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隐白扇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444 2019.12.14 23:44

  场面一度尴尬了起来,矿山三兄弟都惊呆了,张啸轮也无语看苍天。

  高杰义也有点懵,怎么了,这是?

  “你说什么?”房三都难以置信了。

  高杰义解释道:“不是,这事儿吧……会友镖局不能参与进来。”

  “那我要你们俩有什么用?”房三勃然大怒。

  高杰义有点懵:“这怎么还骂上了?”

  “废话,我还想打你呢。”房三火冒三丈,说着就要动手。

  段老二赶紧拦住了房三,他忙喝道:“老三,别冲动,别冲动。”

  房三怒吼道:“二哥,您没瞧出来他在耍我们吗?”

  别看段老二只有一只手,可他这只手的力气却是奇大,一把擎住了房三,竟然就让他无法再往前半步了。

  段老二喝道:“别乱,先摸摸路数。”

  “好了,消停会儿。”图老大也喝了一声。

  房三这才消停下来,但眼睛还是狠狠盯着高杰义,要是一言不合,恐怕他还得冲上去。

  高杰义有点纳闷地问张啸轮:“这是怎么回事?”

  张啸轮没好气回答道:“谁让你刚刚在门口报的是会友镖局的名号,你只报镖局不报个人,说明你是代表镖局来拜访。”

  高杰义顿时目瞪口呆,原来还有这个门道。自己还不是怕房三一见他二话不说就动手么,他可不想来一出刀斧加身才喊停的把戏,他索性就先把会友镖局的名号给报了,结果好像整大发了。

  高杰义盯着张啸轮。

  张啸轮耸耸肩。

  对面三人的脸色全部阴沉下来了。

  房三可忍不住了,大叫道:“大哥,你全看见了吧,我们以礼相待,我都放下曾经的过节了。好了,结果他们是来戏耍我们的。大哥,这回我可忍不了了。”

  就连段老二都面色阴沉地说道:“二位莫不是特地跑门头沟戏耍我们的吧?”

  高杰义忙解释道:“不是不是,误会了,这完全是误会啊。”

  房三怒道:“误会?你一句误会就想把这事儿给了了?混蛋,我告诉你,你今儿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把你给灭了,不仅是你还有宋家也别想好过。”

  高杰义脾气也上来:“嘿,还威胁上我了?段二哥,你别拦他,你让他动我一个试试,我借你两个胆子,还能耐上了,我们好心好意过来助拳,你们就是这样待客的吗?真当我们会友镖局好欺负吗?”

  张啸轮看的赞叹不已,这瞎话说的有水平啊。他现在也知道不少事儿了,这高杰义肯定有大来头,不然他身边不会有像方士劫这样的绝世高手保护。

  但是这小子肯定是不知道自己有特殊背景和身份的,不然方士劫也不会让他保密了。所以这小子八成以为自己只是个普通的评书学徒。

  知道自己是个普通小学徒,还敢这一天到晚瞎咧咧,还敢当着自己的面搬出会友镖局来吓人,这不天生的混蛋嘛。

  张啸轮都有点佩服高杰义了。

  矿山三兄弟也被高杰义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了一跳,如果对方真的是会友镖局的重要人物,那他们还真的不敢乱动。

  高杰义扭过头用眼神示意一下张啸轮。

  张啸轮一怔,没弄懂。

  高杰义顿时无语,又使了一下眼神。

  张啸轮还是没懂。

  高杰义都想打他了,这混蛋打架行,脑子怎么这么笨啊。自己装完逼了,得有个人收场捧哏啊,不然真把对方惹急了,自己可下不了台了。

  这人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啊,真不会说话,比李寿海差远了,李寿海捧哏多棒啊。高杰义开始怀念起这个混小子了,这两天忙的不可开交,还没来得及去找他呢。

  幸好,对面段老二是个会说话的人,他忙按紧了房三,然后干笑两声:“二位恕我三弟性子冲动,但是二位进门到现在,我段老二还未曾请教呢。”

  高杰义介绍道:“好说,这位便是会友镖局镖师张啸轮,人称……北侠煮蛋公张啸轮。”

  什么玩意儿?张啸轮都听懵了,自己什么时候变成镖师了,又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外号?北侠煮蛋公?我靠,这是把自己跟那个煮蛋的老娘们配对了呀。

  但是对面三兄弟听在耳朵里面却是不一样了,绿林道上的名号跟混混行的人物字号一样,都得有能耐有本事的人,才会被人起名号,他有名号,那就说明这是个有能耐的人。

  张啸轮听着是煮蛋公。

  但是对面三人听着的却是主弹弓,难道这位爷擅长使用暗器?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外号?

  他们对绿林道上的事儿也不太了解,没听过张啸轮,但也不敢轻慢。段老二继续问高杰义:“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高杰义道:“好说,在下会友镖局隐白扇……”

  对面三人面色都微微一变,白扇是师爷的意思,主管对外的交际往来,还有帮内的出谋划策,绝对是一个团体内的核心成员。

  张啸轮的眼珠子都瞪大了,你还真敢说?

  段二爷则是有点不信:“阁下这么年轻就能做白扇?”

  高杰义却说道:“我还没说完呢,会友镖局的隐白扇是我父亲,在下高义。”

  段二爷沉吟一下,也没深究,就问道:“二位今日前来究竟所谓何事?”

  高杰义道:“说白了吧,今日我们是代表我父亲而来,并不是代表镖局,是我父亲想与三位当家结下善缘。”

  段二爷皱起了眉头。

  高杰义可不敢真的什么东西都往会友镖局头上推,万一人家真的去求证,自己可就死翘翘了。这三位爷可不是癞头张这种小混混,人家是能把话递到会友镖局的,高杰义可不敢找这个刺激。

  段二爷皱眉道:“据我所知,会友镖局的白扇是顾二爷,人家不姓高吧?”

  高杰义却道:“我说了,家父是隐白扇,并非明白扇,涉及镖局内部事宜和矛盾,请三位莫要再问。”

  高杰义一句话就给顶回去了。

  房三却说:“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高杰义笑道:“隐白扇的事儿你们打听不到,我张大哥的事儿你们是打听的到的,去会友镖局一问便知,不过我张大哥刚刚递了辞呈。莫要问原因,与家父有关。另外,我难不成真的大老远跑来戏耍你们一番?对我有何好处?”

  三兄弟互相看看,暴躁的房三也没有要动手了。

  段二爷看着高杰义道:“这位高兄,你可知我们混混赌斗,与你们绿林人比试可不一样,你们比的是武艺,我们比的可不是。”

  高杰义说道:“我自然是知道的,我自然也知道你们需要去请各路奇人异士助拳,这一点我们可以帮你们。”

  段二爷却道:“您要知道,现在整个北京城没人愿意淌这趟浑水。若是会友镖局公开表示支持我们,那些墙头草也就不会动摇了。您若是以私人名义,怕是说不动那些墙头草吧?”

  其实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一听到会友镖局来相助会这么开心,不是看中人家能打,而是看中人家这块招牌,对混混来说,真不是能打就行的。

  高杰义回道:“以家父的人脉,自然能请到不少奇人。你们若是不放心,大可以自己先去请人来。若是我请的人不行,那情况也不会更糟,不是吗?”

  三兄弟纷纷皱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