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六 拍马屁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12 2019.12.12 23:50

  这矿山三兄弟是兴奋了,说会友镖局是雪中送炭也不为过啊,这些日子他们可算是尝尽人间冷暖世态炎凉了,这回是真的感受一把温暖了,这温暖戳心窝子啊。

  而高杰义却也自得不已,觉得自己搞这么一出,算是把张啸轮给架起来了,张啸轮肯定不好意思说他已经被开革了,毕竟这事儿也不露脸啊。

  而张啸轮则是快崩溃了,这叫个什么事儿,这事儿要是传出去那乐子可就大了,镖局非得找他们两个麻烦不可,这可比冒充自己是会友镖局的人来吓唬小混混的事儿严重多了。

  张啸轮看着旁边在傻乐的高杰义,他是真想仰天长啸啊,这是个什么混蛋啊。可是,张啸轮却最终什么都没多说,事已至此,还能怎么着?他也很心累啊。

  高杰义跟村口站岗的叔侄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这叔侄俩对高杰义也非常恭敬,他们虽然是村民,可也不是普通耕田的,还是懂一点江湖事的,不全是空子,算是半开眼。

  年轻人有些激动地问道:“这位……这位爷,您是来帮我们三位老板的吗?”

  三叔也紧张地看了过去。

  高杰义笑着微微颔首。

  叔侄俩顿时激动了起来。

  年轻人激动道:“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我们终于不用怕矿区联合会了,太好了,我们村子保住了。”

  连老成持重的三叔都很激动和兴奋,眼睛都亮了不少。

  高杰义看着两人,他还有些纳闷呢,自己就来俩人他们就这么兴奋了?嘿,别看张啸轮是个小小的趟子手,但是还挺厉害呀。

  高杰义用赞许的目光看张啸轮,张啸轮扭过头,理都不想理这个大傻子。

  矿山三兄弟来的很快,三个人几乎是小跑着来村口的,远远就瞧见人了,段老二小跑着问小二子:“小二子,是他们吗?”

  小二子也忙答道:“对对对,就是他们。”

  “哈哈哈……”段老二大笑两声。

  腰刀房三也甚是兴奋,这年头也没路灯,他也看不清前面人长什么模样,但是人一开心好听的话就出来了:“瞧这两人的模样姿态,真不愧是会友镖局的,就体现出一股子大家风范啊。”

  图老大道:“嘿,你这马屁还没见着马呢,怎么就先拍了?拍早了,我的兄弟。”

  房三被噎了个够呛,他生气道:“大哥,您不是不说话了吗?”

  “嘿,还真是。”图老大才想起来这茬。

  段老二摇头笑道:“行了,别争了,别让客人等着了。老三,你要是会说话,一会儿多说点。”

  房三答应的很爽快:“他们会有镖局要是真来帮咱,别说拍马屁了,晚上我陪他们睡觉都成。”

  几人都哈哈大笑。

  不远处的高杰义都听见笑声了,他扭过头用眼神示意一下张啸轮。

  张啸轮翻翻白眼。

  “哈哈哈……这是哪位大英雄光临我们三兄弟的寒舍啊。”离着老远,段老二爽朗的笑声就传出来了。

  二哥都说话了,老三也不能闲着啊,刚才牛皮都吹出去了,房三爷连陪睡都肯,就更别说拍两句马屁了。

  房三爷的马屁也随后就跟着出来了:“哈哈哈哈……两位大英雄,器宇轩昂,一看就知道并非凡人啊,莫非是天上的武曲星下凡不成?”

  这话可说的够不要脸的。

  连图老大都听不下去了,嘴角直抽抽。

  段老二也有些吃惊,老三这马屁拍的有水平啊。

  房三爷冲着两位哥哥得意一笑,低声道:“这就是实力呀。”

  段老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房三爷得意不已。

  村口的高杰义也虎躯一震,这马屁,来势汹汹呀,他不敢怠慢:“哈哈哈……客气客气……武曲星可不敢当呀,我看阁下怕才是天神下凡呀。”

  房三爷被反拍一记,顿时有点飘飘然了,艾玛,真上头,房三爷赶紧加快脚步,嘴里也不闲着:“哪里哪里,我要是天神下凡,那您就是玉帝转世啊。”

  图老大都疯了,你还要不要节操了?

  段老二也吓一跳,嚯,越来越厉害了。

  高杰义张嘴就来:“我要是玉帝,那您就是王母娘娘呀。”

  “这什么玩意儿?”一旁张啸轮都听懵了。

  房三爷却是兴奋了,赶紧跑上前去,大笑着问道:“我要是王母娘娘,那您岂不是……是你大爷呀!”

  落在后面的图老大还好奇地问段老二:“哎?你大爷这仨字也是拍马屁?”

  段老二也有些吃不准啊,皱眉琢磨了起来。

  房三却是懵了,因为他终于跑到前面来,终于看见了村口站着的人长什么模样了,我的大爷诶,这不就是那天在宋家遇见的那个年轻人嘛?

  冤家路窄啊,自己正准备收拾他呢,他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可人家的身份,却是他根本惹不起的。

  高杰义露出了一口大白牙,笑嘻嘻道:“房三爷您还没说呢,您要是王母娘娘,您怎么着啊?”

  “我……我……”房三气的有些发抖,当然了,也可能是因为羞耻的。

  图老大和段老二终于也赶上来了。

  两人有些好奇地看了看房三。

  图老大轻声嘀咕道:“嘿,刚才还颠儿颠儿的,敢情是没见着人,现在瞧见正主儿了,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老三这害臊的劲儿,敢情是窝里横啊。”

  要不是打不过自己大哥,房三爷都打算跟图老大拼命了,你大爷呀。

  段老二却是先顾着客人,笑道:“二位客人,远道而来,辛苦了呀,快快里面请,我已经让人备下薄酒,还望千万不要嫌弃呀。”

  高杰义冲着张啸轮挑了挑眉,就说有大餐吧,高杰义笑着拿出手上提着的两包吃的,道:“小小薄礼,不成敬意呀。”

  张啸轮真的很想说,你这个薄礼,是真的很薄啊,这哥仨正好一人俩肉饼。

  但是铁胳膊段二爷却跟如获至宝似的,马上伸出好手接过去:“哎呀呀,哎呀呀,贵客远来,我们怎么还好意思收您的礼物呀,哎呀呀,哎呀呀,愧领了,愧领了呀。”

  图老大嗅了嗅,眉头微微一皱,好香呀。

  “请。”高杰义大笑两声。

  段老二也大声笑道:“请。”

  高杰义扭头对房三道:“三爷,您请。”

  房三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