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四章 前来拜访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76 2019.12.10 19:32

  高杰义和张啸轮颠儿颠儿就一路向西了,高杰义听了消息就赶紧往门头沟赶了,不说下午的说书不管了,他连消息都没来得及跟自己师父说一声。

  不是怕他师父不同意,而是他真的没时间。这事儿就得趁热打铁,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张啸轮。高杰义为什么敢闯门头沟啊,就是因为他旁边站着张啸轮。

  不是说张啸轮武艺有多高强,能以一当百,而是张啸轮背后站着会友镖局这个庞然大物。没错,张啸轮是被开革了,可这谁知道啊,他是今天早上才被开革的。

  上午才收拾东西走人,现在才刚到下午,过了不过一两个时辰。若不是郑勇正好去会友镖局找张啸轮,他都不可能知道这个事儿。

  至于一百里开外的门头沟,怎么可能消息这么灵通,会知道一个小小的趟子手被开革的消息。

  但是时间一长可就保不稳了,现在打的就是一个时间战。

  自己身后站着会友镖局,他们还敢对自己动手?呵,他们要是真敢动手,高杰义跪下来给他们叫祖宗。

  高杰义的底气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足过。

  一百里地,五十公里,放在后世当然不远,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可现在做的是驴车,别提多磨叽了,到门头沟煤窑的时候,天都黑了。

  高杰义虽然每天用的都是门头沟的煤,但是他还真的没来过煤矿这边,也是,普通人也不会无缘无故来煤窑。

  煤矿这种地方,最黑的其实不是煤炭,而是人心。

  在这煤堆下面埋葬了不知道多少黑暗。

  在车里颠了一下午,高杰义都饿了,张啸轮也饿了。正好矿山下面的路旁边有卖门钉肉饼的,高杰义去买了六个。

  张啸轮在一旁道:“你就买六个?这还不够我一人吃的。”

  他是习武的人,饭量相当大。

  高杰义却道:“谁跟你说的这是给你吃的?”

  张啸轮眼珠子立刻就瞪起来了:“怎么着,我跟你跑这么老远,你连个饼都不给我吃啊?”

  高杰义笑了两声,道:“没这回事儿,吃什么饼啊,咱们都到门头沟了,不得去吃大餐啊?嘿。”

  张啸轮一愣:“啊?吃那三兄弟的?”

  高杰义理所当然道:“废话,咱们大老远来,他们不得招待我们一顿饭啊?”

  张啸轮又愣了:“那你买肉饼干嘛?”

  高杰义没好气道:“废话,你好意思空着手上门啊?”

  张啸轮傻了:“啊,你拿肉饼当见面礼啊?你当去你二大爷家串门呢?”

  高杰义理都不理张啸轮,对摊子老板道:“老板,给我包的好看一点,我要送人。”

  “得嘞。”饼摊老板答应一声,然后嘴里又轻轻嘀咕道:“肉饼怎么就不能送人了,瞧不起谁呢。”

  张啸轮顿时被噎的够呛。

  高杰义憋着笑。

  ……

  高杰义提溜着两包肉饼,跟张啸轮就往矿山后面走去。这三兄弟都住在矿山后面的村里,跟他们手下的矿工住在一起,主要是为了开工方便,另外一个就是安全。

  原本这里就是一个小村子,一直都是开矿为生,村里人是靠着煤矿生活的,连刚会走路的小孩子都会拿着篮筐去捡煤块回来卖钱。

  原先这个村子里的矿工都是跟着另外一个混混头子的,那个混混头子不是个玩意儿,经常欺压矿工,做的累死还赚不到钱,简直就是他的免费劳动力,而且矿里出现塌方事故死了人他也从来不赔钱,村子里的人被他给坑惨了,还没办法反抗,那段时间可真是暗无天日。

  一直到这三兄弟过来,在这里打下了一片天地,把这个那个混混头子给干倒了,村里人才重见天日。

  这三兄弟虽说是矿主,但是不黑心,至少跟其他人比起来强太多了。他们从来不拖欠矿工的工资,而且一旦出现伤亡,抚恤金是很高的。

  而且他们还在村子里面办了小学,幼龄儿童都能免费入学,聘请老师的钱他们三兄弟出了。如果学业成绩很高,他们能一直给你管到大学。

  可惜,这个村子里一直没能出一个大学生,不过小孩子们至少都识字了,而且还会算账,不至于做一个睁眼瞎,这可就比他们的父辈们强太多了。

  所以村里人对这三兄弟是当菩萨一样看待的,尤其是他们经历过之前的黑暗,就更珍惜现在的美好了。

  这三兄弟就住在村子里面,这个村子被他们经营的跟铁桶一样。多少人想拿这三兄弟的人头,为什么迟迟不能成功,跟他们这个大堡垒是有密切关系的。

  外人根本进不来,你还没靠近就已经被人发现了,这就是人民群众的力量,你要跑过来,那就是陷入到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了。

  这个村子叫于家村,也有人把他们称作是矿山村。

  高杰义和张啸轮在买肉饼那儿就下了驴车,自己过去了。远远还没靠近呢,就有村里人盯着两人了。

  张啸轮很快就发现了,他往前两步紧紧挨着高杰义走,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他怕高杰义出危险。

  高杰义却是胆大的很,昂首阔步地往前走。

  于家村村头是一块大石,大石头上写了于家两个字。石头旁边有一老一少在聊天,明着是聊天,其实他们就是站岗的。

  年轻人忧心忡忡道:“三叔,您说矿区联合会那边不会真的要把咱吞并了吧,这要是真吞并了,咱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咱可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啊。”

  三叔抽着旱烟,蹲在大石头前面,皱眉沉声道:“行了,这事儿不用你操心,三位老板会想辙的。”

  年轻人还嘀咕道:“那些人可不是好人,您没瞧别的村子的人过得都是什么日子。”

  三叔不耐烦骂道:“行了,别叨咕了。”

  年轻人这才消停下来。

  这时候有另外一人跑过来,对着两人快速说道:“有两个生面孔冲村里走来了。”

  三叔道:“明白了。”

  报信的人又赶紧往村里跑了。

  三叔在鞋底板敲了敲旱烟枪,站了起来,看着前方。

  很快,高杰义和张啸轮就走到村口了。

  三叔远远地就问道:“两位客人,瞧着不是我们这儿的人啊。”

  年轻人也警惕地看着他们。

  高杰义一瞧他们,顿时就明白了,这是明哨啊,不知道有没有暗哨,他也没藏着掖着,就直接说道:“劳驾通报三位老板一声,会友镖局前来拜访。”

  张啸轮一脸懵逼地看着高杰义,什么玩意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