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剑仙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208 2019.11.01 20:49

  这场晚宴算是吃的没着没落了,汪老鱼更是吃出了个心惊肉跳。

  现在汪老鱼是真的后悔了,他就不该打听这事儿,他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人家都让他不许打听了,自己还非不听,这不找死嘛。

  原先汪老鱼只是觉得这事儿有些奇怪,所以想托郑勇打听打听,他也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如果真是他惹不起的人物,他以后也好避着点,自己也有个应对的办法。

  如果真是高杰义那几个戏子欺骗了他,那他就不客气了。他为什么一直怀疑呢,除了年纪有些对不上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物,怎么会让自己的小儿子去做一个戏子呢?

  这可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不能打听就能打消汪老鱼的疑虑的。

  汪老鱼家族世代都在天桥做菜牙子,见的戏子艺人太多了,戏子的社会地位本来就很低,在汪老鱼眼里,这些人就更是卑贱了,这些年他欺负的戏子还少了?

  不说别的,就说佟小六不小心撞了他的那一次,不过是一次不小心罢了,更别说还没把他撞到呢,他就把佟小六打成那副鬼样子,他得多嚣张啊!

  所以他就很纳闷,心里一直有疑虑,所以才托人打听的。

  好嘛,现在打听出事儿来了,他以为对方顶破天是会友镖局里的镖师,现在好了,对方竟然是连会友镖局都惹不起的人物,这下子他可傻眼了。

  同时,他也有些恼怒。

  不是千叮咛万嘱咐了,千万要小心打听,怎么还把自己给露了呢。好了,现在对方已经回镖局去报信了,这要是被那个高人知道了,那自己可全完了。

  汪老鱼都想拿头撞墙了。

  现在只能祈祷当天那人可别是那位传说中的小爷,不然自己可死定了。

  汪老鱼出东兴楼的时候,脚步别提有多沉重了,简直是如丧考妣。跟在他后面的马三儿也垂头丧气的,马三儿在佟小六面前自然是威风八面,但是对上会友镖局他可就蔫了,就更别提那位神秘的小爷了。

  “走吧。”汪老鱼脸色难看极了,对着马三儿说了这么一句。

  两人坐上了洋车,汪老鱼嘱咐车夫快点跑,这黑漆漆的夜,给不了他太多安全感。

  洋车快速滚动起来,可还没跑出去太远,只听得一道声音在他耳旁响起:“汪老鱼,给我停下。”

  这一声仿佛是有人贴着汪老鱼耳朵旁喊的,汪老鱼本就魂不守舍,被这一声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恍若神灵炸响。

  就连马三儿也吓了一跳。

  “快停下。”汪老鱼忙招呼洋车停下。

  车夫赶紧停车,汪老鱼被仰了一个趔趄,汪老鱼连身形都顾不得稳住,就赶紧看了过去,正是那高杰义。

  汪老鱼顿时大惊失色!

  刚才高杰义这一声可把汪老鱼给吓坏了,他这一声有来历。这是说书艺人的基本功,这年头说书,底下坐着好几百人,你没有音响喇叭,全得靠肉嗓子。

  你声音小了,前面人听得见,坐后面的人可就听不清楚了,所以这叫响堂不够。可是你声音大了,后面是听得见了,但是前面的人却是觉得吵了。

  所以一个优秀的说书艺人除了要练响堂,还得练打远儿,这叫做练声儿。真正把这门基本功练到家的,甭管观众坐的是远是近,是正是偏,你都得把每一个字儿送进观众耳朵里,就跟在人家耳朵旁说话一样,就这么清楚,就这么瓷实。

  不仅说书艺人要求如此,说相声的也同样如此,其他使口的艺人的基本功同样有这个。只不过这门基本功到后世,就没人练了,为什么呢,因为有音响了,大家就懒了。

  高杰义虽说还没出师说书呢,但是一身的基本功还是砸的很瓷实的,他刚一声就把汪老鱼给镇住了,也正巧汪老鱼这会儿正害怕着呢,不然也没这么好的效果。

  汪老鱼看高杰义是看的眼前一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人家真寻上门来了,这么快的吗?自己刚打听人家来历,人家就知道了?

  汪老鱼下了车,腿肚子都有些发软,还得是马三儿扶着他。

  这就是汪老鱼这种没用混混的能耐,就知道欺软怕硬,哪里有半点骨气,混混行的人都瞧不起他,他跟雷毕这种光棍是没法子比的。

  高杰义还没说话呢,却见着汪老鱼突然这样了,他也是一愣,难道事情有变?高杰义的脑子多快啊,一下子就察觉不对来了。

  高杰义双手往身后一背,面沉似水,冷冰冰看着面前两人,神色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汪老鱼和马三儿心里更是跟打了鼓似的,没点依仗的人敢这样对他们?

  两人磨磨蹭蹭地往前走。

  “哼。”高杰义一声冷哼,如金刚霹雳一般。

  汪老鱼腿肚子更是一软。

  高杰义心里也纳闷啊,他们在东兴楼里到底听见了什么,这会儿不是应该知道他们是假冒的吗?怎么比之前更怕他了?

  汪老鱼终于是走到了高杰义面前,他挤出了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拱手道:“高……高爷……”

  高杰义没理会他,只是淡淡说道:“老爷要见你。”

  “啊?”汪老鱼面色一苦。

  “走吧。”高杰义往前走去。

  汪老鱼看看马三儿,马三儿看看汪老鱼,两人愣是没敢跑,只能垂头丧气地跟着高杰义过去。

  现在已经夜深了,胡同里都没人了。

  几人没走几步,就瞧见胡同里站着一人。

  银辉洒落满地,那人站立胡同中间,当真有一股天地中仅有一人的孤傲气势。还别说,金单身上还真有这骨子气质,他本来就孤傲冷僻,现在加上环境的衬托,就更有这种味道了。

  金单头上戴着一个斗笠,斗笠下面挂着黑纱,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他手上拿着一把古朴无华的折扇。

  这一看就知道是高人啊,几乎跟人印象中的侠客造型一模一样。

  “老……老爷……”汪老鱼汗都下来了。

  “你去打听我的来历了?”金单冷声说道。

  汪老鱼都快窒息了。

  “找死。”金单低声一喝,手上的折扇往前一戳,一道银芒从他袖口飞出。金单轻摇折扇,银芒便绕着他旋转。旋转两圈之后,金单折扇一指,银芒撞向了旁边墙壁。

  轰隆一声,墙壁瞬时倒塌。

  汪老鱼这才看清楚那道银芒是什么,竟然是一把小小的短剑。

  这……这是飞剑啊!

  这人竟然是传说中的剑仙?

  汪老鱼吓得一屁股摔在地上,亡魂皆冒,难怪连神拳宋老迈都得叫人家小爷,这尼玛是神仙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