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谁请来的客人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236 2019.09.02 21:00

  传统教育自然是以教授四书五经为主,学校也多是私塾、官学、宗学等。一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天津条约的签订,规定了以后中外交涉的条约均需用英文书写。

  说来可笑,清政府是被逼的没法子了,才在同治元年开办了京师同文馆,让聪颖的八旗子弟入学,学习英文和外语,好方便跟洋人打交道,这才有了近现代教育的萌芽,也有了后来的北京大学。

  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根据《北京条约》那些进入北京的传教士们也开办了教会学校。跟京师同文馆同年,美国基督教公理会办了育英学校;同治九年美国长老会开办了崇实学校;同治十年,美国基督教卫理会开办了汇文学校,高杰义身边坐着的这几个人全是从汇文学校毕业的。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光绪十七年开办的法文学堂;还有女学堂,同治九年卫理会办的慕贞书院;光绪十六年,公理会开办了贝满女校;光绪二十七年,中华圣公会开办了笃志女校等等。

  只不过在清末时候,大家还是以科举为重,视现代化教育为异端。前去学校入学的学生很少,肯去洋人的教会学校读书的就更少了。

  后来这些教会学校没了办法,就想了个辙,不仅免除了学杂费,还给学生提供食宿,来吸引学生上学。当年汇文学校的小学部最开始的三个学生,就是因为学校每天放学提供一碗白米饭他们才肯来的。

  其他学校也差不多,学生很少,而且多是家境贫寒。有些女校,如慕贞女校,来的学生多是孤女,甚至还有寡妇。体面的官绅子弟是绝不肯来的,所以最初的教会学校就跟做慈善似的。

  一直到后来,学校教育的学生毕业之后,纷纷获得了清政府重用,有着旁人没有的远大前途,所以新式学堂才一下子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1905年的时候,延续了几千年的科举制度被废除了,新式学堂教育就更加一飞冲天了。而设备良好,师资力量强大的教会学校也变成了贵族学校。

  一般的公立中学,一个学期的学费是9到13元,加上其他杂费最多也不会超过十八元。而设备最好的慕贞女校一个学期的学杂费就要70元,其他教会学校也基本是40到50 元一个学期。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是民国元年时候的学费价格,而那时一个瓦匠一天的工钱大约是40个铜板左右,他需要工作近三天才能换一个银元。满满当当干足一个月,不吃不喝也才10个银元,不吃不喝干足够五个月才能攒出来一个学期的学费,而一个学期不过半年而已。

  这还是有技术的瓦工,收入比普通人还要高一点。那要是换做普通家庭呢,卖血也读不起这样的学校啊。

  所以桌上坐着的这几位家境都是比较殷实的。

  再说今日那新郎官于连波,听到了老同学的呼唤,便赶紧朝着高杰义他们走了过来。

  吕杰诚悲愤地狂吃惠丰堂的招牌菜烩爪尖,马上就要被赶出去了,能多吃一口是一口,这是拆了骨的猪爪,大口吃也不会噎着,小屁孩吃的嘴巴都撑大了,他含泪狂吃三大碗。

  于连波笑容满脸,远远就笑着道:“雨生兄,北原兄,张彦兄,哈哈……招待不周,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于连波两步走到桌子边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胖子白雨生却是责怪道:“连波兄,你把杰义兄请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我们竟然没认出来,可被人好好笑话了一番。”

  于连波一愣。

  金单用手扶着脑袋。

  吕杰诚拼命往自己嘴巴里塞东西,完蛋了。

  于连波看着高杰义,疑惑道:“杰义兄……是哪位……”

  这话一出,饭桌上另外几个人也愣住了,怎么连新郎官也不知道,那这高杰义到底是谁邀请来的?

  高杰义微微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直视着于连波,说道:“连波兄,好久不见。”

  金单有些错愕地看着高杰义,难道他真的认识新郎官?

  小屁孩吕杰诚则是看都没往那边看,他信他师哥个鬼。

  于连波直勾勾地盯着高杰义,脑袋已经转了千万次了,可还是没什么印象。

  还不等于连波说话,高杰义先发制人:“我是杰义呀,咱俩是汇文学校里高小的同学,你忘了?”

  刚才高杰义跟这帮人聊天,早就把他们的话套的差不多了,于连波的信息也了解的七七八八了,他才不怕呢。

  “高小……”于连波又陷入了回忆。

  高小就是五六年级,他们都是二十来岁的人,这都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谁记得那么清楚啊。

  高杰义责怪道:“原先我还纳闷呢,新郎官怎么叫于连波,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呢,过来了才发现雨生兄他们也都在这里,原来真是你呀。嗨,你也真是的,都是同学怎么也没邀请我,怎么,当上大教授了,就看不上我们这些老同学了?”

  这番话一出,大家明白了,原来高杰义不是新郎官邀请来的,应该是新娘家那边的客人,过来了才发现新郎官是自己老同学。

  吕杰诚瞪大了眼睛,嘴里的烩爪尖差点没呛出来,这也行?

  白胖子在此时来了一记绝佳助攻:“是呀,这就是连波你的不对了,我记得当时你跟杰义两人还玩的挺好的呢。”

  “噗。”吕杰诚一口烩爪尖呛了出来,然后咳嗽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高杰义拍拍吕杰诚的脑袋:“慢点吃,你这倒霉孩子。”

  旁边人都是大笑。

  于连波也没想那么多,记是记不起来,但是旁边几位同学都知道这人,他也就没多想,便坐了下来,开始叙起旧来。

  白雨生问于连波:“连波,你们大学新校址选好了吗?”

  于连波摇头道:“还没,还是刚刚定下来新校长,再过两个月新校长就会来京,到时候由新校长主持大局,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就可以定下来,我也就可以开始教学了。”

  圆眼镜大背头的名字叫许北原,他问:“新校长是谁啊?”

  于连波道:“是司徒雷登先生。”

  高杰义听得眉头挑了挑。

  许北原又问:“校址选好了吗?”

  于连波摇头道:“还没完全定下来,等新校长入京再说,不过大家意向比较好的是清华学校对面的那块,淑春园和勺园。”

  许北原笑了:“可以啊,你们倒是盯上了和珅的后花园了。只是这块地是属于陕西督军陈树藩,怕是不好弄吧。”

  于连波轻叹一声:“所以大家也只是有这个意向而已,一切等新校长来了再做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