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你说的是啥呀?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73 2019.09.16 11:29

  秦致远这一声怒喝,没把汪老鱼一帮人吓一跳,反倒是把坐在一旁的刘八给吓到了,他也没想到平日里和善的秦先生会突然变得这么刚,对面可有十几个人啊。

  汪老鱼和马三儿被秦致远这么一吼,当时就被吼住了,他们本就是试探来的,谁成想试探出这么个铁板来。

  汪老鱼顿时心中惊疑不定,难道他们真的跟会友镖局有关系?

  就连癞头张这个愣种王八蛋都被秦致远给吓住了。

  秦致远站起身来,梗着脖子,指着自己脑袋,大声道:“我秦某人大好头颅在此,你们若是想要,拿走就是,甭跟我客套。我今儿要是皱一下眉头,我他娘的就不姓秦,我就不配做高杰义的师父。”

  汪老鱼几人都目瞪口呆了,这他妈的谁是流氓啊?这怎么还来一个比他们还流氓的家伙啊?

  殊不知,秦致远这段时间说的书就是讲流氓混混的,就那四霸天,全都是混混。秦致远对混混这行熟的不能再熟了,真搞起来,他们还没秦致远演的像呢。

  秦致远弯着腰,把脑袋往桌子上一放,嚷嚷道:“来,劳驾,您动个手,我秦某人的脑袋,您今儿就拿走当球踢吧。”

  汪老鱼等人都无语了,哪儿来的一个混不吝的老混蛋啊?

  就连刘八也张大了嘴巴,不是个说书先生嘛,不是读书人嘛,怎么读书人还这样啊?

  秦致远横的慌:“嘿,还反了你了,还想杀我,我让你杀。你杀了我之后,你不怕满门被灭吗?你当我收的徒弟是吃素的啊?”

  马三儿都无语了,他刚刚说的是打一顿,什么时候说杀人了。

  癞头张也是大开眼界,自己这群人仿佛被这个老头儿给碰瓷儿了。

  汪老鱼嘴角抽搐,最后只能一巴掌拍在了马三儿的后背上,喝骂道:“我让你胡说八道,我让你吓唬人,不知道秦先生是读书人吗?有你这样吓唬读书人的吗?”

  马三儿想骂街,这老混蛋哪儿像个读书人了,分明就是一块滚刀肉老流氓吗。

  马三儿也不敢说什么啊,只能顺坡下了:“哎,鱼爷,您别生气,我……我……我这不是着急嘛,我着急来赔礼道歉嘛我。”

  刘八差点没把茶水呛出来,这理由绝了。

  汪老鱼这才缓了口气,顺势道:“秦先生,您别生气,都是手下人不懂事,这人就是个莽汉,您是读书人,可不能跟他一般见识,我等回去就收拾他,您先起来再说。”

  “哼。”秦致远重重哼了一声,这才起来,没好气道:“别在这儿碍眼,我马上就要开始说书了,省的碍到我的书座儿。小义儿今天八成是不回来了,你们赶明儿再来吧。”

  秦致远是想把这群人给弄走了,好给他跟高杰义一个商量的时间,毕竟他得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才好应对。

  可汪老鱼明显没这么好糊弄,他笑眯眯道:“秦先生说的哪里话,秦先生既然要开始说书,我们这些做兄弟的自然是要捧场,今儿我们就是您的书座儿。”

  秦致远不耐烦道:“别了,你们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可别吓着我的书座儿。”

  汪老鱼道:“我们一定不会,再说,您要是真看我们不顺眼,我们出去就是,我们就在门口等着,绝不碍您眼。反正今儿一定得见到贵高徒,我们这个歉必须要道了。”

  秦致远眉头微微凝了一下,他知道这帮人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了。他们明说是来道歉,其实就是把自己留下做人质了,今天自己徒弟不出来,他们是不会这么轻松把自己给放了的。

  正当秦致远想辙的时候,方士劫走进来了。

  “哟,秦先生,您还没开书呢。”方士劫远远就叫一声,见到这些人没起什么冲突,他也就放心了。

  秦致远抬头一看,怎么方士劫来了?

  汪老鱼等人也看了过去。

  癞头张立刻小声对汪老鱼说:“大舅,这个人就是那三个人中的一个。”

  “呀,怎么这么多人啊。”方士劫看看汪老鱼等人。

  “诶?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方士劫眼睛顿时瞪大。

  方士劫大喝一声,立刻上前抓住了癞头张的衣袖,大喝道:“好哇,打完我们家少爷,还敢自己送上门来,我们家老爷正找你呢。绿头苍蝇茅厕飞,你找屎呢?”

  “我……我……”癞头张顿时话都说不利索了。

  方士劫提溜着癞头张胸口的衣服,道:“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好大的胆子啊,你以为你是关公啊,单刀赴会吗?你王者归来吗?你寿星公上吊,你嫌命长吗?”

  癞头张听呆了。

  秦致远都给听懵了,这啥词儿,谁教方士劫说的啊?他跟方士劫认识很多年了,他知道这老货说不了这些东西,这小词儿一套一套,谁想的?

  “大舅。”癞头张立刻向汪老鱼呼救。

  方士劫厉声道:“还大舅,今天你亲爷爷来也救不了你,你以为你带着这几个歪瓜裂枣就很厉害了吗?啊,小子诶,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哇你。”

  癞头张一愣,啥玩意儿,没听懂。

  秦致远整张脸都皱一起了,这什么词儿啊?

  方士劫又来一句:“我们会友镖局一贯低调处事,怎么,你们当我们好欺负吗?”

  秦致远差点没一跟头栽在地上,他终于知道他徒弟弄了什么鬼了,原来是扯了会友镖局这面大旗,真他娘的。

  汪老鱼马上抱拳:“这位兄弟,这是个误会呀。”

  方士劫勃然大怒:“误你妈的头,犯我会友镖局者,虽远必诛。”

  这他娘的又是个什么新鲜词儿?秦致远都用手捂脸了。

  汪老鱼立刻道:“误会呀误会呀,我知道这不成器的家伙得罪了贵镖局,所以我立马着人打断了他的腿,这才拎着他过来登门道歉呐。”

  方士劫瞧了瞧癞头张的腿,真断了,要不是高杰义先前就嘱咐过他了,他现在说不定就信了。他道:“你跟我说不着这些,你们的事儿你们自己解决,正好少爷和杰义都在这边,你们自己找他说去。”

  秦致远愕然地看着方士劫,这是哪一出戏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