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场赌斗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462 2019.12.15 22:56

  高杰义问道:“行吧,说吧,赌哪几样?”

  段老二看看自己两位兄弟,然后坐了下来,平心静气地说道:“我们这场赌斗一共分成三场,第一自然是耍光棍,京津一带的混混耍不了光棍就入不了这行。”

  高杰义点点头,这个他已经准备好了,天津那俩爷们正着急立棍儿呢,这正是个好机会。他道:“这事儿您甭管了,我已经找到一条好光棍了。”

  段老二狐疑道:“您还认识会耍光棍的朋友?”

  高杰义微微一笑,反问道:“现在北京城里耍光棍名气最大的人是谁呀?”

  段老二道:“北京城里混混众多,个个都能耍光棍,但是要说谁耍光棍名气最大,这还真不好说,但是能数的上来的也就那么几个,这几个人可全都不肯帮我们啊。”

  高杰义看着段老二笑着问道:“本地混混在这里跟脚很深,牵连甚多,不肯帮忙也在情理之中。但我们也不是非要找本地混混不可啊,要说真光棍,那天津可比北京多多了。”

  段老二一愣:“天津?我们三兄弟常年都在矿山一带,连北京城都只能勉强混个熟脸,天津,那我们可没有过硬的关系啊。再说天津混混素来抱团,怕是不会特意来北京助拳吧?”

  房三却有点琢磨过味儿来了,他问道:“您说的可是最近在北京城里名声躁起的天津混混大英雄雷毕雷二爷。”

  高杰义笑了,问道:“房三爷也有听过这人?”

  段二爷微微一怔,问道:“就是那个断腿拜相的天津混混?”

  高杰义点头:“没错。”

  图老大不解问道:“你们说的是谁啊?”

  段二爷解释道:“大哥,您这些日子待在矿山这边没去过城里,您是不知道城里人都传疯了,说是有个天津混混初来北京城,按照规矩要执拜相礼,要拜会当地同行,别人都是送上一些礼物就是了。”

  “这混混倒是硬气,直接躺在了郑勇的宝局子门前,让人把他一条腿打的稀碎,愣是一点声都没有,把当场所有人都给惊住了。当时所有人都要以为这小子要立棍成功了。”

  “可是这小子却不挨打了,直接站起来说,他这条腿是给北京同行们送的拜相礼。等改日,再有机会,再来拜会同行,说完人家直接走了。把当场所有人都给看傻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图老大点点头:“断腿拜相,倒是真局气,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咳咳。”段老二咳了两下,他大哥嘴贱的毛病又犯了,他偷偷看了看高杰义的反应,发现对方并未露出任何不满。

  房三接着道:“这还不止呢,据说这位雷二爷英明神武,头顶生辉,目有双瞳。武艺高强,来京城的时候遇到了城外的强盗康小六,他还把康小六给抢了。而且他还明察秋毫,连茶里掺水了都知道。”

  高杰义顿觉有点尴尬,心中痛骂这帮没溜儿的说相声的。帮雷毕扬名是他干的,但是他只嘱咐了前面那两句话,后面全是这帮说相声的自己发挥的,这不瞎胡闹么。

  图老大问道:“那你们有没有去找过这人?”

  房三苦笑道:“根本找不着啊,北京城里想找这小子的人多了去了,听见北京城里多了这位大英雄,混混们怎么能忍得住啊,可惜没人找的到他。”

  段二爷看看高杰义,问道:“这位小高爷可是知道这人的下落啊?”

  高杰义大言不惭道:“他是我的人。”

  对面三人都是一惊。

  张啸轮也瞪大了眼睛,真的假的,不是吹牛吧?他可信不过高杰义,委实高杰义这小子的信誉太差了。

  段二爷惊疑道:“当真?”

  高杰义道:“当然,赌斗那天他自然会来助拳,有他在,想必你们也可放心一点吧?”

  矿山三兄弟相互看看,他们都是混混行的人,都懂行,都知道对混混来说,名声才是最重要的。这位雷毕雷二爷断腿拜相才把自己的名声弄得这么大,可他终究没有立住棍儿,所以他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立棍儿,才能对得起他的这条残腿。

  所以只要他肯过来助拳,不会担心他不会出死力气,对混混来说,名声比生命更重要。而且这人的能耐不俗啊,郑勇的宝局子可是人间炼狱啊,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混混立住棍儿,这小子竟然可以,这份能耐可真就了不得了。

  段二爷端起酒碗来,果断道:“若是小高爷真能请到此人助拳,我三兄弟欠贵父子一个大人情。”

  高杰义却道:“不急,还有什么赌斗,说来听听,我看看我们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

  “好。”段二爷也不啰嗦,就道:“赌斗一共有三场,第一场自然是耍光棍斗狠。第二场斗赌。”

  高杰义疑惑道:“斗赌?”

  段二爷点点头:“对,他们有一个洋人老月,是个赌术高手,所以才非要比这个的。郑勇是开宝局的,他那边应该是有能人的,可惜,他根本不想插手我们的争斗。”

  高杰义点点头:“赌的是什么?”

  段二爷道:“骰子。”

  高杰义点点头,又道:“不是我说你们,怎么人家说什么你们听就什么呢,你们怎么也不为自己争取争取啊。”

  房三瞪着眼睛道:“怎么没有呀,我们也争取了,第三场就是比武。”

  高杰义看着图老大,问道:“听闻图老大外号金刚腿,一身谭腿极为强横,想来这一场定是稳操胜券了吧?”

  段二爷苦笑道:“如果真这么简单就好了,我们比的是暗器。”

  “啊?这你们也答应啊?”高杰义都傻了。

  段二爷无奈叹息:“形势不如人啊。”

  房三爷看着张啸轮,他问道:“这位张爷外号北侠主弹弓,想来暗器一定相当了得了?”

  张啸轮脸都绿了,主弹公?老子全家给你煮蛋去。

  高杰义也憋着想笑,他赶紧道:“这事儿我也帮你们想想办法,争取找一个高人来。”

  段二爷点点头:“如此,便多谢了。”

  图老大却盯着两人,突然冷冷说道:“你们最好不要戏耍我们,不然逼的狗急跳墙,可不是你们能受得起的。”

  段二爷苦笑一下,他大哥又开始得罪人了,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阻拦。

  反倒是房三来了一句:“大哥,您别没文化,狗急跳墙没人说自己的。”

  “滚蛋。”图老大骂道。

  高杰义微微一怔之后,然后笑着道:“看来图老大不信任我等啊,张大哥。”

  张啸轮这次倒是聪明了,直接伸手猛地一砍,只听砰的一声,张啸轮的手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竟然把桌角给砸断了,这可是一寸多厚的实木。

  这一下让高杰义都有些惊艳,果然不愧是会友镖局出来的,厉害呀。高杰义再看矿山三兄弟,发现对面几人的面色竟然没有丝毫变化。

  图老大微微一笑,从桌子拿起了一只筷子,淡淡说道:“没别的意思,只是提醒二位一句,我们三兄弟有恩必报,有仇也是必报。”

  说罢之后,图老大对着桌子猛插筷子。

  只听噗的一声,这根细细的筷子竟然插进了这厚厚的实木之中,把桌面戳了个通透。这可仅仅只是一根细细的竹筷子啊,连个尖头都没有。

  这一下,高杰义和张啸轮纷纷色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