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贴身保镖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12 2019.12.02 20:51

  张啸轮都要疯了,这一晚上可真是够跌宕起伏的,他也总算是见到他想见到的高人了,只是没想到这个高人太高了,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原本以为这个小孩身边的保护者,顶多是个类似于他们镖局镖头那样的就已经了不得了,谁知道居然冒出来个绝世强者,不说反抗了,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这太恐怖了,张啸轮不禁苦笑起来,可笑刚才自己还以为这是个走路都不稳的老头子,自己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同时张啸轮的内心也是震撼不已,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连在小孩子身边的保镖就厉害到了这种地步,那正主儿得多强啊,还是说这位老者就是小爷本人?

  其实张啸轮是不清楚小爷的来历,前几天孙立亭在说小爷的来头的时候,张啸轮已经离开了,没有听见。

  会友镖局六大总镖头联手都打不过这位可怕的小爷,来刺杀李中堂的绿林高人被他一个人杀了大半,你就得知道他的实力有多恐怖了。

  可惜,张啸轮不知道啊,他只知道这位小爷好像挺厉害,但到底厉害到了什么地步,他根本没概念啊。

  张啸轮要是知道的话,估计就不会这么冒失了。还非来人家家里过夜,半夜还跟做贼似的瞎胡闹,这不纯粹找刺激嘛。

  现在刺激大了。

  张啸轮都想哭了。

  张啸轮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声音都有些打颤了:“前……前辈……”

  方士劫很客气:“别,我就一糟老头子,当不起。”

  张啸轮靠在墙上,艰难道:“还请前辈……手下留情。”

  “呵……”方士劫轻笑一声,收起了按在张啸轮胸腹上的手。

  张啸轮发出一声痛呼,竟软软瘫坐在了地上,他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连连呼吸好几口,最后苦笑道:“还请前辈见谅,不能见礼了。”

  方士劫轻哼两声:“我说你们会友镖局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跑到我们这儿来撒野?”

  张啸轮忙解释:“不敢……不敢,是听说贵府有人打着我们会友镖局的旗号,想来应该是旧相识,我们当家的着我上门看看,看看有没有需要我们帮手的。”

  方士劫脸上掀起了一抹冷笑。

  张啸轮靠墙坐着,慢慢说道:“但是……但是我们也不曾听过贵府是我们绿林道上人,想来是隐居的高人,我便小心试探,有唐突之处,前辈千万见谅。”

  张啸轮低下了头。

  方士劫又问:“那你都打听出什么来了?”

  张啸轮摇摇头:“什么都没,我还是第一天认识贵府少爷。只是敢问前辈一声,前辈可是跟我会友镖局有旧?”

  方士劫道:“算是吧。”

  张啸轮眼中顿时一亮,他感觉自己伤势都瞬间好不少了,忙又追问:“前辈可认识小爷?”

  方士劫并不回答张啸轮的问题,反而问他道:“你觉得小义儿如何?”

  张啸轮一怔,然后想了想,回答道:“贵府少爷自然是人中龙凤了。”

  “呵呵……”方士劫淡笑两声,似乎也不在意张啸轮的回答,便道:“今晚之事,不可让外人知道,否则,你必死……”

  方士劫盯上了张啸轮的眼睛。

  张啸轮顿时感觉自己被一头凶兽给盯上了,有一股强大的压力扑在了他身上,让他都无法呼吸了。

  张啸轮心中大骇。

  方士劫脸上又出现了一抹笑容,便转过头不再看张啸轮。

  张啸轮这才松弛下来,不由大口喘起气来,他心中惊骇不已,高人真不愧是高人,一个眼神就差点把他给弄死了。

  方士劫道:“先回去养伤吧,明天记得回来,算是我向会友镖局讨个人吧。”

  张啸轮一怔,讨个人,把自己给要过来了?干嘛,还要打我?

  张啸轮吓一跳,忙问道:“前辈……要……要我效劳什么?”

  方士劫没好气道:“还能什么?难道让你卖屁股啊?”

  张啸轮大为窘迫,换做别人,他早骂街了,现在面对这样的高人,他可不敢露出半点不满,只能是受着了。

  方士劫道:“以后呀,你就跟着小义儿吧。行了,回去吧。”

  张啸轮明显一愣,但是对方也没有给他商量的余地,他顿了一顿,便艰难地站起来,说道:“还请前辈留个名号,我好回去报备一声。”

  “嗯。”方士劫轻轻应了一声,说道:“碧波千里浪,荡剑上青云。问问你们当家的,还记不记得明月山碧海湖前的故人了。”

  张啸轮微微颔首,记下了这句话,便低头道:“是,前辈,我记下了,告辞。”

  说罢,张啸轮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

  方士劫摇头微微一笑,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秦致远也在他房间里,这老头儿裹着大棉袄,正剥花生吃呢。

  见方士劫进来了,秦致远剥着花生,问道:“弄好了吗?”

  方士劫把房门关上,笑道:“好了,小事一桩。”

  “嗯。”秦致远点点头。

  方士劫走过来,在秦致远对面坐下,他道:“你可算有点良心咯,还给小义儿找了个保镖。”

  秦致远把手上的花生送进嘴里:“他现在玩的越来越大,没个贴身保护的可不行。”

  方士劫点点头:“行吧,哎,对了,你让我说的那个是什么呀,明月山碧海湖在哪儿?你报的是谁家的名号哇?”

  秦致远把手上的花生一扔:“我他么上哪儿知道去?”

  方士劫都听傻了:“啊,你不知道你瞎报什么?你让那小子回去怎么说?”

  秦致远斜看方士劫一眼,没好气道:“要你管那么些呢?”

  “走了。”秦致远站起来,扔掉方士劫的棉袄,转身就出去了,他要回北房睡觉去了。

  “喂,喂。”方士劫压根叫不住他。

  方士劫也有些哭笑不得,这叫个什么事儿呀?

  秦致远回到北房,轻轻推开高杰义的房间,看了看熟睡中的高杰义和吕杰诚,他脸上露出了些许复杂之色,轻声说道:“又是一个轮回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