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崩溃的茶房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441 2019.09.04 11:00

  “挖耳勺?”茶房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玩意儿哪儿就金贵了?

  其实现在的店小二、跑堂的伙计、茶房,工资都是很低的,他们一个月的收入不过两块大洋而已,就算是这种八大堂里面的茶房一个月的工资也不会超过四块大洋。

  他们最主要的来源还是客人的打赏,也就是后世俗称的小费。所以这年间店小二伺候起客人来,那都是很尽心尽力的。

  当然了,这种收小费的一般是存在于饭馆或者大饭庄里,普通的二荤铺和小饭铺可没有,那都是穷人去的地方,谁舍得给赏钱啊?

  也正是因为这种习惯,所以衍生出来一些特有意思的潜规则。

  尤其是在大饭庄或者饭馆里面,只要客人对跑堂的店小二说一个不字,掌柜的会立刻让店小二收拾东西滚蛋,不过一般这种情况不会出现,能来做跑堂的,无一不是人精。

  或许后世人很难理解,这年头服务员的业务水平到一个什么地步了,只要是你来他们店里吃过一次饭,人家店小二就能记住你,不仅能记住你叫什么名字,还能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的忌口是什么,甚至还知道你的喜好是什么。

  这可仅仅是来过一次的客人啊。

  你想啊,你第二次再去的时候,刚走到门口茶房就出来迎接了,人家能叫出来你的名字,领你入座的时候还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的忌口是什么,人家帮你安排的妥妥当当的,甚至还能陪着聊几句你的爱好。

  就像刚刚惠丰堂门口这茶房,就知道高杰义玩的是百灵鸟,人家一看布罩子就知道了,还知道怎么伺候。你下次再来,人家更是熟门熟路。这怎么能让客人不感到宾至如归啊。

  而这仅仅只是这年间茶房的基本素养而已。

  最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呢,是厨师。厨师一定是任何一家饭店的灵魂所在,但是在这年间,只要有客人对某一道菜,嘀咕了一声不好吃,不需要大声,只需要轻轻嘀咕一声,被站在旁边伺候的茶房听见了,然后茶房会过去报告掌柜的,掌柜的会立刻让炒这道菜的厨子滚蛋。

  人家厨子会背着铺盖卷,灰溜溜地从顾客面前滚蛋,是让顾客亲眼看着的。有些新来的顾客会比较懵,因为他也没投诉什么,只是低声吐槽了一句,他也没想到这这么一句话竟然会让人丢掉饭碗。

  老主顾就会清楚这些套路了,这都是假的,这铺盖卷是放在饭馆里面的道具,哪个厨子被吐槽东西不好吃,就自己背着铺盖卷滚个蛋,而且得客人看见,这是给客人面子。客人瞧了,这多有面儿啊。

  这种事情发生最多的还是在大饭庄和饭馆里面,其实还是饭馆居多,大饭庄是不多的,因为大饭庄接待的都是酒席宴会,一次性都摆好几十桌,不太伺候的过来,人多人往的,也不方便搞这一套。

  饭馆是特别喜欢干这个的,尤其是八大楼之首的东兴楼,特爱干这个,他们店里的铺盖卷都能获最佳道具奖了。厨子背着铺盖卷在你面前溜达一圈之后,人家下楼又会从后门进去,你的菜还是他炒。可不管怎么说,这面子人家是给你足足的了。

  所以大饭庄现在干不过饭馆,八大堂也越来越干不过八大楼了,这个滚蛋制度也是其中的重要因素,因为这是服务态度。

  所以这茶房手里拿了一个挖耳勺,整个人都懵了,可他也不敢说什么,都不敢出声问一句,一个方面是他的职业操守,另外一方面他是真搞不懂这是个啥啊。

  再说高杰义一行人,出了店门来到街上,高杰义左右一看,发现金家父子并不在。

  白雨生看看高杰义,又看看两边,他笑着道:“杰义,看来你选的并不是老实本分之人啊。”

  高杰义摇头笑了一下:“这不怪他,毕竟是我失信在前,他不肯信我也是人之常情。”

  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

  白雨生道:“那我们自己回去吧,杰义,要不我帮你们叫个洋车吧。”

  “额……”高杰义刚想说话,就听得胡同口那头传来一阵气喘的急促声。

  “爹,快点儿,约好的时间要到了。”年轻人稍带气喘的声音传了过来。

  另外一个年纪大一些的声音就没有这么稳了,几乎是颤着声音在说:“慢……慢点跑……等等我……别……跑了……”

  “爹,来不及了,人主顾约的咱,咱们不能迟了。爹,我先过去候着。”说罢,脚步声噔噔噔传来。

  高杰义等人纷纷眼睛一亮。

  高杰义顺着声音看去,正是那金小毛。

  于连波也来了兴趣了,忙问道:“是他吗?”

  高杰义点头:“正是。”

  金小毛气喘吁吁跑到店门口,见高杰义已经站在店门口了,忙停下车,都来不及擦汗就憨笑道:“大爷,您久等了,我爹在后面马上就过来了。”

  高杰义笑着说:“不急不急。”

  “哎。”金小毛应了一声,见这么多人都在盯着他,他顿时觉得尴尬起来,站着都不自在了,只是用毛巾不停擦汗。

  高杰义又问:“刚才又去跑活儿了?这白天跑,晚上也跑,你可真是停不下来啊。”

  金小毛擦了擦汗道:“对,没办法,最近很需要钱,还好没误了您的事儿。”

  听到这话,于连波的眉头也挑了一挑了,他也开始打量起了金小毛,这小伙子的身体素质还是挺好的,这一阵跑也没见他怎么累,没日没夜地跑身体也挺得住,而且面容憨厚老实,为人也诚实守信,不错。

  说着,金老毛也拉着车跑来了,金老毛的身体素质就差了许多,又是白天晚上两班跑,身体早就差不多到崩溃的边缘,他现在就跟老牛拉破车似的,一路跑过来,到地方了就把车子一扔,双手扶着膝盖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哎……哎呀……臭小子跑……跑那么快……快,那……那人死抠死抠……坐车还……落……落半天价……你就别……别想人家给赏钱了……你还这么……这么上赶着……”

  “哈哈哈……”听到这话,旁边人都笑了起来。

  高杰义也是脸一黑。

  吕杰诚没憋住笑了出来。

  金小毛脸都红了,赶紧拉拉他父亲的衣服,忙道:“爹,爹,快别说了。”

  “咋……咋了……”金老毛一抬头,正好瞧见黑着脸的高杰义,他喘着的粗气愣是一口给憋了回去。

  见到这场景,旁边人更笑个不停。

  金老毛的老脸都红透了。

  高杰义没好气道:“嘿,本来我是打算这两趟的赏钱等下一起给你们的,现在你倒是弄得我下不来台了。”

  金老毛手足无措,整个人都尴尬死了。

  金小毛也是挠着头,无地自容了。

  高杰义冷哼一声:“居然敢这么说我,我告诉你们,你们的车我不坐了。”

  金家父子愣是一句话没敢说,这两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多心思的人,就是普通苦力汉子,现在又理亏在前,更不敢多说什么了。

  高杰义瞧瞧两人,见两人什么都不说,他脸上露出了笑,说:“我是不坐了,可也不能让你们白跑一趟,呐,给你们介绍个新主顾吧。”

  高杰义看向了于连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