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北京城里谁的手最快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09 2019.12.17 23:59

  路上,张啸轮惊出了一身冷汗,赶驴车的人还没走,还在哪儿等着呢。

  上了驴车之后,张啸轮拍拍胸脯,嘴里不停说道:“哎哟我的天爷,这图老大好厉害的功夫啊,这还是手上的,可他赖以成名的却是腿上功夫啊,真不知道他的腿功到底有多厉害。”

  高杰义问道:“那您若是跟他对上,能有多少胜算?”

  张啸轮喷道:“狗屁,有个屁胜算,我能撑下两三个回合就算不错了。”

  高杰义顿时觉得牙酸:“嘶……这也太惨了点吧?”

  张啸轮没好气问道:“不是我说你到底想干嘛呀?一天天的,你干嘛来招惹这三兄弟啊,一天到晚没正经事儿干,就知道瞎吹牛,什么隐白扇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高杰义道:“那您不是也没揭穿我么?”

  张啸轮大义凛然道:“我们可是兄弟,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高杰义嗤笑一声:“你可拉倒吧,你是怕把我给揭穿了,自己也落不了好,估计会被他们活活打死,你毕竟现在也是白身哦。”

  “我才不怕他们呢。”张啸轮翻翻白眼,心里头却是想着另外一个恐怖老头,如果惹了那老头儿,估计他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张啸轮又问道:“你到底想干嘛呀?别老拿我们会友镖局来吓唬人,你真当别人没办法过去求证?”

  高杰义嘿嘿笑着:“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了,以后别人问我,我都打死不认了。”

  张啸轮没好气地哼一声,然后道:“还有,你以后别瞎吹牛了,还什么雷毕是你的人,我都听过人家的名声,你要脸不要啊?到时候玩砸了,我看你怎么收场。”

  高杰义却说:“名声这玩意儿都虚的很,您要是喜欢,赶明儿我也给您来上这么一套。”

  “啊?”张啸轮一愣。

  高杰义劝慰道:“好了,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往城里赶吧,今晚还有好多事儿要做呢。”

  张啸轮不耐烦道:“我不去,别来烦我。”

  高杰义恼怒道:“嘿,张大哥咱俩现在可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要死可得一起死。”

  张啸轮瞪着眼睛道:“怎么着?你还讹上我了?”

  高杰义却道:“今儿这事儿可是我们俩一起干的,您可赖不掉。戏耍那三位爷,您也别想落好。您刚也说了您可打不过图老大,嘿,尤其是您现在背后可没会友镖局撑腰了。”

  张啸轮目瞪口呆:“你……你……”

  高杰义拍着胸脯,大义凛然道:“咱们是兄弟,要是图老大真杀过来,做弟弟的一定挡在您前面。”

  张啸轮悲愤道:“狗屁,你大爷。”

  高杰义却一本正经纠正道:“别叫大爷,不用那么客气。”

  张啸轮想撞墙。

  ……

  金单家。

  高杰义和张啸轮在门口对骂。

  张啸轮骂骂咧咧道:“凭什么要我给钱啊,你找的车啊。”

  高杰义反喷道:“因为我没钱啊,再说也不是我找的车啊,是汪老鱼找的呀。”

  张啸轮又问道:“那凭什么要我给钱啊,是你要来这儿的。”

  高杰义道:“要不你找汪老鱼去要钱呗,他要是不雇这趟车,什么事儿都没有。”

  张啸轮瞪着眼睛道:“那你干嘛不去?”

  高杰义理直气壮道:“我不是要脸嘛。”

  张啸轮嚷嚷道:“合着我就不要了?”

  高杰义一挥手:“嗨,你要那玩意儿干啥,又不顶吃又不顶用。”

  “嘿。”张啸轮给气坏了,他可算是找着对手了。

  金单在院里面就听见这两人在吵架了,他打开房门,皱着眉头看着两人不满呵斥道:“干什么,大半夜在我门口吵吵闹闹?”

  高杰义找到救星了,忙道:“金单你来评评理,这家伙非得要脸,还把事儿赖我身上,你说他要那玩意儿干啥?”

  张啸轮气急了:“什么非得要脸,谁要脸了?”

  高杰义可算逮着理儿了:“你看,你看,你自己都说不要脸了,那你就自个儿问汪老鱼要钱去吧。”

  “嘿。”张啸轮急了:“我什么时候……我……我不是说脸……我说钱……我……我什么时候我要脸了,我不要脸了,我到底要不要脸啊。”

  金单实在忍不了,冷着脸喝骂道:“有完没完,要吵去外面吵。”

  张啸轮这才消停,他还琢磨呢,自己怎么着就被绕进去了。

  高杰义笑嘻嘻地对金单道:“走走,咱俩进去,别理这傻大个。”

  说着,高杰义拉着金单的手就往里面走。

  金单甩开高杰义的手,皱眉问道:“这人谁啊?”

  高杰义简单道:“我刚认的大哥,行了,别说那么多了,我有事儿问你。”

  金单领着高杰义进去,金单问道:“什么事儿?”

  高杰义回头看看还在门口懵逼的张啸轮,然后小声问金单:“你那练得怎么样了?”

  金单简单回答:“颇有进展。”

  高杰义点了一下头,道:“好好练着,以后有用得到你的地方。”

  “好。”金单话不多,只说了一个字儿。

  高杰义又问:“你手上的功夫怎么样?”

  金单反问:“手彩吗?”

  高杰义点头道:“对,手彩。”

  金单皱眉道:“还行,但算不上顶尖。”

  此时,门口的张啸轮终于反应过来了,赶紧追进门,大呼小叫道:“嘿,你们俩怎么自己走了,我想明白了。”

  高杰义理都没理张啸轮,就问道:“北京城里谁人的手上功夫最好?”

  金单想了想道:“天下快手千千万,唯有卢家留其名,北京城里手彩最好之人自然当属快手卢。”

  高杰义皱起了眉头。

  张啸轮听到了这番对话,他也愣了一下,他问道:“什么手彩,这不是变戏法的吗?你还看戏法啊?不对,你不会是想去趟那个赌局吧?那是赌钱玩骰子啊,不是变戏法啊。”

  高杰义道:“我能不知道吗?老月行就是赌行,可北京城里的有能耐的老月,那三兄弟能没去找过吗?肯定是没人答应罢了,所以我只能另辟蹊径。”

  张啸轮怔了一下:“用变戏法去耍钱赌骰子?这行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