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往事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90 2019.11.17 18:11

  裕德隆点点头,他就知道高杰义准得问这事儿。他也没着急,拿出来一根洋烟,点着了,慢慢抽着,眼中露出回忆之色,然后讲起了这个故事。

  “李寿海的师父叫兰德山,是我们行内一个很厉害的艺人,在我们德字辈艺人里面也是非常出彩的人物,论起来,我还是他的师哥呢。他是个逗哏艺人,是使活儿的,在北京城里也是很有名气的。”

  “早几年,我们说相声的大多都是撂地,平地抠饼对面拿贼,刮风减半下雨全完,多数艺人都混的很不如意。稍微好一点的能去棚子里说两段,但也是小打小闹。不过在那个时候兰德山就已经能去茶馆园子里面说相声了。”

  “在那个年间可真是了不得,他在我们相声行当里可是很顶尖的艺人。那时候给他量活儿的叫何德木,俩人是一场。最初自然也是一场好买卖,大家都很羡慕,两人很快就在北京城里闯出来名气了。”

  “他们的相声跟别的人不一样,我也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把我们相声艺人称之为使臭春的,说我们的活儿太脏太臭,都听不得。”

  裕德隆从鼻子里面喷出来烟雾,道:“没错,我承认,我们的相声的确是这样,我们是登不上大雅之堂,可我们说的就是老百姓的日常。相声就是一门市井艺术,就得如此,不这样谁来听?你们说书的是先生,坐在台上高谈教化。可我们相声艺人,就是普通百姓,就是邻里街坊坐街边闲聊,碎嘴老爷们不聊这个能聊啥?”

  裕德隆又摆摆手:“得,扯远了,我还是继续跟你聊他们俩吧。他们呀,跟其他相声艺人不一样,他们的相声极少有脏活和臭活儿,都很干净。但是走的也不是文哏的路子,他们倒是也没那么有文化。”

  “他们走的是新和奇,讲的虽是笑话段子,但是里面的内容都很新奇,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事儿。大有你们说书先生的风采,不过说的也不是长篇书,都是很新鲜很有趣的小故事,一段一段儿的。”

  “他们应该算是我们行内极少能登上大雅之堂的艺人了吧,一切都没啥问题,他们前程也很好。直到有一天,两人突然裂了,不做一场买卖了。兰德山的搭档何德木迅速从捧哏的变成逗哏的,他给自己找了一个量活的,换了一个园子说相声了。”

  “说的那段儿就叫做《十三命案》,没错,这不是单口,而是对口相声。两人凭借这段新奇惊悚又有趣的相声,迅速站稳了脚跟,在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两人就已经很红火了。”

  “大家谁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等到大家反应过来之后,兰德山就开始四处告状了,还告到了几个大辈儿那儿,说是他的搭档何德木偷了他写的段子,还跑出去跟别人搭档,抢了他的饭碗。”

  裕德隆摇头叹息:“这事儿哟,当时闹的还真是挺大的,谁都没想到这对搭档竟然闹到了这样一个地步。”

  高杰义也听得一呆,竟然有这种事情,他忙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裕德隆苦笑道:“那我哪儿知道,反正何德木一直不肯承认这段儿精彩的相声是兰德山写的,他说是他自己写的。”

  高杰义顿时一噎,然后问:“那后来呢?”

  裕德隆又抽了一口洋烟,缓缓吐出来,慢慢道:“哪儿还有什么后来,这立马就变成了一场扯皮官司,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官司根本没得打,老辈儿们也就只能先拖着,而何德木却是趁着这个时间,又赶紧到处演出去。”

  “那段时间何德木确实很疯狂,到处走穴,哪处园子都有他的身影,他还常常不要钱,免费给人演出。钱是没赚多少,但是大家都认识他和他这段相声了,何德木的名气反而更大了。”

  “啊?”高杰义傻眼了,他又问:“那兰德山呢,他就没啥动作吗?”

  裕德隆道:“那段时间的兰德山很颓废,何德木跟疯了一样到处演出,他却天天躲在酒馆里喝大酒,每天都是烂醉,哪有半点人样子。这事儿还不算完呢,后来还有报纸报道了这事儿,说是何德木创作了一个新相声,在北京城引起了轰动,后来还有好多作家和报社的编辑向他请教《十三命案》这段相声的完整故事。到这里其实就已经没相声门什么事儿了,相声门的糊涂官司打不打都无所谓了,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何德木就是《十三命案》这段相声的作者了。”

  高杰义沉默了。

  吕杰诚忍不住问道:“那兰德山呢,他后来就没说过这段相声了吗?”

  裕德隆道:“相声门有相声门的规矩,对于老先生留下的传统段子,你只要会,你就都能说,没人会拦着你。但是对别人拿手的成名好段子,你不能胡乱说,不能糟践别人的拿手段子。但是别人写的,尤其是别人写的成名好段,你就不能说了,除非人家同意让你说。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段子是何德木的成名作,兰德山还怎么说?”

  高杰义顿了顿,看着裕德隆的眼睛问道:“相声门虽然没有公断,但是从私心来说,您相信这段子是谁写的?”

  裕德隆沉默了一会儿,把烧的差不多的烟头夹在了指头中间,然后回看着高杰义的眼睛,稍稍注视了一下,他才道:“我不知道,我无权去相信谁,但是他们俩之前是一场买卖的时候,那些段子都是兰德山写的。”

  高杰义微微颔首,问道:“再后来呢,兰德山另外找搭档了吗?”

  裕德隆摇头:“没有,他一直没有再找搭档,可能还是因为这事儿吧。再后来,兰德山觉得相声门不公,就再也没有跟我们来往过了。再后来,有人看见兰德山自己一个人在说单口,说的就是这段儿《麻袋胡同九头十三命凶宅奇案》。”

  “再后来,兰德山就死了。兰德山死后,他的徒弟李寿海也是说单口,也不找搭档,说的还是这段儿。不过他也就只能说一段儿,也没尾巴,就跟你们给的评书一样,跟个棍子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