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田岚云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52 2019.11.10 19:08

  评书门今天本就是奔着找茬来的,可现在他们还没说啥呢,就先被这群说相声的一顿冷嘲热讽,他们都给气懵了。

  评书门的田岚云是个脾气火爆的人,他勃然大怒,呵斥道:“一群什么玩意儿,也敢来说我们?怎么着,今个儿不拿自己媳妇爹妈找乐子,浑身就不自在了?一群使臭活儿的玩意儿。”

  这话太伤人了,都说打人不打脸,好嘛央儿的,田岚云直接跳起来给他们一下子了。虽说他说得是实话吧,但就是实话最伤人了。

  可别认为后世的相声太三俗了,后世的相声拿到民国这会儿来,可别提多纯洁了,这年头真是屎尿屁乱飞,各种脏活臭活儿齐出,真是听不得了。

  这年头说相声的,混的好一些的都是在茶馆园子里,差一点的也搭了一个小棚子,门口都是有坎子守着的,女人和小孩都不让进的,给钱都不行。

  原因很简单,这里面说的没人话,根本听不得。

  一直要到新中国成立了,相声门成立了相声改革小组,侯宝林先生当家做门长了,推行了相声改革,才让相声可以登上大舞台,这些说相声的臭活儿艺人也变成了人民艺术家。

  所以侯宝林先生对相声这门艺术最大的贡献就在这里,所以这也是他被人尊为一代大师的原因,哦,不过现在这时候的侯宝林还是个一周岁的小屁孩呢。

  而现在的相声艺人,也不叫相声艺人,大家给个尊称叫一声说相声的,但是业内同行都叫他们使臭春的。

  艺人的社会地位很低,但是矮子里面选将军,评书艺人是艺人里地位最高的,被人尊为先生,而相声艺人的地位就很低了。

  评书艺人在相声艺人面前一直是很有优越感的,现在田岚云一句话给呛回去了,评书门人心中都很爽,而相声门人却都变了脸色了。

  “你说什么?”

  “你有种再说一遍。”

  田岚云浑然不惧,撸着袖子骂骂咧咧道:“老子再说一百遍也就这话,你们有胆子做,还没胆子让人说了?怎么着了,爷们儿,今儿我就把话撂这儿了,就骂你们了,怎么茬吧,来文的,来武的?你要不服,只管上来,我跟你练练?”

  田岚云一言不合就要上演全武行。

  高杰义也听得苦笑不已,评书艺人基本上都学过一点拳脚功夫,因为这是做艺需要,现在流行的公案侠义文,都是讲绿林好汉的故事,这都是有功夫的人。

  你讲这种故事,你必须得对功夫武术有一定了解才行,在说书的时候说到功夫的时候,手上身上得有架势,这叫刀枪架儿,一般人摆不出来的,一定得学过。

  所以评书门人都找武林人士学过两手,但基本都是花架子,摆出来好看就行了,这就跟后世的影视演员一样,怎么好看怎么来呗,他们又不真打架。

  而田岚云是真下过功夫的,身上可不全是花架子,拉出来也是能练两手的,别看他已经中年了,可一般的年轻小伙子却远不是他的对手。

  老田同志性烈如火,可不怕跟别人干一仗。

  相声门人的脸上变颜变色,可就是没人敢应战,这赢了也不露脸,输了还怪丢人的,关键是也打不过呀。

  相声门德字辈的艺人吕德胜站了起来,摆了摆手,笑呵呵打着圆场:“好了,好了,都莫要争了,咱们今儿是谈正事儿来的,别在旁的事情上多牵扯了。咱们两门都是吃的张口饭,靠的是嘴上的功夫,手上的功夫我们可就不在行了。”

  田岚云却还不依不饶道:“嘴上功夫你们最厉害,连老爹老娘都能拿来找包袱,谁能比得过你们呀?”

  这话一出,来打圆场的吕德胜脸都黑下来了,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相声门门长裕德隆的脸色也相当不好看,他对坐一旁的潘会长道:“潘会长,您看我们这还没谈事儿呢,就闹成这样,还怎么谈呀?”

  潘会长掐了掐自己紧皱着的眉头,他对田岚云也是头大的很,他道:“老田啊,你先歇会儿,等我们先把正事儿谈了再说。”

  毕竟是门长发话了,田岚云不能不给面子,但这爷们儿在退下去之前,嘴上还来了一句:“得,你们先谈,等会儿吵架别叫我,我跟这帮使臭春的没话聊。要打架可以招呼我一声,我拳头可痒痒着呢。”

  说罢之后,田岚云大手一甩,坐了下来,端着茶杯冷哼一声,连看都不看相声门的人一眼。

  相声门人也很无奈,摊上这么个混不吝的主儿,他们也没辙啊,他们还不敢多说什么,这爷们儿前科累累,一言不合就经常大打出手,比绿林人还厉害。

  这年头谁都怕愣种。

  高杰义也多看了田岚云几眼,田岚云身材壮硕,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很有几分武人样子。这爷们儿性烈如火,嗜酒如命,但是也义薄云天,门内有事都是他先上的。

  就像今儿这场谈判,别的评书艺人都没说话呢,就他自己先开喷了,得罪人的事儿他一个人全干完了,别人都当老好人,就他当冲锋枪。

  性格决定命运啊,田岚云这性子得罪了不少人,他连说书的时候都经常骂人,绝对是评书门的第一号大喷子,所以到后来搞的没人再敢请他说书,所以田岚云的晚景极为凄凉。

  高杰义轻轻叹了一声,真是可怜这么一个耿直的老顽固啊。

  潘会长也有些头疼,他轻轻敲了敲脑门,这还没开始呢,两家就这么剑拔弩张了,待会儿可怎么办哦。

  潘会长重重吐出了一口气,稍稍酝酿了一下,才对裕德隆道:“今儿这事儿是从你们相声门的一个小辈儿呛行起的,这样吧,要不您让那小辈儿出来吧,咱们一件事儿一件事儿论清楚。”

  “好。”裕德隆点了点头,朗声道:“把人带上来吧。”

  很快有人就把李寿海给拎上来了,李寿海神色萎靡垂头丧气,这倒霉浪催的,他看看今日这架势,心里就更苦了。

  突然,他眼光一扫,发现了一个熟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