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我这一生要强啊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639 2019.09.25 21:00

  清晨,天边刚刚亮起没有多久,王一强跟车夫两人就已经到潭柘寺山脚下了。

  他们是雇了一辆马车过去的。

  门头沟这地方有煤矿,所以当年詹天佑主持修建铁路的时候,为了方便把门头沟的煤运到西直门,特意去修了一截铁路。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给詹天佑做保镖的也是会友镖局。

  不过这火车是运煤的,班次很少,不搭乘客。老百姓去门头沟还是很不方便,大多是看看有没有拉车的,坐着驴车或者马车过去。

  民国时期北京城的市政建设很落后,城里都没有电车,就更别说门头沟这种地方了。现在门头沟这边的路都还是老年间留下来的呢,不过明年京兆公署就会拨款20万来修建公路了。

  得益于潭柘寺鼎盛的香火,山脚下各种摊子的生意很好。王一强跟车夫在吃早点,豆浆、油条、油饼之类的都端上来了。

  东西都端上来了,王一强双手合十,神神叨叨道:“感谢吃饭神,让我有饭吃。我这一生要强,独独感谢神仙。”

  车夫暗自翻了个白眼,这都哪儿学的,你还不如去感谢早点摊老板呢,感谢人家给你做吃的。

  感谢完吃饭神之后,王一强看着茶壶又开始感谢起了茶神,还有开水神,感谢茶神能让他喝到好茶,感谢开水神能把茶神给泡了。

  一餐饭,光王一强这个渣男感谢诸天神佛就感谢了十几分钟,早点都凉了,早点摊老板也一直往这边看,饶是他在寺院山脚下摆摊这么些年,见多识广的,也没见过这样的狠角色。

  半晌后,车夫咽了不知道第多少口口水了,要不是拿人钱了,车夫早骂街了。

  感谢完了之后,王一强又把供奉给诸天神佛的那一份留出来,剩下的才是他自己吃的,这小子还挺讲义气。

  王一强一边喝着豆浆冲蛋一边说道:“我王一强一生要强。你就在这里等我,等我去山上敬完香下来,咱们再去妙峰山娘娘庙一趟。”

  车夫讶异道:“老爷,您还去妙峰山呢?”

  王一强点点头:“对,我王一强一生要强。都到门头沟了,不去一趟说不过去,不然我怕妙峰山的娘娘们对我意见。”

  车夫顿时有些无语,他问:“老爷,您去妙峰山跟您一生要强有什么关系。”

  王一强叹一声:“你不懂哇,我王一强一生要强哇,我这一生要强,所以才从来没有输过啊。”

  车夫隐秘地撇撇嘴,然后啃了一口油饼:“得,您智慧,我是不懂。”

  两人继续吃东西,吃完之后,王一强又感谢了一番不知道是洗碗神还是什么神的,然后才上山去。

  等王一强一走,车夫立刻抄起来桌子上剩下的一份供奉给神仙吃的东西,自己几口就给全干下肚了。车夫满足地擦了擦嘴,也双手合十,感谢神仙老爷赏饭吃了。

  潭柘寺在山上,王一强是要自己爬山的,他不是舍不得钱,而是得要足够虔诚。要不是门头沟离着北京城太远,他都有走路来的心思了。

  王一强一步步往山上走着,自己带着一个包袱,包袱里面装的全是供奉之物。王一强一路上了山,到了寺庙里面诚信叩拜之后,留下了香油钱,自然也求了签,问了卦,还留下了他一生要强的口头禅,然后心满意足地下山来了。

  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就快到中午了,王一强走路的动作很快,他得抓紧时间,不然等下都来不及去妙峰山了,王一强一路上连蹦带跑的,非常欢快。

  一直走到半道上了,却突然被眼前这一幕景象给看呆了。

  一个年轻小伙子抱着一个算命先生鬼哭狼嚎。

  这场面稀奇啊,王一强本来就很重玄学,现在见到这场面,更是好奇的很,赶紧过去瞧瞧了。

  小伙子鬼叫道:“大师啊,大师啊,求您给我指条明路啊,小的知错了,知错了呀……”

  算命先生却不为所动,只是微微合着眼,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这小伙子就是昨天被高杰义盘道的那个相声艺人李寿海,至于这个算命先生,那自然是方士劫了。别看方士劫这个老家伙,算命一点都不准,而且堪称九星毒奶,但是他这天生的神棍模样还是挺能唬人的。

  李寿海瞥见王一强过来了,当时就鬼哭狼嚎地更起劲了,抱着方士劫的大腿,一边痛哭一边惨嚎,还用太平歌词的唱腔唱上了:“悔不该……不听先生话,悔不该赢钱不停手,悔不该贪心无得厌,悔不该把家里工厂都输光……我悔不该好好的铁工厂被我全败光……”

  高杰义就躲在一边看,看的他是嘴角直抽抽,这小王八蛋太戏精了吧,现在这年头说相声的就这么不要脸了吗?

  太平歌词在这会儿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唱腔,都是街头老百姓,还有拉洋车干苦力的人自己唱着玩的,通常都是一句话的最后两个字来个转音,显得有点韵律。

  不说高杰义了,方士劫也有点懵,同时还有点心疼自己崭新的大褂,都被这个混蛋给弄脏了。

  方士劫跟李寿海演戏的地方也就在路边,倒是也吸引了旁边不少人看热闹。

  王一强这才大约看明白是个什么事,这个小伙子应该是得到了这个算命先生的帮助,所以他赢钱了,但是这小子却贪得无厌,导致最后把家产都输完了,这小子好像跟自己一样,也是开铁工厂,同行啊。王一强看了看对方的面貌,发现不认识。我王一强一生要强,居然还有不认识的同行?

  方士劫叹了一声,戏还得接着往下演啊,他悠悠叹道:“痴儿啊,你为何不懂收收呢?我已然算出了你酉时有大财运,万事皆宜,你何苦过了酉时还不收手啊,贪心无厌终究害了自己呀。”

  这词儿也是高杰义给他写的,高杰义是说评书的,搞这点花头不算什么,评书评书,重要的就是一个评字嘛,就得明白世间人情。

  王一强这才听明白,原来真是这样啊。他心中暗叹,这人真是不知好歹,就自己这一生要强,还跟漫天神佛关系那么好,都不敢去赌钱,就更别提这小子了。

  李寿海流着眼泪,演技爆发了:“大师救我呀,求大师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一定要出手帮帮我呀,家里的钱财都要被我败完了,现在铁工厂连进货的钱都没了,求大师救我一次啊。”

  方士劫无奈摇摇头,仰头看着天空,叹了一声:“我与你家长辈世代交好,本就存着香火情,可你为何如此不争气啊。唉,念在你家长辈的情面上,我最后再帮你一次,此次之后,你我往后再无瓜葛。”

  “是,多谢大师。”李寿海面露苦涩和悔恨。

  哇,这小王八蛋细节满分。

  方士劫掐着算着,神棍本色爆发。稍顷过后,方士劫抬头望云:“我法力有限,无法救你。赌场宝局子之地,你待得太久了,身上染了邪秽,这等赃物,我去不了,我帮不了你。”

  李寿海顿时大惊:“那……那我该怎么办啊?”

  方士劫道:“也该你命中有次良运,我今日望云观日,在西南方有一大神通者在摆道场,此人之法力比我厉害百倍。你且去寻他,他能助你。但是切记一点,看准宝物,不可犹豫,立刻下手。你今日祸福相依,保不准你的运道要被同行所劫啊。”

  王一强顿时心中一动,运道被同行所劫?自己不就是同行嘛。难道今天自己要撞大运,难怪神仙说我一生要强啊。

  “啊?”李寿海赶忙问道:“那我该如何去寻找这位高人啊?”

  “附耳过来。”方士劫老神在在说了这么一句。

  李寿海赶紧贴耳过去。

  方士劫在他耳旁低语两句。

  李寿海赶紧拱手谢过。

  方士劫点点头:“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