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打架没输过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39 2019.12.01 15:35

  张啸轮是真的无语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呀?搞的自己杯弓蛇影,跟个惊弓之鸟似的,这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四合院嘛,里面住的也都是些跑江湖的下九流。

  还让自己一惊一乍的,张啸轮这会儿已经完全确定了,这儿根本就没有任何高人,不然早有人出来收拾他了,派一个连走路的都不稳的老头儿来干嘛呢?

  张啸轮大失所望,也根本不想再在这儿待了,就想着赶紧回去算了。

  他也不想跟高杰义他们多计较,本来这事儿就跟高杰义扯不上太多关系,他自己还是个讲道理的人,是他们自己大惊小怪了。

  不过高杰义他们冒充会友镖局的事儿,可不能这么简单就过了,自己跟他们计较,那叫有失身份,回头跟汪老鱼和八指郑勇言语一声,他们自然会处理。

  这档子事儿,也就可以了了。

  想到这儿,张啸轮已经有决断了,他这就准备离开。

  可方士劫却突然出了声:“干嘛呢,快来扶我一下呀。”

  张啸轮扭头看方士劫,却见方士劫扶着老腰,像是腰闪到了。

  张啸轮顿时更无语了,还高人?走路闪着腰的高人?

  张啸轮压根不想理方士劫,抬腿就想往外走。

  方士劫扶着腰,又叫住了他:“别走哇,快来扶老头子一把,尊老爱幼喂。扶我一把,我免费帮你算一卦,哎哟喂。”

  张啸轮翻个白眼,谁想让你算卦了?但是看着方士劫这惨兮兮的样子,他又有点于心不忍,便走过去道:“算了,扶你一把吧。得空啊,出去多待两天再回来吧。”

  张啸轮嘱咐了方士劫一声,若是等郑勇和汪老鱼知道了这边的真相,那估计高杰义师徒就有的受了,这无辜的小老头如果还在院子里面,可能也会受到点波及。

  让无辜的人免受波及,这是张啸轮内心的良善;但是对高杰义他们,他不会有太多的同情,因为这是规矩。

  方士劫抬起手问道:“怎么了,这儿不让住了?”

  张啸轮过去扶着方士劫的手,说道:“没事儿,好意提醒您一句,听不听都随您自个儿。”

  张啸轮往上扶方士劫,这一用力,他却稍稍一怔,因为方士劫的手臂纹丝不动。

  方士劫点点头:“成吧,贵客这是要出去上茅房?我们院里都是些大老爷们,没有女眷,所以不用避讳,在院子里面上茅房就成。”

  张啸轮却没心思回答张啸轮的问题,扶着方士劫的手臂多加了几分力道,可对方却还是纹丝不动,再加力,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再加力……

  方士劫看看张啸轮,问道:“贵客,您倒是扶我起来呀。”

  张啸轮头上的汗都出来了,他都使这么大力气了,三百斤的石头都能抡起来了,可是却抬不起一只细细的胳膊,高人,这绝对是高人!

  张啸轮心中震惊,这小院里果然藏着高人。

  方士劫被扶着那只手臂翻转一下,顺势用手扣住了张啸轮的手臂。

  张啸轮顿时一惊,常年习武的他,有一种武者的警觉,几乎不用经过大脑,身体就可以提前做出反应,方士劫刚扣住他手臂的时候,他就开始挣脱了,武者岂能被人擒拿住?

  可是当他准备做出反应挣脱之时,却发现自己手臂已经完全动弹不得了。还不等他多做反应,一股子巨力就从手臂上袭来。

  “呃……”张啸轮喉咙发出一声轻颤,他就觉得自己的手臂仿佛被猛虎的牙齿咬上了一般,连自己的骨头都在颤抖。

  张啸轮惊骇不已,抬头惊恐地看着方士劫。

  方士劫却还是恍若不觉,甚至还面带微笑,对于他来说,手上的力道仿佛根本不值一提,就像是普普通通抓着东西而已。

  “这绝对是高人……”张啸轮心肝儿颤了几下。

  方士劫笑眯眯道:“老头儿我刚刚说了要给贵客算上一卦,贵客还想听听吗?”

  张啸轮闻言一怔,他也搞不清方士劫的路数,再说他现在忍受手臂上的痛楚已经用了全力,根本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忍不住叫出来,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方士劫微笑道:“我看贵客面相福瑞,而且额头见汗,见水为吉,想来贵客定会身体康健,且有幸运之事。”

  说罢,方士劫松开了张啸轮的手臂。

  张啸轮顿时大松一口气,刚才差点没给他疼死,他看着笑眯眯的方士劫,刚准备道谢,抱拳是抱不成了,手都疼的没知觉了,可他的嘴巴才刚张开,连一个字儿都没出来呢,却突然感觉眼前画面急剧变幻。

  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就感觉到后背有一股子剧痛袭来,疼的他眼前一黑,嘴角都溢出来一丝鲜血,隐隐受了内伤。

  “好疼。”这是张啸轮的第一反应,巨大的疼痛让他反而喊不出疼来,他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个微笑着的算命先生,心中惊骇莫名。

  张啸轮再一细看,发现这位算命先生一掌按在了他的胸腹之上,再看周边,自己竟然是撞在了墙壁之上,难怪这么疼痛。

  待看清之后,张啸轮心中更是大骇,刚刚站立之地离墙壁足有一丈多远,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他是怎么把自己按在墙上?自己竟然连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连发生都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就更别说出手防御了。

  这是何等的武功啊?

  这是何等的人物啊?

  张啸轮知道对方还是留了手的,不然就不会把自己按在强上了,如果对方直接打过来的话……那自己岂不是瞬间得死这儿。

  这是什么人啊!

  就这等武功,他们会友镖局的总镖头怕是也比不过他吧,难不成眼前这人就是那位恐怖的小爷?

  方士劫瞧了瞧张啸轮,突然笑着道:“哎哟喂,我刚还说了你身体康健,有幸运之事呢,怎么又没算准呀。”

  “唉。”方士劫摇头叹息两声,无奈说道:“贵客别介意,我呀,虽说出身金点行世家,但是学艺不精呐。这辈子,算命从来没准过,但是打架……从来没输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