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诚信之人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876 2019.09.03 21:00

  吕杰诚和金单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今日他们并不是纯粹来蹭饭的,而是另有目的。难怪高杰义一上来就要冒充他们同学,原来是为了查探当晚的事情。

  许北原也意外地看着于连波,问道:“连波,出什么事了吗?”

  于连波苦笑一声:“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天晚上我看见一起袭击案,找警察说了一下情况。”

  高杰义好奇道:“袭击?谁被打了?”

  于连波摇头:“不知道,其实我也没看清,那晚那条胡同里面很暗,我是出去喝酒正好经过,看不清楚,就听见里面有人痛叫了一声,还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只是没听见在说什么。可没等我走过去,里面的人就都跑走了,我什么也没看见呀,就看见地上有血迹。”

  高杰义又问:“伤者和行凶者都没看见?”

  于连波道:“伤者我是真没看见,因为这条胡同就在我家隔壁,第二天我想想还是觉得不对劲,所以去了警察阁子说了一下情况。不过奇怪的是,警察说没人报案,连是谁伤着都不知道。虽说那晚我没看见伤者吧,但我那晚瞧见一人,我不敢确定是不是行凶者,不过没人报案,警察也就没理我。”

  高杰义紧接着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连波回忆道:“大约四五十岁吧,看不真切他的脸,我只知道这人留着短须。再有就不记得了,不过要是能再看见他,我估摸着应该还能认出来。”

  高杰义问:“他瞧见你了吗?”

  胖子白雨生现在才回过神来,高杰义跟他说的经商策略他一时半会儿还理解不了,只是暂时压下疑问,然后他问道:“杰义,你怎么对这事儿这么感兴趣啊?”

  高杰义微微一怔后,说道:“我这不是怕连波被贼人瞧见了,担心他被报复嘛。”

  于连波却笑着摆摆手:“那贼人应该是没瞧见我的,不过我也不怕被报复,我们这北京城也是有王法的地方,再说我们不是还有北原兄帮忙照应嘛。”

  许北原却道:“我能帮的只是在事后,真出事那会儿谁也帮不上你,连波,你还是得万事小心。”

  白雨生也劝:“是啊,你现在有家有室的,可不能不管不顾。以后出门还是要多小心,你现在还缺个车夫吧,得赶紧雇一个,一来方便你出行,毕竟你接下来也要去大学任教了。二来也有个伴儿,发生什么事情也有个应对。”

  于连波无所谓道:“嗨,你有些大惊小怪了。不过车夫我倒的确需要一个,你们有推荐的吗?”

  白雨生道:“回头我问问我的车夫,看看能不能给你寻来一个。”

  于连波道:“那便多谢了。”

  白雨生爽快道:“咱们不必这么客气,只是现在好的车夫难寻,我怕是不能帮你寻来满意的。”

  于连波摇手道:“不妨事的,不妨事的,无外乎拉车而已。”

  白雨生却道:“那可不是,单纯拉车那外面的车夫就可以胜任,何苦自己再多花钱雇一个呢?”

  高杰义也来了兴趣,问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说法吗?”

  白雨生道:“那是呀,自家雇车夫最要紧的就是老实本分,毕竟车夫是要住在自己家里的,不老实本分的人你敢让人进门吗?第二点就是要吃苦肯干做事要上心,咱们有时候出去谈事,他是需要候着的,不能等我们出来了,结果找不见他人了,这不行吧?他得有责任心。”

  “第三个最要紧的就是忠诚,车夫是下人没错,可也是咱们身边的人。咱们出门去了哪儿,日常的习惯和行踪,他是很清楚的,他如果不够忠诚的,那是会出大问题的,甚至说对主家的人身安全都会有很大威胁,所以一个好的车夫是非常难寻的。”

  几人听的大开眼界,许北原反倒是微微点头,他是官面上的人,也很懂这一套。

  于连波道:“哦,原来找个车夫还有这么多讲究啊。”

  白雨生道:“是呀,别人家雇个车夫自己有车的,不过一个月给人家七八块大洋。而我,自家备好了洋车,但是我却给我那车夫十五个大洋一个月,还有零零散散的赏钱。不为别的,为的就是他的忠心本分,这在关键时候是能派上大用场的。连波啊,如果到时候我找的车夫不合你意,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

  于连波连忙道:“不会不会,你是买卖家儿,讲究是需要多一些的。我就是一个普通教书匠,不需要你那般讲究的。”

  白雨生微微颔首。

  高杰义顿了顿,道:“照这么说来,我倒是有个合适的车夫推荐给你。”

  于连波问:“哦?何人?”

  其他几人也都看了过来。

  白雨生也露出好奇之色,现在靠谱的车夫可不好找。

  高杰义道:“刚刚我们三人过来吃喜酒,是坐了两辆洋车过来的。”

  几人眉头纷纷一皱,三个人做两辆洋车?

  高杰义接着道:“拉我们的是一对父子,儿子身强力壮,而且看起来老实本分……”

  白雨生打断高杰义道:“杰义啊,有些人可不是看起来老实本分就行的。”

  高杰义笑着说:“但如果我们走出去,他还在店门口等我们的话,那就足以证明他是老实本分之人了。”

  白雨生不解道:“这是为何呢?”

  金单和吕杰诚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高杰义的脸皮是厚的别人无法想象的,他道:“因为我们前面过来,只谈了二十个铜子儿,下车时候我当着茶房的面,说是要给他们赏钱,但实际上我却没给。估计他们也在骂我们是抠门鬼吧,但是那人儿子前面却答应了我,会在我吃完喜酒后接我回去的,若是他守约在门口等我的话,那足以证明这人是诚信的吧?”

  白雨生点点头:“这倒是能证明这人是本分之人。”

  于连波关注的点却不一样:“杰义,为什么你答应给人家赏钱但是却没给呢?”

  高杰义差点没憋过气去。

  吕杰诚翻翻白眼。

  高杰义强行解释道:“我……我不是也想看看这是不是个本分人嘛,若是他拉我回去,到家之后我肯定会给他赏钱的。”

  白雨生道:“原来是这样啊,但忠诚问题又怎么保证呢?”

  高杰义道:“我倒是无法保证他的绝对忠诚,但我知道他遇到了难处。”

  “哦?”白雨生露出了好奇之色。

  高杰义道:“从天桥来这儿,三个人他们全新的车二十个铜子儿也肯拉,而且他们白天晚上拉两班,几乎都没有了睡觉时间,这样跑,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这不是遇到了难处又是为的什么?”

  金单有些意外地看了高杰义一眼,他们是一起过来的,可他就没有高杰义这么好的观察力,他就没有看出来这些。

  白雨生道:“这样说来,这还是真是个合适的人选啊。”

  于连波也被说的有些心动,他道:“杰义,你们约定的时间到了吗?要不我们出去看看吧,我心里突然好奇的紧。”

  高杰义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我们出去瞧瞧?”

  “好啊。”于连波等人也都起身。

  吕杰诚恋恋不舍地吞下最后一块烩爪尖。

  几人走到门口。

  机灵的茶房高声喊:“几位爷,慢走。”

  然后他赶紧拿来了高杰义先前存在他那里的鸟笼子,茶房脸上堆满了笑:“大爷,您的宝贝,您看我伺候的可好?”

  白雨生看了看高杰义的鸟笼子,好奇问道:“杰义还是个好鸟之人?”

  高杰义接过鸟笼子,老脸罕见一红,干笑道:“哈哈,玩物丧志玩物丧志。”

  茶房又恭敬提醒道:“爷,我是小心伺候着呢,要不您瞧一眼,我怕万一有个闪失,不然小的可担待不起呀。”

  高杰义豪爽道:“区区一玩物罢了,不妨的,不妨的。”

  “是。”茶房又应了一声,垂手站在一边,也不走开。

  这是等赏钱呢,前面高杰义答应过他的。

  可高杰义现在裤兜比脸还干净,哪来的钱啊?

  金单和吕杰诚都不忍直视,让你嘴贱。

  高杰义面不改色,从怀里掏出来一样东西抛给了茶房:“呐,这是赏你的。”

  茶房慌忙接到手里。

  高杰义嘱咐道:“这可是个不错的玩艺儿,值你伺候鸟儿半天了。”

  “多谢大爷,多谢大爷。”茶房赶紧道谢,这可是随身带着一套四合院的玩主儿,给的东西能次的了吗?

  等高杰义带着几人走出去了,茶房这才仔细观瞧手上的东西,他这一看,整张脸都皱在一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