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骂晕了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76 2019.10.15 16:48

  宋老大真哭了,他自从长大成人之后,已经好久没哭了,可他今儿都想哭好几回了,他怎么这么命苦啊,他怎么这么冤的慌啊。

  宋老大真想一头撞死在地上,前面他就莫名其妙被冤枉,害的他得罪了房三爷这样的人物,现在又被这个臭小子一顿数落,这他也忍了,他以为这小子大有来头,以为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能帮他平事儿。

  结果一看,这小王八蛋就是个愣头青嘛,他压根不认识人家房三爷,那当然谈不上什么害怕了,害的自己还把他当成了什么大人物。

  完了,完了,这回全完了。

  宋老大眼前一黑,直接朝后摔倒过去。

  宋家大娘慌忙去接他。

  宋家好一阵鸡飞狗跳。

  高杰义也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还有点不死心地问方士劫:“方叔,那房三爷跟汪老鱼比起来怎么样?”

  方士劫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高杰义挠了挠头,又看向了他师父秦致远。

  秦致远也不理他,秦致远到现在压根没说过几句话,今儿这事儿都是高杰义挑起来的,他索性就做一个旁观者,看看他这徒弟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高杰义头大了,他低头看了看一脸希冀地望着他的佟小六和大莲,他硬着头皮道:“六哥,要不你带着大莲私奔吧,咱还有好几百大洋,换个地儿也能安居乐业。”

  佟小六听得一愣,心中也有意动。

  他们作艺的本就是走南闯北跑江湖,北京待不了了,换个地儿就是了,去哪儿不是卖艺,去哪儿不能赚钱啊。

  佟小六看向了大莲。

  大莲咬了咬唇,神色犹豫。

  还没等大莲说话,原本快要晕过去的宋老大突然大叫了起来:“不行,不行,你不能去。”

  宋老大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子力量,本来都直接摔到了,现在这股力量愣是让他硬挺了起来。

  宋老大又蹭的一下子站起来了,他瞪着佟小六和大莲,大声道:“不行,你们绝不能私奔。大莲,你必须要嫁给房三爷,你跟我走,我带你去跟房三爷把事情说清楚。”

  宋老大上来就要抓大莲的手。

  “啊。”大莲惊叫一声:“我不去,我不去,爹,娘。”

  宋老三也站了起来,劝道:“大哥,您这又是干嘛呢?”

  “你住嘴。”宋老大怒斥一声。

  宋老三被训的没脾气。

  宋老大还要抓大莲的手。

  宋老三的媳妇要上前拦宋老大,可是她却被宋大娘给拦住了。

  宋老三的媳妇大声叫着,顿时家里乱的不可开交。

  高杰义直接拦在大莲前面,一把推开了宋老大,大声喝道:“你想干什么?”

  宋老大也急了,吼道:“你又想干嘛?这是我们宋家的事儿,轮不到你管?”

  高杰义争锋相对道:“大莲现在是我们家的人,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宋老大勃然大怒,吼道:“混账,谁说大莲是你们家人了?混账,谁说的?”

  高杰义道:“就你自己刚刚说的。”

  “我……”宋老大都给气糊涂了。

  高杰义骂道:“一把年纪了,真不干人事,拿自家姑娘去换活路和荣华,让自己姑娘嫁给流氓,真有出息啊,你们,卖女求荣啊!”

  宋老三夫妇都被说的羞愧不已。

  大莲也泪眼婆娑地看着她父母,心中一片凄凉,都这种时候了,她父母都不肯为她说句话,反倒是这个外人一直在帮衬着她,大莲伤心欲绝。

  宋老大颤抖着手指指着高杰义:“我……我不要你管,你滚,你们现在就给我滚蛋。”

  高杰义冷笑一声:“还让我们滚蛋?我们滚了,好让你把大莲献给流氓,换取你的荣华富贵?”

  “我……”宋老大气的胸膛剧烈起伏,脸上青一阵紫一阵。

  高杰义轻蔑道:“姓宋的,不是我瞧不起你,我告诉你,你有种就给我试试看,我能坑你一次,就能坑你第二次,你尽管把人往房三爷那儿送,我保准你有去无回。”

  “你……”宋老大眼前一黑,彻底给气晕过去了。

  宋家一片慌乱。

  高杰义皱眉嘀咕道:“我是诸葛亮吗?我竟然也有能把人给骂晕的能力?”

  ……

  天桥。

  金老毛刚刚拉完一个客人,他擦了擦汗水,把洋车停在边上,去了路边上的一个茶棚子里面要了一壶高沫儿。究竟是上了年纪了,稍微跑几趟就有点累的受不了了,他得喝点茶水歇息一下。

  换在往常,他可不舍得来茶馆喝茶,虽说这一壶高沫儿,只要三个铜子儿,可这也是钱啊,他哪儿舍得这样花钱啊。平日里,就算是渴的再厉害,他也是趴在水沟旁边,喝两口脏水,穷人贱命,还能怎么着啊?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儿子去大户人家当车夫了,每个月有十几个大洋哩。他媳妇的病,也被大善人带去洋人的医院给瞧好了,再过些日子,他媳妇也能干活了,也能去给大户人家做老妈子了,他们三河人勤劳踏实老实,很多大户人家想找三河人做老妈子的。

  这日子呀,也就有盼头了。哦,他们家已经搬出那个吃人的穿堂院了,在天桥旁边的一个大杂院里面租了一个小小的房子下来,也算是有点人模样了,穿堂院真不是人待得地方。

  眼瞧着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了,金老毛心里也是越来越美了,等自家老婆子给人家当老妈子了,那自己再去哪儿呢?自己要是也能去给大户人家当车夫去,那该多好。这样自己就也能住在人家家里了,还不用租房子,能省不少钱哩。

  金老毛心里美滋滋地臆想着。

  金老毛正臆想地高兴着呢,却忽然在旁边人的聊天中听到了几个他熟悉的字眼,金老毛立刻回过神来,扭头看了过去。

  茶棚子另外一边也坐着一桌子人,金老毛还真认识,就是天桥菜市的菜牙子汪老鱼一群人。

  “鱼爷,勇爷着人传来信儿,他今儿要在东兴楼宴请会友镖局的人,问咱要不要去楼下候着,等勇爷跟那人谈上了,再让我们过去问个明白。”

  汪老鱼点点头,摩挲着茶杯子,他道:“好,那今儿这菜市就早点收了吧。你马上去帮我备上几份厚礼,咱们可不能不懂事。”

  “哎。”马三儿应了一声。

  汪老鱼眯着眼睛,语气森然道:“我倒是要看看这高杰义到底是神是鬼?要是神,那我认栽,从今以后,他就是我祖宗;要是鬼,那可就别怪我了。”

  “高杰义?”金老毛顿时心中一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