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 老秦竟然是这样的人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263 2019.11.15 21:00

  事情到这儿也就差不多解决了。

  评书门虽说是付出了一点代价,可也把呛行这个事儿给平了,还得到了相声门的承诺,绝了后顾之忧,这买卖做的还是很值当的。

  相声门虽说以后不能什么书都说了,可有八段也足够了,八段都说一遍,也能说俩月了。你又不是天天说单口,偶尔来一场足够了。

  而且还有评书门人的传授,这总比他们自己胡说一通来的有用吧?他们是在呛行,但是说出来的书真听不得,观众都听不下去,他们也是落单了没法子,但是现在有出路了。

  两门刚过来的时候还是剑拔弩张的,现在已经渐渐缓和了。现在都在谈怎么教了,让哪些先生去教,让相声门的人哪些过来学习了。

  事实上,再其后的八大棍儿的教学中,很多相声门人彻底迷上了评书艺术的魅力,也让很多评书艺人发现了这些相声艺人身上的巨大潜力。

  再后来,很多相声艺人竟然拜入了评书门下,评书门也摒弃了门户之见,接纳了他们,让他们开始系统地学习评书艺术。

  也有一些评书艺人在跟相声艺人交往接触的时候,逐渐学习相声艺术里面的特点,慢慢容纳在自己的评书里面,开创了评书的新风格。

  相声和评书两门的交往越来越深,以至于到后世,许多演员都是相声评书两门抱的,可见这两门艺术融合之深。

  也足可见,今日八大棍儿这场谈判的影响之深远。

  高杰义今日此举,创造了历史。

  现在都谈的差不多了,众人又重新注意到了一个人,就是孤零零站在这里的李寿海。

  大家都差点忘了,今天这事儿就是从这小子身上起的。

  裕德隆皱起了眉头,问潘会长:“潘会长,您说他呛行这事儿怎么处理?”

  “这个……”潘会长也有些难办。

  刘月鹏大声道:“按照咱们说好的规矩来呗,抓到呛行的,直接清门逐行。”

  李寿海顿时脸色大变。

  相声门的人神色微微一滞,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竟然都没人帮李寿海说话。他们得到了切实的好处,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得罪评书门,毕竟评书门是付出了代价的。

  人家都付出了代价,你还不让人家出出气?再说反正今天被抓就只有这一个人而已,这人这一支儿都已经没人了,跟他们也没干系啊。

  所以没有人愿意帮李寿海出头,哪怕是帮他说一句话。

  裕德隆神色也有迟疑。

  李寿海看到此情此景,心中更是悲凉万分。

  高杰义插嘴道:“这个嘛……这小子呛行是实,但毕竟发生在我们这场谈判前,所以还是照着老规矩来吧,没收他一天赚钱所得。这样,小子诶,你交三块大洋,这事儿就了了,大家别伤了和气。”

  相声门人也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虽然不愿意帮李寿海出头,但李寿海没事是最好了。

  刘月鹏却不依不饶:“不行,怎么可以如此轻饶他?没有规矩,何成方圆?我们什么都不做,还让人觉得我们评书一门好欺负了。”

  高杰义劝道:“刘师哥,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刘月鹏大声喝道:“别人我可以饶,他不行,他不但呛行说书,而且还编排污蔑我师父,我岂能饶他,他把评书一门当什么,当死人吗?”

  相声门人纷纷一愣,李寿海这小子这么混账?

  高杰义顿时一噎。

  小屁孩吕杰诚也无语地看着他师哥。

  “这个……这个……”高杰义还在想招儿。

  李寿海面无表情道:“我没有呛行说书,我也没有污蔑潘会长。”

  刘月鹏勃然大怒,怒斥道:“你都被抓了现行了,还敢说自己没有呛行说书?好个不要脸的人,你们相声门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

  评书门人的脸色也纷纷都变得不好看。

  相声门人一看要遭,好不容易才得来了大好局面,可不能就这么毁了啊。

  裕德隆呵斥道:“李寿海,不许胡说。”

  吕德胜也赶紧劝道:“是啊,你可不能乱说啊,不能坏了我们两门的交情。你先别说话,一切有我们给你做主。”

  李寿海呵呵冷笑两声:“给我做主?把我清门逐行?他们这般说我的时候,你们可曾有人帮我说过半句话?”

  裕德隆大怒道:“混账,自己做错事还不自知?一点认错的态度都没有,兰德山就教出来你这么徒弟吗?”

  李寿海讥笑道:“你们也好意思说我师父,我师父为何会郁郁而终?我又为何只说单口,不找搭档,你们心里没数吗?你们给过我们一个说法吗?相声门……呵……我能信的过你们什么?”

  “你……”裕德隆大怒。

  高杰义错愕地看着李寿海,这小子竟然只说单口,他身上还有别的故事?

  李寿海道:“那件事没有说法,我就永远只说单口。”

  刘月鹏冷声道:“那你是打算一直呛行了?裕先生,这样的人,还不如趁早清门逐行。”

  李寿海看着刘月鹏,一字一句说道:“我说了,我没有呛行,我说的不是评书,而是单口相声。我说的东西,但凡有一个字跟你们评书一样,您现在就可以让人把我清门逐行。”

  刘月鹏听得一怔:“什么单口?”

  李寿海脸上露出落寞之色:“当然是我师父一生的荣耀,也是最大的耻辱,《麻袋胡同九头十三命凶宅奇案》。”

  相声门人纷纷面色复杂。

  裕德隆更是紧皱眉头,面沉似水。

  刘月鹏看向了高杰义。

  高杰义低声道:“真就这段,真是他自己写。”

  “你到底哪一头的?”刘月鹏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又道:“那你污蔑诋毁我师父的事儿又怎么算?”

  “我没有。”李寿海大声回答。

  高杰义急忙跳起来道:“这事儿我知道,我跟你说。”

  高杰义忙跑到刘月鹏身边,贴着他耳朵跟他说了一句话。

  “什么?”刘月鹏闻言大惊,诧异地看看高杰义,又看看秦致远。

  秦致远也露出了好奇之色。

  “小声点,小声点。”高杰义忙央求。

  刘月鹏的脸色也很难看,最后只憋出来这么一句:“我师父德高望重,不跟你这个小辈计较。但是让我发现还有下次,我定不饶你。”

  这茬就这么过了?李寿海都有点不敢相信。

  众人纷纷好奇,高杰义到底说啥了。

  不说他们了,就连潘会长都很好奇,他这个暴脾气的徒弟怎么容易就把这事儿给过了?

  所以事后,潘会长特意问了刘月鹏。

  刘月鹏说道:“小义儿说了,那小子撞见秦师叔跟劈柴胡同的刘寡妇偷情了,这要是把那小子逼急了,秦师叔可就完了。”

  潘会长大吃一惊:“啊?老秦竟然是这样的人?难怪他从不挑灯晚儿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