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北会友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966 2019.09.09 21:15

  高杰义犹不解气,指着癞头张的鼻子,吐沫星子精准地朝着他的脸喷去:“好胆呐,好大的胆子呐,先前只是觉得你在玩笑,没跟你计较也就罢了。没想到你这混小子居然敢蹬鼻子上脸,敢对我家少爷动手,活腻歪了吗?”

  高杰义气势之盛,让吕杰诚都看呆了,就更别说被喷的癞头张了。高杰义越是这么盛气凌人,癞头张越是不敢动。

  “哪……哪家的?”不自觉的,癞头张的气势就弱了。

  高杰义见状更是嚣张,用力猛推了癞头张的头一下,怒斥道:“哪家?敢欺负到我会友镖局头上了,你又是哪路的英雄好汉?”

  癞头张心中一震。

  吕杰诚和方士劫也傻眼了。

  高杰义不给癞头张反应的时间,张嘴就是一套江湖春点:“我把合着你也不是合吾,哪路的英雄,为何要鞭我们怎科子,是欺负我北会友无人吗?你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就别怪我们破盘,我回窑去搬回我们练挂子的好好跟你拎上一拎,我北会友有几百练家子,今日不让你挂了彩,或者青了你,传出去让老合们笑话我们北会友无人。”

  这套话一出来,癞头张压根没听懂,但是不明觉厉啊。

  吕杰诚和方士劫是懂了。

  高杰义说的就是江湖春点,这是只有江湖人才知道的一套密语,江湖八大行当,金皮彩挂评团调柳;五老行当,老荣、老月、老柴、老合、老渣。这些合起来叫五花八门。

  除却五花八门之外,还有穷家门和骗家门,以及那些绿林好汉们,都属于江湖人士,都懂得这套江湖春点。

  这套江湖春点就是为了防止外面人窥探江湖行当的秘密而创立的,癞头张这种无门无派无师无祖的街头小混混怎么会懂这个。

  但是高杰义三个人是懂得,因为他们也是江湖人,他们属于评书行,方士劫属于金点行。

  高杰义其实心中也是有些疑惑的,他们这些天天被地痞流氓欺负的江湖艺人行当怎么会跟那些绿林好汉们共用一套语言,看起来也不对等啊,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渊源?

  刚才高杰义话语中的把合着,就是看着的意思。合吾,合就是江湖老合,吾就是我们。镖局走镖之时都会喊合吾二字,意思是我们都是江湖老合,给个面子吧。

  北会友就是会友镖局,镖局走镖从来都是走一条路的,不会满天下的业务都接下来。因为镖局最讲究交朋友,三山五岳的绿林好汉其实都是他们的朋友。走镖不是一路打通关就行的,打架是有伤亡的,你每次都打伤打死几个,赚的钱还不够抚恤金的呢。

  山贼也是一样,所以大家都是以交朋友为主。天底下的业务他们也只能接下来一路,你没有那么多精力和实力去满天下交朋友。而且你吃一路就行,你全天下都要吃到,让绿林好汉们吃什么?

  会友镖局常走的是西北路镖,所以人称北会友。

  至于练家子和挂彩,没错,就是后世大家理解的意思,这是来源于江湖春点的,只不过流传出去一两句了,包括票友这词儿也是来源于江湖春点。

  癞头张虽然不知道高杰义具体说的是什么,但是他也知道知道会友镖局的名号,这是京城八大镖局之首。

  他平时欺负个老实百姓还可以,碰到会友镖局头上,他不想活了?不说他了,就连他背后的流氓大爷们也没谁敢惹会友镖局的,就这么说吧,京城这地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混混敢惹会友镖局。

  人家本来做的就是走镖的买卖,镖局里面几百号人全是身怀真本事的,因为他们是真的要跟贼人搏斗的。而且不管是官私两面,他们都混的极好,就连当年李鸿章的府邸都是找会友镖局给他们护院的。

  你说你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惹得起他们吗?

  现在北京江湖地界上的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食物链等级,天桥这边的艺人和摆摊跑江湖的地位最低,第二等级的是流氓混混们,最顶尖的自然是镖局了,尤其是实力最强的会友镖局。

  其实癞头张现在心里已经信了大半,因为一般普通人真没这个底气敢跟他这么嚣张的,还有就是真没人敢冒充会友镖局。

  因为会友镖局在京城开了近百年了,根深蒂固的,方方面面都有关系。而且人家会友镖局就开在粮食店街上,离这里不过四里路,谁敢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来这一套啊。

  这可是正宗地摸老虎屁股,谁敢?

  当然了,癞头张运气真好,他今儿还真遇上一个。

  高杰义见癞头张哑口无言,他来了一句:“嘿,我还以为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还以为哪三山五岳下来的绿林好汉,原来是个无师无祖的空子。好家伙,那你敢欺负到我会友镖局头上来?”

  “我……我……”癞头张顿时结巴了起来。

  高杰义扭头问:“少爷,您没伤着吧?”

  吕杰诚一听这话,又见癞头张被镇住了,他顿时就发作了,这小戏精立刻抱着自己脑袋踉踉跄跄起来:“我……我……我头好晕,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说罢,这戏精居然倒在了地上。

  他颤抖着手,伸向高杰义,用无比虚弱地声音说道:“让……镖局的人……给我报……报仇。”

  说罢,这小王八蛋竟然晕了过去。

  方士劫都看傻了。

  高杰义也傻了,这特么叫什么事儿?

  癞头张也看傻了眼,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才是被碰瓷儿的那个。

  高杰义颤抖着手,指着癞头张,惊怒道:“好哇,你居然敢用内劲伤了我家少爷?”

  “啊?”癞头张都懵了:“我……我不会啊。”

  高杰义勃然大怒,吼道:“那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家少爷会倒地不起?”

  癞头张顿时觉得比窦娥还冤。

  “少爷啊……”高杰义也是个戏精,一声悲呼之后,立刻扑倒在了地上,抱起倒在地上的吕杰诚就鬼哭狼嚎了起来:“少爷啊,你醒醒呀,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跟老爷交代啊。我们老爷那可是纵横天下的大英豪啊,多少绿林英雄都要在他面前低头,我怎么敢承受他的怒火啊。”

  “想当初老爷走镖之时,八八六十四手春秋刀威震江湖,那是何等的威风啊。他是青龙出水埋头䂎,赢手连肩带背砍。左手抽回右肋藏,扳尖献䂎觅心点。孔雀开屏防抹丘,二马对镫劈头砍。孤雁出群蟒翻身,仙人解带拦腰斩。他连仙人都敢连腰斩,更何况我这一个小小的下人啊?”

  躺在地上装死的戏精吕杰诚顿时嘴角抽抽,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师哥背春秋刀的刀赞干嘛?他爸爸是马武吗?还八八六十四手春秋刀,你当说《东汉》呢?

  这刀赞也是评书的基本功之一,人物有人物赞,兵器有兵器赞,主要是为了说书时增加气势,也增加文化底蕴,毕竟说书艺人都被大家尊为先生嘛。

  癞头张却是听傻了,他听不懂啊,他大字不识一个,吃了文化的大亏了,也正因为不懂才会觉得厉害。尤其是听到后面那一句,他都给吓到了。

  高杰义恶狠狠转头,盯着癞头张道:“方叔,我马上让镖局几百号弟兄过来把他抓走,我要活剐了他给少爷报仇。可别让他跑了,我可不认识他,他要是跑了我可找不到人。”

  方士劫愣了一下,这还有自己的戏码呢?

  癞头张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人家不认识他啊。癞头张是扭头就跑啊,那速度,兔子见了都得喊他爷爷。

  方士劫称赞道:“嘿,这人的腿脚可真棒。”

  见人家跑了,高杰义这才一巴掌拍在吕杰诚脑袋上:“我打死你这个乱出牌的家伙,你给我站住,谁让你倒地上装死了?”

  吕杰诚鬼哭狼嚎地逃跑:“救命啊,救命啊……”

  ……

  癞头张跑了好远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停了下来,他是跑的眼冒金星,一直钻进了一条没人的胡同:“不行,不行,我得避避风头……”

  “哎哟。”癞头张迎头撞上一人,他大叫了一声。

  还不等他脏话骂出口,他就被人掐住了脖子拎了起来。

  癞头张顿时惊恐不已,会友镖局的报复来的这么快吗?这特么的也太快了吧?可此时他连气都透不过来,就更别说出声了。

  那蒙面黑袍人把癞头张用力掼在了地上。

  砰。

  癞头张与地面狠狠接触。

  癞头张痛呼,一边用力咳嗽,一边大口呼吸着混着泥尘的空气。

  黑袍人一步步踏前,而后来到癞头张面前,抬腿狠砸向了癞头张的右腿。

  咔嚓一声。

  “嗷……”癞头张发出不似人的惨嚎,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腿顿时被踩得骨断筋离。

  黑影在蒙面下冷冰冰地说:“打人者,高杰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