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报复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50 2019.09.12 13:41

  来人正是癞头张,现在癞头张这模样可惨,拖着个伤腿,是被人背着过来的,老远就开始鬼哭狼嚎了。

  汪老鱼见了癞头张眉头就皱起来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看你算什么样子。都说让你来我这里,你不来,非要自己去碰瓷儿,碰上铁板了吧?”

  癞头张让人把他放下,单吊着腿,那只伤腿包的跟粽子似的。他靠在别人身上,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那模样别提多惨了:“大舅啊,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被人打了,打的好惨啊,我都腿都断了,好疼啊……好疼啊,我都疼晕了过去了,要是没人瞧见,我今儿就死胡同里了,舅呀,您可就瞧不见我了。”

  汪老鱼见癞头张如此凄惨模样,心中是又恨又怒,把手上的小矬子让地上狠狠一扔,冷声问道:“你到底惹上什么人了,竟然被打成这个样子。我都让你把招子放亮点了,你还不听,碰瓷儿这种事情是随便就能干的吗?”

  癞头张哭喊着道:“我的亲舅舅诶,这次真不赖我,我没惹人家,我没讹人钱,我都跑了,他还找人过来打我,我腿都断了哟,我跟谁说理去哟。”

  汪老鱼心中一阵烦躁,喝骂道:“别哭了,说,到底怎么回事。”

  癞头张这才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

  癞头张抹着眼泪道:“舅舅呀,就是这么回事,他一个王八茶馆里说评书的学徒,还装人家会友镖局的人来骗我。你说骗就骗吧,我也就不跟人计较了,可他还找人打我,把我腿都给打断了。”

  汪老鱼面色沉凝。

  旁边下手马三儿低声道:“鱼爷,我怎么听着这事儿这么不对劲呢?”

  癞头张顿时大叫道:“三哥,平时咱俩关系可不错,您要是不想帮我出头,您明说就是了,何必这样埋汰人呢,您当我特意来蒙我大舅呢?”

  马三儿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癞头张的赖皮劲儿上来了:“那你说说,你是什么意思?你今儿要是不说清楚,咱俩以后这兄弟就别论了。”

  “我……”马三儿顿时语塞。

  汪老鱼喝骂道:“好了,闹什么闹。”

  癞头张这才消停下来。

  汪老鱼又问:“我问你,高杰义的身份是谁告诉你的?”

  癞头张道:“就打我那人告诉的呀。”

  汪老鱼又问:“可他为什么要告诉你高杰义的身份,还有他的背景,这不是明摆着让你去报仇吗?”

  癞头张顿时一愣。

  汪老鱼道:“那人打断了你的腿,又给你留了一个可以报复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癞头张结结巴巴道:“我……这……这我哪儿知道啊?”

  汪老鱼沉吟了一下,用手轻轻抚摸自己干净白皙的指甲,说:“这人八成不是高杰义派去的,他八成是跟高杰义有仇,想借你的手去报复。”

  “啊?”癞头张听呆了,他本就是一个街头碰瓷儿的低等小混混,脑子自然是比不上世代做菜牙子的汪老鱼了。

  汪老鱼眉头皱的又深了几分:“又或者,他根本就是高杰义派去的,而这高杰义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评书学徒,他极有可能真的有会友镖局的背景,他是引你去报复,然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对你动手。到时候把你打伤打残了,你连说理的地儿都没有。”

  癞头张见汪老鱼没个痛快话,顿时惨嚎了起来:“哇啊……娘诶,你走的太早了,留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诶,你临终前还把我托付给舅舅,你托错人了娘诶。我被人打断了腿,我亲舅舅都不管我,娘诶,您活过来看一眼吧。娘诶,我的亲娘诶。”

  癞头张别的本事没有,撒泼打滚的能耐倒是满分。

  汪老鱼也被癞头张的鬼哭狼嚎弄得心里烦躁,他怒吼道:“行了,有完没完?”

  “没完……这事儿没完……我的腿不能就这么白白断了。”癞头张哭的都停不下来了。

  汪老鱼烦躁地捏了捏眉心:“好了,别哭了,我没说不管你。”

  听了这话,癞头张立马擦了擦眼泪,也不哭了,也不嚎了:“大舅,我就知道您是最疼我的。”

  汪老鱼就知道这小王八蛋是装的,他心里是又怒又恼,指着癞头张的鼻子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我们老汪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癞头张一点不以为意,厚着个二皮脸笑道:“咱们老汪家的优良血统不是被我老子那边给玷污了嘛,我老子可比我混蛋。”

  “哼。”汪老鱼冷哼一声。

  “腿没事吧?”汪老鱼又问了一声。

  癞头张惨兮兮道:“都断了,能没事吗?”

  汪老鱼鼻头重重出了一口气,才说:“我告诉你,王八茶馆我会去的,我也会去查高杰义这人的。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说书的,没有什么背景,那甭管他跟那个打你的人有没有过节,我都敲断他一条腿来给你出气。至于伤你的那个人,等我找到了,我再给你报仇。”

  癞头张顿时精神振奋,忙道:“谢谢老舅,谢谢老舅,我就知道您最好了。”

  敲断一个小艺人的一条腿,对于汪老鱼这样的混混头子来说,不过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了。这年头艺人的地位太低了,来天桥卖艺的艺人很多,被这些流氓混混欺负的那就更多了。

  汪老鱼摆了摆手:“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他们真的有会友镖局的背景,那这个仇我是万万不敢给你报的。会友镖局我可惹不起,甭说我了,就连我后面郑勇爷都惹不起他们,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癞头张也不是一点分寸都没有傻子,听到他老舅这么说了,他才道:“行,只要他有咱们惹不起的背景,我就当我这条腿是我自己摔断的。”

  汪老鱼点点头:“行,现在菜市也收市了,那咱们也别闲着了。马三儿,招呼兄弟们吃点东西就去王八茶馆,我今日倒要会会这高杰义。”

  “得勒。”马三儿应了一声,问癞头张:“张爷,您要不去歇着?”

  癞头张嬉皮笑脸道:“三哥,您是我哥哥,怎么能叫我爷呢,您这不是打我脸嘛?”

  “呵呵。”马三儿皮笑肉不笑。

  癞头张腆着脸道:“歇我就不去歇了,我倒是要去看看这高杰义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三哥,等事儿了了,我请您喝酒去。”

  马三儿只是随意点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