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高杰义所图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63 2019.10.26 19:28

  不一会儿雷毕也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了,他的腿也治好了,腿上已经被固定住了,短期内是别想乱动了。

  刚才高杰义在里面看的真切,这孙大夫真是艺高人胆大啊,把人家的大腿当成面团子来揉。人家的腿骨都断成好几截了,孙大夫倒好,直接抱着人家的腿跟拧麻花一样一顿乱折。

  高杰义看的头皮都炸了,这样人也能治?

  就算是后世的那些著名的骨科医院,面对这样的伤势,怕是也不敢乱动吧。顶多做个手术,取出碎骨,然后把钢钉钉进去,等待慢慢养伤,而且怕是一辈子都要瘸着腿走路了。

  “孙大夫,您受累了。”郑生秀没问雷毕的伤势,反而先跟孙无药道谢。

  孙无药擦了擦手:“客气,我倒是不累,不过你这干儿子倒的确是个光棍,面对这等非人的疼痛愣是一声都不吭,着实不错。”

  不说雷毕这个被治伤的,就连高杰义这个旁观的都被吓得浑身发麻,这个正主儿得承受多大的痛苦啊,虽说他天生痛觉迟钝,但是能熬到这般程度,也的确不是寻常人了。

  孙无药接着道:“也幸好他扛得住没乱动,所以腿骨接的很好。养上两个月,就能下地走了,这段时间别乱动,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后遗症。”

  “好嘞,好嘞,您多费心。”郑生秀忙道谢。

  雷毕却是无力说话,虽说他刚才足够光棍,没给天津混混丢脸,但是他毕竟承受的是非人的痛苦啊,孙无药那个老家伙看雷毕这么能扛,他可半点手都没留。现在的雷毕,整张脸面如金纸,双眼也没了神气,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给吹倒,就这样他还坚挺着自己拄拐呢。

  孙无药对孙半夏道:“闺女,去把药端来。”

  孙半夏应声去后院端药来,送到了雷毕面前。

  孙无药道:“把药喝了,调养身体的。”

  雷毕看向了老混混郑生秀,待郑生秀对他点点头,他才把碗接到手里,端起来,一口就给喝完了。

  喝完之后,雷毕一张脸顿时全皱了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孙无药嘀咕一声:“我还以为味觉也迟钝呢,敢情就痛觉迟钝啊。”

  高杰义小心地看了一眼孙无药一眼,心里在想,这老家伙不会是为了测试雷毕的味觉,而故意加了很苦的药材吧?

  老混混郑生秀也有些紧张地看着雷毕。

  孙无药嗤笑一声:“放心吧,吃不死人的,我孙无药还不至于砸了自己的招牌。”

  高杰义这才知道孙大夫的名字原来叫孙无药,果然是奇人有怪名。

  郑生秀讪笑两声,倒是也不觉得尴尬,耍光棍的脸皮都很厚。

  雷毕喝了这碗药之后,效果也非常明显,他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原本如金纸一般的面色也多了几分红润,整个人也有些精气神了,像是一下子恢复了不少。

  郑生秀看的是又惊又喜。

  高杰义看的也甚是讶异,这老家伙好厉害的医术啊。

  孙半夏拿了两副药出来。

  孙无药道:“这些药拿去熬了,然后擦在身上,促进活血的。另外,每隔三天,带他来我这里吃药。”

  “哎,好,多谢多谢。”郑生秀连声道谢,然后双手从孙半夏手里接过了药材。

  孙无药摆了摆手:“没事就走吧,别来烦我。”

  说罢之后,孙无药又躺在了摇椅上,不再看几人。

  “请吧。”孙半夏伸了伸手。

  “告辞。”郑生秀拱了拱手。

  其他几人也都一一告别。

  临走前,孙半夏还对吕杰诚道:“小家伙,有空常来玩哦。”

  吕杰诚一愣,然后看向了高杰义。

  高杰义赶紧对他使了个眼色。

  吕杰诚忙笑眯眯卖萌道:“好的,谢谢姐姐,我肯定来哦。姐姐,我觉得你在害……”

  高杰义赶紧上去捂住了吕杰诚的嘴巴,小屁孩又要胡说八道了。

  孙半夏也笑。

  高杰义忙道:“小家伙不懂事,谢谢您邀请,下次我带着他上门拜访哈。回见了您嘞。”

  高杰义赶紧带着小家伙走了。

  几人出了门了,孙无药才笑着道:“这臭小子还真是够不要脸了,谁请他来了?”

  孙半夏翻翻白眼:“那您还让我说这话!”

  孙无药只是摸着扎成小辫子的胡子,微微一笑。

  ……

  出了孙府。

  郑生秀爷俩也不走了,反而都看向了高杰义。

  高杰义疑惑问道:“哟,爷们儿,我脸上是长花了,是怎么着啊,都盯着我看呢?”

  郑生秀却是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就问道:“小爷,撂个实底吧。您刚可不仅仅是见义勇为吧,您是另有所图吧,就是不知道我们爷俩有什么是您看重的?”

  雷毕现在也多了几分精神气了,他盯着两人道:“你要是不说个子丑寅卯来,我今儿这条腿可也不能白断了。”

  高杰义笑了:“哟,怎么茬啊,还在我面前耍光棍了?”

  “那您可以试试啊?”郑生秀双手搭在了一起,他的双袖里面藏着两把斧子。独腿双斧郑生秀的名号可不是白捡的。

  吕杰诚有点害怕。

  高杰义却是笃定了他们不敢动手。

  混混之所以敢耍光棍,就是笃定了对方不敢下杀手,遇上那种真疯子,他们难道真不要命了?

  人命官司从来都是一个很大的官司,不说他们了,就连天桥四霸天也不敢光天化日明目张胆杀人啊。

  高杰义笃定了他们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他们毕竟是外来人,在本地没有跟脚和势力,今天跳宝案子又没成功,没人帮他们出头。人家本地的混混那么横,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势力。

  难不成他们打算打断自己的腿,然后自己吃官司坐牢去?他们还打不打算立棍儿了?把自己这个普通人给打了,这可不露脸。

  而且他们又不知道自己的背景和来历,所有高杰义有足够自信,相信他们绝对不敢乱来,所以他这才是他敢跟着他们过来的原因。

  高杰义笑了两声:“消消气,我说了我是来帮你们的。”

  老混混冷哼一声:“帮我们?我怎么没瞧出来啊?”

  高杰义道:“世上的路千千万万,不就是想立棍儿嘛,我有更好的法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