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大嘴张啸轮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20 2019.10.29 20:51

  张啸轮那个嘴碎啊,真不愧大嘴这个外号。

  八指郑勇听得耳朵都起泡了。

  汪老鱼他们也在下面等的脚都酸了,两人连晚饭都没吃呢,肚子又饿,腿又酸,他们眼巴巴盯着上面,还在想呢,上面还没说好吗,怎么还没叫他们啊?

  马三儿有些等不了了,他对汪老鱼说道:“鱼爷,要不您坐着等会儿?”

  汪老鱼摇头:“要坐,也不是现在坐。”

  马三儿不解:“这是为什么?”

  汪老鱼解释道:“我们到现在都不清楚那日那人到底是不是会友镖局的人,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们今儿就是抱着赔罪的心思来的,所以就要做好赔罪的态度,就咱们站着的态度,这就是在赔罪。”

  马三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汪老鱼也没指望他能明白多少,一个只会打架的粗人要是比他明白的都多,那还要他干嘛?

  马三儿说道:“这也有点久了,他们还没聊完吗?”

  汪老鱼却说:“这你就不懂了,那高人可是让咱们不能去打听人家的,还是那句话,咱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所以勇爷指定不能上来就问,他肯定得套人家的话。你看,现在都过这么久了,说明了什么?”

  马三儿摇头:“不知道。”

  汪老鱼指着他笑着道:“你看看你,说你脑子不行吧?”

  马三儿挠头笑了笑。

  汪老鱼解释给他听:“这说明了咱们郑勇爷肯定很小心,旁敲侧击,迂回着来帮我探听消息,他可能说上百句话才会夹杂一句打听的话语,就这样一点一滴地给我们问出来,所以才用了这么久的时间。”

  “哦。”马三儿点了点头,这才明白。

  汪老鱼也叹了一声:“勇爷对咱真是没的说的,这么费心费力地帮咱们,想必他现在在上面肯定说的嗓子都冒烟了吧,唉……”

  马三儿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楼上。

  大嘴张啸轮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哎呀,就那老娘们,要是让我后来再见着她,我非得问问她鸡蛋是怎么做的,这叫什么玩意儿嘛。我吃的也不香啊,又不好吃,厨艺也不行啊,我吃了第二十个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好吃了,我多咬了一口,就想吐了,什么玩意嘛。”

  “还有他们村子也是,我们去买东西,还觉得我们是外来人,还打算加价钱卖给我们。当我们是冤大头啊。再说鸡蛋还不好吃呢,我都准备尝尝鸡蛋他妈的味道了,不知道炖起来香不香?就是不能让那老娘们下厨,那娘们太糙了,弄都弄不干净。”

  八指郑勇赶紧插嘴道:“甭管她了,您看桌上的,这烧鸡做的地道,您尝尝。”

  大嘴张啸轮一挥手:“不用,我一瞧就不行。我跟你讲,你知道这做鸡讲究什么吗?嘿,首先得干净,你不收拾干净了,能好吃吗?你要是像那老娘们那样糙的,那还能吃吗?提起来我就生气,煮鸡蛋也不弄干净,还有鸡屎呢……”

  八指郑勇都疯了,又绕回鸡蛋头上去了,就这点破事,都快被这个混蛋说半个时辰了,天呐。

  八指郑勇实在是忍不了了,怼了一句:“您要是真看上那娘们,您干脆娶了她得了,省的您来回念叨。”

  大嘴张啸轮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笑的都停不下来了:“那可不行,她年纪瞧着可比我大多了,这不合适啊。而且这娘们,厨艺不行啊,我娶回来干嘛?你看看她煮的鸡蛋,哎哟嚯,那鸡蛋真的是……啊呀……”

  又来了,八指郑勇真想拿头撞墙。

  大嘴张啸轮又是一顿叨叨,翻来覆去地讲他跟卖鸡蛋的老妇女的恩怨情仇。

  八指郑勇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可是流氓头头啊,怎么现在这么委屈。

  大嘴张啸轮一张嘴巨能喷,可再能喷也得有换弹药的时候,终于他是喷渴了,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口酒,又吃了两口菜。

  八指郑勇可算是逮着机会了,他也不管什么旁敲侧击了,就赶紧抓住机会问道:“张八爷,我向打听一事儿。”

  大嘴张啸轮送了一口菜进嘴里,满口嚼着菜,还说着话,居然声音还很清晰,咬字也很准,一点没被食物耽误,真是个天生的话痨:“向我打听事儿?”

  八指郑勇点头:“对,没错。”

  张啸轮笑道:“向我有什么好打听的,这事儿等会儿再说,我还没你说完呢,就那老娘们煮的鸡蛋,那味道是真没啥吃头……”

  八指郑勇疯了,也不管人家说的过不过瘾了,再听下去他可就要疯了,他忙打断道:“好了好了,先不说鸡蛋了,我真有事儿想向您打听。”

  大嘴张啸轮一愣:“怎么不聊鸡蛋,这不聊得挺开心的嘛。”

  八指郑勇忙点头:“是是是,挺开心的,就是我这心里老是有事,我不问出来,这也没法开开心心地跟您聊啊,这不影响咱们哥俩聊天么。所以您等我问完了,我再陪您好好聊聊这鸡蛋的事儿。”

  大嘴张啸轮一听也觉得挺对,就强行压下自己的话痨欲望,问道:“行啊,问吧,什么事儿啊?”

  八指郑勇这才出了一口气,刚被吵了半天,现在房间里面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还真让他有点不习惯,耳朵都有点耳鸣,脑瓜子也嗡嗡的。他压下不适,问道:“我向您打听一人。”

  张啸轮问道:“谁啊,是那个煮鸡蛋的老娘们吗?”

  八指郑勇吓得浑身一哆嗦:“不是不是,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是谁啊?”张啸轮又问。

  八指郑勇算是知道了,可不能让这王八蛋插进话来,一旦让他插进话来,自己可就没得说了,他干脆一骨碌都倒出来了:“我想向您打听会友镖局里的一位镖师,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擅长使用八八六十四路春秋刀,还会使用三皇炮锤,但是因为早年间练过道家玄门内功,所以把内劲揉进了三皇炮锤里面,他轻飘飘一掌,就能打碎平放在地面上的青石,还能让地面都陷进去。”

  张啸轮听得一愣:“什么玩意儿?什么春秋刀?我们这儿没人会这个啊,还内劲揉进了三皇炮锤里面,这怎么可能,我们本家功夫是很刚猛的,轻飘飘的怎么打人?哎,你说这人长什么模样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