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宝物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25 2019.10.03 11:00

  西房。

  方士劫和秦致远对面而坐。

  方士劫又拿出了他珍藏的二锅头,方士劫给秦致远倒酒,苦笑一声:“我说您就算知道我这儿有好酒,也别天天来啊,我就这么点存货了,架不住你天天喝。”

  秦致远端着酒,慢慢抿着:“喝你酒是给你面子,你也不瞧瞧我喝过别人酒吗?”

  方士劫放下酒瓶,没好气道:“得,您这面子呀,还是给别人去吧,我可消受不起。”

  秦致远把酒杯放下,道:“给你了就好好端着,下酒菜呢,招待客人的礼儿都没吗?”

  方士劫摆了摆手:“得了吧你,想吃下酒菜找你徒弟去,他今儿可赚大钱了。”

  秦致远问道:“哦?他不是跟你说被人抓包了吗?”

  方士劫白了白眼:“你信他?你看小橙子一晚上没嚷嚷着要吃东西,你就准知道这臭小子晚上吃美了,没赚钱能这么吃?就是不知道他这一把到底赚了多少。”

  秦致远瞥了瞥方士劫,道:“哟,你脑子终于好使了一把。”

  方士劫得意道:“那是,我方氏一族从来都是执金点行之牛耳者,靠的就是无双的智谋,比脑子我们差过谁?”

  秦致远没好气道:“你就别糟践你们方氏一族了,我就没见过比你还笨的方家人,你要是但凡能有点脑子,至于被小义儿套出话来吗?”

  方士劫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起来,他争辩道:“我这……我这……还不是小义儿脑子突然好使了,他以前那么老实的一人,突然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嘛。”

  秦致远冷哼一声。

  方士劫顿了一顿,又皱眉道:“老秦啊,那件事怕是瞒不了小义儿多久了,他现在知道的也越来越多了,而且自己还去调查了,你看到底该怎么办啊?”

  秦致远眉头也皱到了一起,他语气深沉道:“很多事情我不告诉他,是为了保护他,他太单纯老实了,卷进这种事情,哪有什么好处,有时候无知是一种幸事。”

  方士劫又问:“那现在呢?”

  秦致远皱眉不答。

  方士劫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您的想法只能代表您,却代表不了别人啊。而且,您秦二爷不想再杀回去吗?当年的事儿,您真忘了吗?”

  听到此话,秦致远眼中光芒暴涨,平日里悠闲懒散的模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锋锐的咄咄逼人状,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

  这幅模样,让方士劫看的为之一惊。

  只是这种改变稍纵即逝,那出鞘的利刃还没完全拔出便又塞了回去,仿佛刚才感受到的锋锐都是错觉。

  方士劫试探性问了一声:“秦二爷?”

  秦致远微微眯起了眼睛,漫带杀意地说道:“我又何尝能忘了昔日仇恨。”

  方士劫浑身一震,立刻问道:“您是说……”

  秦致远摇摇头:“我没说什么,只是他的人生我们做不了主,那些人也别想做主,他当然有资格知道所有事情,只是他现在没有这个能力。”

  方士劫又问:“那您打算给他这个能力吗?”

  秦致远却是直接甩手一本东西砸在了桌上,淡淡说道:“搅动江湖的钥匙我当然要给他,至于用不用就是他的事了,怎么用也是他的事情。”

  方士劫看着那物件,大惊失色:“你……你就这样拿出来了?”

  秦致远瞥了他一眼,反问道:“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方士劫神情一滞:“我……我……我……”

  秦致远站了起来,悠悠叹道:“还是那句话,他当然有资格知道所有事情,只是他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去知道。我给他搅弄风云的钥匙,能闯出多大的天地就看他自己了,没有足够的能力,他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方士劫也眉头深沉,他看向了放在桌子上的那一本书册,上面写着《丝法门》几个大字。

  ……

  吕杰诚已经打了好多个哈欠了,眼珠子都困的冒泡了。

  高杰义也强撑着眼皮,他师父还没回来呢,再说他前面都那么说了,他们俩总得给自己一个交代吧。

  高杰义还在等着。

  又过了好一会儿。

  吕杰诚实在撑不住了,直接睡着了。

  高杰义也都快把头杵在桌子上了。

  终于门响了。

  高杰义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声音,他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整个人一下子弹了起来,他清醒了。

  推门进来的是方士劫。

  “方叔?”高杰义微微有些讶异。

  方士劫只是微微颔首,他也没有多的废话,就是道:“你不是想要一个交代吗?我这次过来就是给你一个交代。”

  高杰义立刻紧紧盯着方士劫。

  方士劫道:“你师父说了,你有知道事情真相的资格,但是知道之后呢,你没有能力去面对这一切。”

  高杰义紧紧皱眉。

  方士劫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好在啊,你师父心疼你,给了你一样宝贝。”

  “呐。”方士劫把小本子递给了高杰义。

  高杰义疑惑地接了过来。

  方士劫道:“你师父说了,他相信你能妥善处理的,夜深了,早点睡吧。”

  说罢,方士劫就走了出去。

  高杰义翻开小本子,眼中闪烁着异彩。

  ……

  方士劫回了西房。

  秦致远独自斟酒饮着,他听见方士劫进来了,他没回头,便直接问道:“东西送过去了?”

  方士劫道:“送了。”

  秦致远又问:“他怎么说?”

  方士劫道:“什么都没说。”

  秦致远这才微微颔首,把酒杯放下来,又拿起了自己的水烟筒,他真是烟酒不分家啊。

  方士劫走过来,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您确定什么都不用跟他交代?这东西曾经可是引起了整个八门江湖大乱啊……”

  秦致远缓缓吐出烟雾,淡淡道:“我相信他是有分寸的,再说乱就乱吧,这个江湖好久没热闹起来了。再说有他们这个家族在,江湖怎么可能平静地下来。”

  秦致远脸上露出自嘲地笑:“原先我以为他们家族总算是出了一个老实人了,现在一看,留在血脉深处的混蛋气息是不会变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