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还有别的门子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46 2019.12.18 22:36

  金单也有些疑惑地看着高杰义,他也问道:“用戏法去赌钱?”

  高杰义点点头,问道:“你们彩门以前没人这么干过?”

  金单皱眉琢磨了一下,然后道:“好像没怎么听说过,因为变戏法是假的,不是真的。”

  高杰义问道:“什么意思?”

  金单说道:“很简单,我们用的所有道具和手法都是为了掩人耳目,都是假的。比如你让我把桌上这个茶壶给变到桌子底下去,很简单,你让我准备一下,我就能变。可不能你给我找道具,让我不能遮不能盖,还要跟我抢,然后让我把它变走,这是不可能的。”

  “戏法是假的,所以它需要的是配合,而不是妨碍。换句话,戏法是在戏台子上表演用的,它不是放在战场里面实战用的。就像我们表演落活儿,身上可以藏火盆子,可这是假的,你不能指着我拿块卧单跑进着火人家去把人家的火给收了呀。”

  张啸轮也道:“对呀,这本来就是俩回事。人家是在戏台子上表演的,你不能给人弄台底下来呀。就像戏台上的武生,一个人打一群,可你把他给弄下来,他得被人活活打死啊。你要真想找个能派上用场的,我觉得老荣比变戏法的靠谱,人家可是干实在活儿的。”

  高杰义却摇头:“老荣不行,这些人偷东西可以,但是他们能拿却不能还,能取却不能变,估计赌不了钱。而且我也不找不到厉害的老荣,而且他们也不会帮我。”

  金单皱眉道:“江湖分为五花八门,每个行当都有其独到之处,如果这么轻易就被人给取代了,那这个行当也早就不复存在了。”

  高杰义看着金单道:“可是你不是行吗?”

  金单心中微微一动,他又想起了那晚上他扮剑仙吓唬汪老鱼的事儿,用的也是戏法,也是假的,但却把假的东西运用到了实战上。

  金单道:“我那个不一样,离着远,赌钱却是要贴近了两个人比拼。不过呢……”

  金单话还没说完呢,张啸轮就着急嚷嚷道:“不是,你们打什么哑谜呢,说话云山雾罩的,倒是跟我说说清楚呀。嘿,你到底行不行呀?”

  金单没说完的话又给咽回肚子里了。

  高杰义没好气道:“你瞎嚷嚷什么呀。”

  张啸轮骂道:“废话,你都把我给坑了,我能不急吗?等下真被人家给收拾惨了,我可被你害惨了。”

  高杰义道:“所以呀,你也得出力啊,最后一个暗器比拼,你就去帮我找个高手来吧。”

  张啸轮急道:“我上哪儿找高手去啊?”

  高杰义道:“你问我啊?你不是镖师么,自个儿找人去呀,你这么些年镖走下来,难不成连个厉害的朋友都不认识?”

  张啸轮道:“那……我上哪儿认识那么多高手去啊,我就一趟子手,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要说高手,那也是我们镖局里的。”

  高杰义道:“那您自个儿想办法请人去吧,别忘了咱们现在可骑虎难下了。”

  张啸轮摸摸脑袋,道:“我是真不明白,你干嘛淌这趟浑水啊,你不是说你能请到雷毕嘛,那你去请他来,有他这一人,那三兄弟肯定就不会为难我们了,咱们也出力了呀。”

  高杰义却说:“我想要的可不仅仅是摆脱这个麻烦。”

  张啸轮不解问道:“那你想要啥?”

  高杰义挥挥手道:“别问那么多了,我自然有安排。您赶紧出去想想办法,就当您帮我一忙了。”

  张啸轮道:“想辙就想辙呗,干嘛非得出去呀?”

  高杰义没好气道:“废话,看不见我们要说私密话了吗?”

  张啸轮一甩手,不高兴道:“我还不乐意听呢。”

  说罢,他直接出去到院子里了。

  等张啸轮出去之后,金单也不解问道:“我也想问你,你又要干嘛呀?”

  高杰义简单地把矿山三兄弟的事儿还有他要帮他们赌斗的事儿跟金单说了一遍。

  金单不解问道:“你为什么要主动掺和进去啊?”

  高杰义解释道:“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帮六哥,只要我帮了他们,房三爷就答应我绝不再为难宋家,也不会再要娶大莲,宋家之危一解,六哥和大莲的事儿就没跑了。”

  金单看着高杰义的眼睛:“还有呢?”

  高杰义也回看金单的眼睛,他认真道:“因为我想保住这三兄弟。”

  金单问:“为什么?”

  高杰义回答道:“因为我想在北京城立足;因为我想我的朋友和家人能安安稳稳地在城里生活;因为我想我们可以安安心心地在茶馆里说书卖艺。”

  “我做这一切都是想要好好地活着罢了,我不求大富大贵,位极人臣。我只求别遇上一个耍无赖的癞头张,就能把我们三口人活活逼死。我想求的,仅此而已。”

  金单沉默了。

  高杰义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语气也有点低沉,但却很坚定:“自从我挨了那一棍子之后,我就明白了。老老实实并不能在这个乱世好好地活着,想要安稳过日子就要有安稳过日子的资本。那三兄弟就是我的资本,他们虽然是混混,却也是忠义之人,跟他们结交,与我很重要。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帮他们赢下来。”

  金单沉沉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我来想办法。”

  “好。”高杰义点头。

  金单稍稍一顿之后,他道:“你还记得你给我的那个吗?”

  高杰义点头。

  金单道:“戏法都是假的,都是戏台子上表演的东西。但你给我的那个却是真正实战用的,用好了可是一把真正的利器。你给我的是丝法门的一卷,你那边有手法门的吗?”

  高杰义一愣:“还有手法门?”

  金单点点头,压低了声音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戏法秘籍,就是按照《鹅幻汇编》的分类来的,有丝法门,自然就会有手法门、彩法门、搬运门、符法门、药法门。”

  高杰义怔了一下,他看向了门外,神情有些茫然。他看着门外的黑暗,却根本看不清这黑暗的深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