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养伤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25 2019.10.06 18:28

  大莲搀扶着佟小六离开,其实没走远,佟小六就晕过去了。没日没夜地唱曲儿,早就让他的身体到极限了。

  刚才又被一顿胖揍,其实他早该晕过去的,就是因为害怕和恐惧,让他的精神反倒是格外的振奋,现在终于逃走了,他精神一松,立刻就晕过去了。

  也不知道大莲这一个弱女子是怎么把佟小六给拉回家去的。

  佟小六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很陌生的地方。

  “额……”佟小六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他只觉得脑袋疼的要炸裂开来,明明睁开了眼睛,却还是看不太清,觉得眼前的画面在晃动,还有他的嗓子,已经渴的要冒烟了。

  “虽……虽……”他明明说的是水,可发出来的声音却变成了虽,这一动,他才发现他两边脸庞也疼的厉害,稍稍一说话,就疼的在发颤。

  “小六哥哥,你醒了啊?”大莲露出惊喜之色。

  听到了大莲的声音,佟小六心中的不安和惶恐才渐渐消散,他道:“虽……我要虽……我好客……”

  “要水,好,我马上给你倒。”大莲急急忙忙去倒了一杯水过来,她先把水杯放在床边上,然后用力把佟小六给扶起来,让他靠在床头,她才去把水杯拿过来,喂佟小六喝水。

  水杯刚碰到佟小六的嘴巴,佟小六就是一声闷哼,疼的浑身一颤。

  “小六哥哥,你没事吧?”大莲紧张问道。

  “没四……”佟小六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要虽……”

  大莲小心翼翼地把水递到佟小六嘴边,佟小六这才喝了第一口水,干的冒烟的嗓子这才舒坦了不少,自己的精神也稍稍振奋了一点,这才算是回过神来了。

  他开始打量这个陌生的房间,他问道:“大……大莲,我这是在哪里……”

  大莲有些害羞地回道:“你在我家,这是在我的房里。”

  “啊?”佟小六顿时大吃一惊,他不顾身上伤痛,挣扎着就要下床:“我要走,我要回去……”

  大莲急道:“你这是要干嘛呀?你都伤成这样了。”

  佟小六努力挪动身子,艰难地把双脚放下来,他喘着粗气道:“我……你还是姑娘……我……我们没成婚……我不能坏了你的……坏了你的名声。”

  佟小六双手在床沿上用力一撑,身子站了起来,可还不等他站稳,他就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画面都在晃,自己胸口还泛起了一股要呕吐的感觉。

  佟小六一晃就要摔倒。

  大莲见状,惊呼一声,赶紧上前及时扶住了佟小六。

  可佟小六就跟喝醉酒似的,脑袋还在微微晃动。

  这是被马三儿打的,都打成脑震荡了,马三儿练过功夫,手很重,两巴掌就差点把佟小六打半死了。

  现在的佟小六模样甚是凄惨,原本清秀白嫩跟剥了皮的鸡蛋一样的脸庞现在肿的跟猪头似的,两边脸庞的淤血都淤成紫黑色了,看起来甚是可怕。

  大莲急的泪花都出来了:“小六哥哥,你就别走了,你这样怎么回去啊?我真的好担心你,没事的,我爹娘都不在家,家里就我一个人,不会有人知道的。”

  佟小六想说话,就觉得有股子恶心泛上来,他的头更晕了,这样是真的没法回去了,他只能再躺下。

  大莲说道:“我给你熬了粥,你要喝一点吗?”

  佟小六摇摇头,问道:“你昨晚怎么会去那里找我的?”

  大莲张了张嘴巴,却又闭了回去,顿了一顿,大莲岔开话题,道:“我要不要差个人回你家去报个信儿,省的他们着急。”

  佟小六道:“好,报备一声吧,正好我师父今天回来,别让他担心了。”

  “好。”大莲应了一声,便赶紧出门了,她一双黛眉紧紧蹙了一下,又回头望了一眼房内,咬了咬唇之后,赶紧出门寻人去报信了。

  大莲刚走出房门,找了人跟他说了报信的事情,却又来了另外一人登门。

  “大莲啊,你在家吗?我跟你说好的那个房三爷,人家今儿正好有空了,前面差人过来说打算今儿登门来相亲了,你可得赶紧梳妆打扮一下啊。”那人说着话,直接就进了门,直朝着大莲的房间而去。

  而此时,大莲去安排人去报信了,不在房内。

  ……

  高杰义起的也挺早,其实他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说来说去,他师父和方士劫还是把他瞒了,高杰义依旧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高杰义隐隐觉得自己像是卷进了什么旋涡里面,尤其是昨晚他方叔给他的那个东西,让他看的有点心惊肉跳。

  他就算再不懂行,但是看了这里面的东西也知道这玩意儿了不得,这要是运用好了,恐怕能掀起巨大的风浪。

  高杰义心中有些惶恐。

  一晚上没睡了。

  第二天一早,他连火都没烧,便直接急匆匆跑出门去找金单了。

  吕杰诚还在床上睡得正香呢。

  高杰义刚一出门。

  西边房门就打开了,方士劫和秦致远都站着门边看着高杰义离去的身影。

  方士劫道:“他走了。”

  秦致远微微颔首。

  方士劫皱眉问:“你说他会怎么处理那东西啊?”

  秦致远语气沉沉道:“我也很好奇那东西在他的手里能发挥多大的作用。说白了,这就是一件无用之物,真正有用的,是用它的人。善用者,则无敌。”

  高杰义难得体力这么好,一晚上没睡,还跑的飞快,一路狂奔到金单家门口,对着金单家房门就是一顿乱敲。

  “咚咚咚咚咚……”

  其实这是很犯忌讳的,老北京人都很讲礼儿,敲门也有规矩,一般只敲三四下,过会儿再敲。忙不停地敲门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报丧,或者出什么大乱子了,兵祸、着火什么的,不然你有急事也不能这样。

  但是高杰义却不管那么多,敲就完了。

  门很快就开了,金单也猩红着一双眼,估摸着也是一晚上没睡觉。

  高杰义钻进门,就道:“金单,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