毕竟我们这个行当那么多人,难免出现几个不守规矩的小辈儿。”

  “可能真有不守规矩,出来呛行说书了。当然了,我们门内是绝不允许这种行为的。像我的徒弟,我都是严厉禁止他们呛行的,饿死不能呛行,这是规矩。所以秦先生,您说的情况是极少的,我们自个儿都没听过呢。”

  高杰义真想给他鼓鼓掌了,这人推卸责任还是很有一套的嘛。是从古至今,从现在到未来,大家推卸责任都是一个路子?

  秦致远冷笑两声:“你们倒是推得干净。”

  吕德胜却说:“我们门内是绝对禁止这样的事儿的,您要是发现有呛行的,您只管按规矩处理,您处理完了,我们门内还得罚他呢。”

  高杰义听得一愣,诧异地看向李寿海,他们这就把李寿海给卖了?

  李寿海也是听得满脸苦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