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你这个叛徒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29 2019.11.14 21:00

  高杰义走到了众人中间,抱拳施了一礼,微笑着说道:“小子不才,只是评书门内一个无名的小学徒,今儿斗胆站出来,有什么到与不到的,诸位前辈多担待。”

  田岚云搭了一句腔:“你刚刚可是说你有法子的,可别糊弄大家,虽说你是条好汉吧,但是你也不能从这儿单枪匹马杀出去吧?”

  高杰义笑道:“有您这位武艺高强的大英雄在,我可蹦跶不出去。”

  田岚云摸着头爽朗大笑:“哈哈,好小子,对我胃口。”

  高杰义也道:“那行,得空咱爷俩喝两杯去。”

  田岚云笑道:“成啊,不知道你小子酒量如何?”

  “我……”

  高杰义还没说话了,就有人不耐烦了。

  “这怎么还聊上了,不是说想辙嘛,我们这都吵成什么样了。”

  “嘿。”田岚云眼珠子一瞪,就想骂人。

  高杰义赶紧劝道:“田师叔,莫要跟他计较,您先坐会儿,等我把这茬解决了,我再请您喝酒。”

  “好。”田岚云大声应允。

  高杰义环视众人一眼,道:“大家都先不要着急,且听我慢慢说来。”

  众人都在看高杰义。

  高杰义也不卖关子,便道:“今儿这事儿的主要症结就是呛行,我也不藏着掖着,把话挑明了吧。为什么会有相声艺人呛行,因为相声都是对口相声居多,都是两个人一起说的。”

  “但是难免会有一个人落单的时候,可是现在相声里面的单口相声不多,很多相声艺人都不会几段,所以他们才会来呛行说书,为的无非是能有口饱饭吃。”

  众人听了,都微微颔首,高杰义说的就是实情,只是大家都不太好意思把这事儿拿在明面上说。

  高杰义接着道:“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细数历史种种,农民起义都是因为活不下去了而已。谁都有父母孩子,为了家人,能理解。但是这般做,确实也是坏了规矩,呛行是实情。”

  “我们倒也不是怕你们抢了我们的书座儿,能被抢走的书座儿,只能证明这个说书先生没有水平,没水平的先生也就不必多言了。但是你们相声一门并没有正经学过说书,你们说的书怕是听不了吧。”

  “尤其你们是说对口相声的,说书只是偶尔来这么一场。可能今儿说完了之后,明儿就收拾东西去说对口相声了,这可是对书座儿大大的不负责了。你们是拍拍屁股,干干净净去说相声了,可是屎盆子却全扣在我评书一门身上了。”

  “让书座儿都以为天底下的说书先生都是这样的呢。不仅说书说的不好,让书座儿怀疑我们水平。还说半截儿直接不说了,这说书先生的人品还不行。既没水平又没人品,您这让我们以后还怎么作艺?您这是直接挖断我们的活路啊,这也是我们最为气愤的地方。”

  这话一出,评书一门纷纷附和。

  相声一门也没人反驳。

  因为高杰义说的就是实情,真真正正的实情而已。

  裕德隆皱眉道:“你说的我们也都清楚,你不是说有法子吗,说来听听吧。”

  高杰义点点头,道:“所以诸位先别争吵,我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众人有些诧异。

  折中?

  这事儿怎么折中?

  秦致远也疑惑地看着自己徒弟,连水烟都不抽了。

  潘会长也有些错愕地看着高杰义,难道这小子真有办法?

  高杰义看着众人,微笑道:“我们两门同属江湖艺人行,本就应当相互提携,你们相声一门比较年轻,底蕴较浅,我们评书门更应当多多帮扶你们。既然你们单口相声不多,不得不靠说书谋生。”

  “而我们评书门又担心你们说的不好,坏了我们评书先生的名声。那何不,让我们评书门的前辈高手,亲自传授给你们几段评书,好让你们可以说单口,也让你们不会坏了我们的名声。”

  这话一出,全场一静。

  秦致远都惊呆了,手上的水烟筒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上首的潘会长也瞪大了眼睛,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一直对高杰义很欣赏的田岚云也傻了眼,差点没一跟头栽在地上。

  刘月鹏也懵了。

  连在一旁受审的李寿海都想问问高杰义是不是个傻子。

  不说评书门的人,就连相声门的人也傻了。

  裕德隆的眼珠子瞪得比牛还大。

  吕德胜站起来颤着声音问道:“你……你是认真的?”

  高杰义理所当然道:“对啊。”

  “哗。”全场哗然,不,应该说是全场躁动。

  秦致远重重吸了一口水烟,结果却呛进了肺里,弄得老头儿差点没把肺咳出来。

  潘会长用手捂脸,他本来就不对高杰义抱什么希望,这么多人都没想出来招儿,就他一个小孩子能想出什么好办法,但是他是怎么也没想到高杰义居然想出来这么一个混蛋招儿。

  潘会长差点没眼前一黑,这也太混蛋了吧,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吗,老秦是怎么教的?

  刘月鹏更厉害,他都想把高杰义拖下来一顿暴打了。好家伙,人家相声门的人过来呛行,你不止不想招儿对付他们,结果还要教他们说书,让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呛行。

  这就跟小偷过来偷东西一样,你不止不抓他不打他也不报官,还要去把自己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跟他说,你偷的东西不好,来吧,我这里有更好的,你拿这个吧。

  这不是有病吗?

  刘月鹏真想揪着高杰义的耳朵问问,你他娘的是相声门发展的内奸吗?你高杰义是评书门叛徒啊,你这个“评奸”。

  裕德隆也有些哭笑不得,他当然希望这样了,可人家评书门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答应啊。

  果然,潘会长开始给高杰义擦屁股了,他摇摇头,苦笑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刚才说了这是小孩子的胡话,大家别太在意。老秦,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管教这小子。”

  “哎。”秦致远也苦笑一声。

  高杰义却还不知死活道:“没有啊,我没胡说啊,我很认真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