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金家家祭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75 2019.10.03 21:00

  金家。

  金单又是很晚才回去,尽管他跟高杰义分开的很早,但是每次回去他都是很晚,可是等金单推开房门,却又见到了他根本不想见的人。

  千躲万躲还是没能躲开,金单的脸又黑了几分。

  来人正是金单的父亲,金森远。

  金森远端坐在屋内,严肃地盯着进门来的金单。

  金森远盯着金单的眼睛问道:“你是不是拿了家里的仙人煮茶图?”

  金单不答。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金森远皱眉又发问。

  金单面色不渝,冷淡回道:“那您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去,不怕令夫人怪罪吗?”

  “混账。”金森远勃然大怒,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金单。

  金单脸上露出嘲讽之色,与金森远对视,丝毫不畏惧。

  金森远指着金单的鼻子,怒斥道:“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金单一点都不想理他父亲,淡淡说道:“您要是没事,还是早点回去吧。”

  金森远瞪着金单,可看见自己儿子那副冷淡的样子,他的怒气却发不出来,应该说是习惯了,被气的多了,也就气不起来了。

  金森远重重吐出了一口气,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尽量平复心情说道:“我过来是想告诉你,下个月就是家祭了,我们金家人都要回去祭祖,还有家族戏法的斗艺比试……”

  金单脸上露出嘲讽之色,他道:“金家祭祖,干我何事?”

  “混账。”金森远刚压下去的怒火,瞬间又爆发出来了,扬起来巴掌就要打金单。

  金单毫不示弱地看着他父亲,喝道:“打啊,愣着干嘛?”

  此时金森远面前浮现的却是金单那柔柔弱弱的母亲形象,金森远举起的巴掌颤抖着,始终落不下去。

  金森远只能颓然放下手臂,神情有些疲惫,他叹了一声,道:“唉,算了,不管怎么说,你始终都是我金家人,我还是希望你来参加家祭的。我走了,你多保重。”

  说罢,金森远步伐沉重地走了出去,没有回头看金单。

  金单紧紧攥着双拳,盯着金森远离去的背影,他面目有些狰狞地低声说道:“那……不是我的家,我恨你们金家所有人。”

  ……

  八大胡同也有高级和低级之分,八大胡同中陕西巷的窑子质量都很高,能来这儿的都是有钱的主儿。

  夜已经深了,佟小六还在这里唱曲儿。

  唱小曲儿的一般都会配一个弦师,然后自己唱曲,手上拿着板儿,打板就唱。不过一般来说,唱曲儿的都是女艺人居多,而是后面的弦师都是艺人的师父。

  唱曲儿这行很混乱,很阴暗,那些唱曲的女艺人年纪都很小,一般都是师父从人贩子手上买来的,或者直接去人家父母手上买。

  买来之后,养活着,然后教她唱曲学本事,等稍微大一点,会唱曲儿了,就拉着出去卖艺了,或者去坤书馆,或者去茶馆,或者去曲艺园子,当然也少不了这种下处窑子。

  在很多曲艺园子里,女艺人会成一排坐在台上,底下的座儿点到谁,谁就出来唱一段,唱完领了赏钱就回去,这种形式叫做坐台。后世的那个坐台的词儿也是从这儿来的。

  姑娘是一直被师父控制的,任打任骂,赚来的钱还要全部交给师父,自己一点都不能留,还要被迫做别的事情,这年头的女艺人那可不是只卖艺就行的,大多都是半艺半娼。所以很多曲艺行当的老规矩都是不允许女人进入这行的,不是看不起女性,而是真不想让她们遭这个罪。

  等姑娘再大一点之后,师父慢慢的就控制不了她了,就会把她往窑子里一送,师父拿了钱之后再去买小的,开起新一轮的培养模式。

  这就是民国女艺人悲惨的一生。

  极少能有女艺人能从这个悲惨模式中闯出来的,像阮玲玉、胡蝶等影后虽说各自有各自的不幸,但对于其他普通女艺人来说,她们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至于像冬皇孟小冬,还能赢得生前身后名,就更属不易了。

  佟小六也是被他师父买下来的,但是他师父是个正经人,他看不惯那些同行做的那些龌龊事,而且他也不喜欢去挣窑子里的钱。他买佟小六下来是真的拿他当儿子一样看待的,也认真教他本事,拿他做衣钵传人,所以佟小六到现在除了贫穷,一直没遭过别的什么罪。

  就是现在,佟小六为了结婚拼命赚钱,痛并快乐着。

  只是没日没夜的唱曲儿,不止嗓子有些吃不消,人也吃不消啊。

  唱曲这行女艺人居多,来唱下处的其实也是女艺人居多,因为来八大胡同消费的都是男的呀,谁乐意听一个大小伙子唱曲儿啊?

  也亏得是佟小六长得白白嫩嫩,性格腼腆害羞,很受这些风尘女子的喜欢,大家都知道他缺钱,所以要听曲儿的时候,都央求客人请他来。

  所以佟小六的业务量还是相当可以的。

  佟小六的弦师也是他师父,只是这几日他师父有事出门了,所以他自己是偷偷来八大胡同唱曲儿的,他都是自己弹着三弦唱曲,唱的是单弦。

  单弦儿也是老艺术了,不过这个原本是八旗子弟玩的东西,后来大清亡了之后,才传到民间来,八旗子弟也纷纷下海卖艺了,佟小六的师父也是旗人。

  单弦最初是艺人自己弹弦自己唱曲,一个人表演的,所以叫做单弦。后来加入了八角鼓,三弦就有专门的弦师弹了。这八角鼓也是清王朝发明的乐器,用以彰示清朝盛世。

  佟小六弹弦唱曲,强打着精神,没日没夜地唱曲已经让他的精神和体力都到崩溃的边缘了,好不容易才唱完了一曲。

  房里的姐儿央求着客人赏给佟小六一块大洋,然后拿过来小心翼翼地塞到佟小六手里,还悄咪咪地挠了挠他的手心,佟小六连头都没敢抬,只是连声道谢。

  最后佟小六在客人的调笑中,慌忙逃了出来。

  出门之后,佟小六深深吸了一口带着脂粉气的凉风,疲惫不堪的大脑才稍稍清醒了一点。唱完了一曲,他需要休息一下。

  只是这一出门就惹了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