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评书高手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498 2019.08.28 21:00

  今儿这段书名字叫做《康熙私访月明楼》是评书《永庆升平》里面的一段儿,这部书会说的人很多,民国初年会说的人还很少,到民国后期就有近一半的艺人会说了。后世那就更多了,除了说评书的,说单口相声的也会这段儿,因为这也是单口相声八大棍儿里面的一段。

  高杰义听得自然是多了,按照原本的说法,是康熙爷独自一人来到了月明楼。画眉刘三伺候康熙爷,然后神力王端着鸟枪来保驾了,然后站殿大将军白克坦也来了,最后各个王爷,文武大臣,江湖好汉,关泰关小西,黄天霸,铁头太岁孙启龙,还有马寿等人都来了,都占满了月明楼的二楼。

  安三太上来就被拿下了,宋金刚想救安三太可完全不是敌手,对方人太多。至于晃杆吕吕盛刁和花斑豹李德隆更是露了个脸之后,就被拿下了,连个屁都没放。康熙老佛爷坐着动也没动,就把四霸天给灭了。

  但是秦致远说的却完全不一样,他前头跟大众版本一样,康熙爷也是独自一人来到了月明楼,也是画眉刘三伺候的他。但是后面就不一样了,老明王因为病了,安三太要赶回去伺候他,所以结拜的时间提前了,所以保驾的人没来,四霸天就来了。康熙爷就落单了,所以才衍生出来后面这险象环生的故事。

  这样处理有没有问题,不止没问题,简直是精彩绝伦。

  都说生书熟戏,听书就得听新鲜的,同样一部书没人愿意再听你说第二遍的。这跟听戏不一样,梨园行那些唱戏的艺人拿手的几段儿,观众来了肯定会点他们唱的。就跟后世歌手的成名作,每次演唱会上观众都会点他们唱,这是一个道理。

  正因为听书得听新鲜的,所以同样一部书,每门每派各家各户都有自己的秘本,也有自己的说法。

  说书不是背书,不是拿过来一本书照着念就是说书了,全按照书上写的说书,行话叫墨刻,意思是更跟墨水刻在书上一样,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念。这是不值钱的。

  真正值钱的,叫做道活儿,这是艺人经过二次创作的东西。一个优秀的评书艺人,必然得有二次创作的能力,一段成熟的评书作品,必然也是经过二次创作的。诸位您可以听听三国水浒等名著,评书版本跟原著版本是不一样的。

  所以单从这一段就能知道这秦致远的水平极高,至少他这段儿是高杰义听过最好的,没有之一。一幕幕险象环生,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特色,就连吕盛刁和李德隆都有自己的绝活,这段书实在是精彩之极。

  真不愧是能坐镇福海居说书的艺人。

  现在北京有六七十家书茶馆,书棚子更是有一两百家。但是这些场子里面最大的就是这福海居,福海居东家叫王起龙,家里行八,所以福海居也被人叫做王八茶馆。

  天桥是北京曲艺的圣地,也是说书人的圣地,而福海居则是这块圣地上最璀璨的一颗明珠,福海居是京城最好最大的书茶馆,什么样的艺人才能来这儿说书,双厚坪、潘诚立这样的才够格。

  要知道双厚坪可是被后人尊为评书门四大祖师之一的人物啊,潘诚立则是现在评书研究会的会长,等于是评书一门的门长,自己师父居然跟这样的人是同一级别的顶尖艺人。

  高杰义叹服不已。

  真不怪这大下午还有这么多人来听书,也不怪刘八这种书腻子扔了三块大洋,他还觉得值的慌,现在估摸着让他再丢一块大洋,他也舍得,因为这是真值啊。这就是评书的魅力,就是评书艺人的本事。

  一直说到下午五点半左右的时候,秦致远留了个扣子,才把今天的书给结束掉。扣子是评书最重要的一个技巧,驳口是吸引住观众,让人家别走,好让小徒弟下去打钱。

  扣子就是让观众明天还来,还能花钱听我说书。所以扣子比驳口更厉害,更加抓人,驳口是留一时的,扣子却是留一天的。当然了,你若是只栓扣子不解开,这就是个大坑了,那些单口相声演员最喜欢干这缺德事。

  书座儿陆陆续续都散去了,也还有些在这里继续喝茶的。刘八也起了身,让伙计把他挂着的鸟笼子拿来。他掀开盖在鸟笼子上的竹色布帘子看了一眼里面的鸟儿之后,提着鸟笼子,给伙计俩赏钱,让伙计把他的茶具洗好放好了,他明儿还得来呢。

  这就是高端书座儿的配置,提笼架鸟,在茶馆里面存着自己的高端茶具和茶叶。人来了就让伙计把他的鸟笼子放好了,然后喝茶听书,讲究着呢。

  刘八右手提着鸟笼子,左手揉着俩核桃走过来了:“小义儿,你今儿可从我这儿弄了不少钱啊。”

  高杰义笑道:“那还不是八爷您疼我嘛。”

  刘八作势要打:“臭小子,还敢用话拿我。”

  高杰义急道:“八爷,别动手,我伤可没好利索呢,您一碰我,我就躺地上,没三五十块大洋我可起不来。”

  刘八都给气乐了:“你这是哪儿学的碰瓷儿啊?”

  小屁孩吕杰诚也道:“八爷,您别欺负我师哥,他是个老实人。”

  刘八没好气骂道:“老实个屁,这小子以前挺老实的,现在比猴还精。”

  吕杰诚点点头,小屁孩道:“我也觉得,八爷,要不您也赏我一块大洋,我帮您收拾他,他指定不敢跟我碰瓷。”

  刘八看着这个还没桌子高的小屁孩,他是真气乐了:“嘿,我说你们一窝子财迷啊。”

  秦致远也抱着水烟筒下来了,他一本正经道:“行了,别跟孩子一般见识了。要不您还是把那一块大洋给我吧,师父打徒弟,天经地义,他不敢跟我递葛。”

  刘八都无语了:“真一窝猴精财迷,我这俩钱可不够你们糟践的。得,回见吧,您呐。”

  刘八摆摆手走了。

  小屁孩吕杰诚还在后面喊:“八爷,别走啊,别嫌贵啊,您倒是给落个价儿啊,二十个铜板就成。”

  刘八理都没理他。

  高杰义来了气了,一脚就踹在了自己师弟屁股上,吕杰诚捂着屁股还在嘀咕:“二十个铜板也够我吃两碗烂肉面了。”

  福海居大掌柜的过来了,东家跟大掌柜不一样,东家就是董事长,大掌柜则是总经理,日常的经营都是大掌柜在管。

  大掌柜过来跟秦致远数了数钱,两人三七下账,分好了钱。大掌柜让人把钱收到柜上,然后问秦致远:“秦先生,今晚潘会长有事儿来不了了,您真不打算挑个灯晚儿?”

  秦致远摇头:“不挑,不挑。我得回去睡觉,你知道的,我从不挑灯晚儿。”

  书茶馆里面说书一般是下午两三点开始到五六点结束,这叫白天;然后傍晚六七点开始,到十点左右结束,这叫灯晚儿。也有的茶馆从中午12点到两点还开一场,这叫早儿。

  高杰义倒是也挺佩服自己师父的,按时下班,打死不加班。晚上才是人多的时候呢,这才是听玩艺儿的高峰期。就自己师父这能耐,到了晚上,那还不得加座儿加的满满当当啊。有钱还不挣,真行。

  大掌柜的见劝不了秦致远,也就放弃了,转身回到了柜上。

  秦致远把水烟筒收起来,对着高杰义伸出了手:“拿出来吧。”

  “什么啊?”高杰义装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