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故人是谁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21 2019.12.03 20:40

  高杰义起床就已经是大天亮了,等他把眼睛睁开的时候,太阳都起来了。小屁孩吕杰诚已经把马桶刷了,炉子也坐上了水,正眼巴巴坐在床边上等他醒来呢。

  “哎呀,疼。”高杰义用手按着脖子:“落枕了吗?”

  “师哥,早呀。”吕杰诚在床边大声问好。

  高杰义撑起了自己的身子,有点迷迷瞪瞪地说道:“现在都什么时辰了,我怎么睡得这么沉啊。”

  吕杰诚道:“现在太阳都起来老高了,我叫你半天,你都不肯醒。你现在怎么跟师父一样了,这么能睡。”

  “是啊,今天怎么这么能睡啊。”高杰义迷迷糊糊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突然浑身一惊,脑子瞬间清醒了,他惊问道:“张啸轮呢?”

  吕杰诚反问道:“谁?”

  高杰义忙左右看了一眼,问道:“就是昨晚跟我回来的那人。”

  吕杰诚回答道:“那人啊,我早上醒来就没瞧见他了,估计早走了。”

  “走了?”高杰义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为什么一声不吭走了,难道他查探出什么东西了嘛?

  还是说正因为他什么都没查探出来,所以他才走的?高杰义心思急转,他也没想到张啸轮会突然来这么一出,所以稍稍打乱了他的部署。

  “哎呀,昨晚怎么睡着了。”高杰义敲了敲脑袋,他对昨晚的事儿已经记不太清了,还以为自己睡着了。

  “师哥,我们出去吃早点呗。”吕杰诚这小屁孩每天就这么点事儿。

  可是高杰义现在却完全没心思理吕杰诚,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慢慢的他也理出来不少头绪。

  他们院子里面住着的都是最普通的江湖艺人,根本没有半点能耐,张啸轮想要探访什么,根本就查探不出来什么东西的,或许他就是因这样才走的吧?

  他现在应该已经认为自己这小院子里没有秘密了,如果他还认为自己背后有小爷的话,那他肯定是不会走的。

  高杰义微微眯起了眼睛,事情虽然有些不利,但是他心里也没有慌乱。只要对方不是立马动手弄他,他就不怕。至少汪老鱼那边已经彻底信服他了,这事儿就还有回旋的余地,想来搞定张啸轮应该不难。

  高杰义也有些遗憾,遗憾自己身上没有硬实力,如果身边出来个,不说是高手吧,稍微有点武功的人,他都能省下许多麻烦。

  “唉。”高杰义又轻轻叹了一声,恐怕一会儿还得让金单再出手一次。这种坑蒙拐骗的法子,让他真有种在刀尖上跳舞的感觉,但是没有办法,他根本停不下来。

  有一位哲人说过,你撒了一个谎,就需要用更多的谎言去弥补这个谎言。而要弥补这更多的谎言,就只能用更多新的谎言,如此循环往复,一辈子都无尽头。

  或许高杰义当初在遇见碰瓷儿的癞头张的时候,就不该撒谎。如果没有那一出,或许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事儿了。

  或许自己跟以前一样老实木讷,挨了欺负就忍了,也不会有后面这么多事儿。可是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老实孩子了,都怪这颗不安分的心啊。

  高杰义心绪繁杂。

  “师哥。”吕杰诚用力摇了摇高杰义的手臂。

  高杰义才回过神来。

  吕杰诚又道:“吃早点嘛?”

  高杰义看着吕杰诚,微微一笑,摸出点钱来,扔给吕杰诚,说道:“去买点回来。”

  “好嘞。”吕杰诚开心地跳起来,赶忙跑出去了。

  高杰义笑了笑,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门口伸了个懒腰,阳光洒在脸上的感觉很舒服。

  高杰义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

  不安分就不安分吧,老老实实窝囊地活着,这不是自己所期望的。自己之前那么老实木讷,不还是挨了闷棍吗?在这个不讲理的世道,做一个讲理的人是很难的。

  东房的门开了,佟小六走了出来。佟小六在家里养了几天伤,之前那副惨样子是见不到了,但是脸上的淤伤还是在的,只是精神已经好了许多。

  佟小六推开房门,见高杰义站在小院里,他便勉强笑着打招呼道:“小义儿,早啊。”

  高杰义睁开眼睛,看着佟小六,他道:“哟,六哥,今儿气色不错啊。”

  佟小六点点头:“还成。”

  高杰义问道:“六哥,这是要出去呀?”

  佟小六点点头,小声道:“我想……我想去看看大莲……这都好几天了。”

  “你敢?”东房内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出来。

  佟小六顿时面露苦色,他第二天就想去了,就是被他师父一直拦着呢。

  那二爷从房里出来,怒道:“你要是再敢去找那个丫头,你以后就没我这个师父。我就当我当年捡了一条白眼狼回来。”

  佟小六为难道:“师父,您别这样呀。”

  那二爷瞪着眼睛骂道:“我别哪样?我现在说话,你是不是都不听了?”

  “不是啊。”佟小六急的抓耳挠腮,可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那二爷喝骂道:“反正我不管,我不许你再去找个丫头,你今儿要是踏出这个门,你以后就别叫我师父。”

  骂完之后,那二爷就进门了,留下佟小六站在门口尴尬不已。

  佟小六看着高杰义,一脸为难,甚至委屈的有点想哭。

  高杰义在一旁出着馊主意道:“六哥,那二爷不是说让你别出这个门嘛,您把门拆了扛着走,不就算没出这个门了吗?”

  佟小六闻言一怔,这样也行?

  那二爷的声音从房内传出来:“小义儿,你给我滚蛋。”

  ……

  会友镖局。

  四大亭又齐聚一堂。

  张啸轮这个小辈今天待遇倒是蛮不错的,居然还有地方坐,还能坐在椅子上。而他身边站着的就是他的师父,金刚铁拳孙宝义。

  四大亭抽了满地旱烟头,房间里面烟尘滚滚,这四个老头儿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大大的疙瘩。

  他们有个问题,完全搞不懂。

  那就是明月山在哪儿,碧海湖又是哪儿?

  明月山碧海湖的故人……是谁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