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好宝贝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283 2019.09.04 21:00

  金家父子抬头看来。

  于连波对金小毛也挺喜欢的,他看向了白雨生,白雨生是买卖家儿,是懂行的人,也是懂人的人,他也对于连波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个不错的车夫。

  于连波这会儿更放心了。

  金小毛小心翼翼问道:“大爷,您上哪儿?”

  高杰义没好气道:“叫什么大爷,叫先生,人家可是大学里的教授。”

  金家父子都吓一跳,看向于连波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带着满满的尊重和恭敬。

  白雨生也看的艳羡不已,这种对文化人的尊重是他这种生意人永远都得不到的,不管他开多大的买卖都没有用。

  民国初年对文化人还是非常尊重的,不说别的,就连大学里面的学生都很受尊重。五四运动的时候,很多军警都不敢把学生怎么样,就算把他们抓起来,他们也不敢苛待。

  因为他们都把这些学生称之为学生老爷,他们惹不起呀,人家毕业了说不定立刻就能爬到他们头上去,成为他们的领导,自己不得挨收拾啊。

  学生尚且如此,就更别说老师了。尤其是大学里的老师,那可是高级知识分子,社会地位是非常高的,也是非常受人尊敬的。

  于连波微笑着问:“鄙人于连波,不知足下是何姓名啊?”

  金小毛第一次跟这样的大文化人打交道,顿时吓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高杰义帮翻译道:“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金小毛忙道:“我……我……大家都叫我金小毛……”

  于连波看了看金小毛下巴上那撮黑毛,他笑了:“这名字还真形象,那我就直入正题了,目前我家中还缺一个车夫,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我家里做工呢?哦,我家中有洋车,你过来便是,工钱的话……十五个大洋一个月。”

  金小毛懵了。

  金老毛也懵了。

  金家父子被天上砸下来的馅饼砸晕了。

  两人呆立在现场,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高杰义却是等不及了,催促道:“给句准话,这差事你到底应不应下?”

  “应,应,我我我我们应下这差事。”金老毛点头如捣蒜,生怕人家反悔。

  于连波露出了笑容。

  金小毛反而有些犹豫:“可是……爹……我要是去他们府上,那……那……”

  金老毛咬牙道:“不管那么些了,拉车行不能拉一辈子,可去人家府上却可以。只要你能好好的,爹娘就算死了也乐意。”

  “爹……”金小毛还是不愿意。

  金老毛一巴掌拍在金小毛脑袋上,骂道:“胡咧咧什么,还不快去见过老爷。你要是再敢给老子啰嗦,我现在就带你娘回乡下去,我们死都不认你这个儿子。”

  金小毛眼泪都出来了。

  高杰义看向了于连波。

  于连波没懂。

  胖子白雨生低声说:“人家里肯定遇难处了,怕去你家里做工,你要过两个月才给工钱,他们这个月熬不过去。”

  “哦。”于连波这才明白过来,他在随身带着的皮包里面掏了一下,道:“不妨事的,金小毛我先给你一个月的工钱,你明天就来我家里听差吧。”

  “拿着呀。”于连波把十五个大洋塞到金小毛手里。

  金老毛懵了。

  金小毛也懵了,他感觉到手上的大洋火辣辣的,他呆愣愣问:“这……这是给我的?”

  于连波笑了:“那我也没塞到别人手上呀。”

  金小毛看看手上货真价实的大洋,他问道:“您不怕我跑了吗?您也不认识我呀?咱们也没找保人啊。”

  于连波笑着摇头:“哈哈哈……就凭你肯守信准时前来,我就相信你的为人。更何况,你若是跑了,那便跑了吧,不过十五个大洋而已,用十五个大洋测一回人心,我觉得是值的。”

  白雨生点点头,有些意味深长地看向了高杰义。

  高杰义扭头看去,面不改色,报之微微一笑。

  “谢谢老爷。”金家父子跪了下来,感激涕零。

  于连波不习惯这一套,他赶紧上前扶人:“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弄好这些,高杰义他们先走了,于连波安顿好金家父子之后,又陪着几个朋友进饭庄里面,进门的时候又看见茶房了,茶房手上拿着个挖耳勺,嘴里还在嘀咕:“这是个什么宝贝呀?”

  白雨生好奇问道:“这是刚才那人给你的?”

  茶房抬头,连忙道:“对,是刚才那大爷赏的,但是小的眼拙,瞧不明白呀。”

  白雨生伸手:“拿来我看看。”

  茶房立刻双手奉上。

  白雨生拿在手里,于连波等人也凑上来看,这一看,众人神色纷纷变得精彩起来,尤其是看到上面还有一坨没弄干净的黄色固体,几人脸色那叫一个好看呀。

  白雨生不动声色的把挖耳勺藏在手上,然后又从兜里拿出一枚大洋抛给了茶房,他道:“这玩意儿是不错,杰义还挺大方的,我用一个大洋跟你换了吧。”

  ……

  “杰义,你从一开始就想到要帮他们了吗?”金单问道。

  高杰义摇头:“那倒没有,不过正好听见连波说起缺个车夫,顺手帮了那对父子一把,就当是给他们的赏钱了。”

  吕杰诚仰着头问道:“师哥,那要是于连波没说缺一个车夫,那你怎么办?你还坐他们的车回家吗?”

  高杰义道:“坐啊,为什么不坐呢?”

  吕杰诚道:“可是我们没有钱啊。”

  高杰义理所当然道:“师父那儿不是有嘛。”

  “啊?”吕杰诚都听傻了。

  高杰义理直气壮道:“师父今儿还吞了我一块大洋呢,我不得让他吐出来啊?我答应给他们的赏钱也是从这儿出的,让他们问师父讨一块大洋的车费,我跟他们破个份儿,咱拿大头。”

  高杰义的操作让吕杰诚和金单听呆了。

  吕杰诚惊为天人道:“师哥,你现在怎么变这么狡猾了?”

  高杰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被人敲的开窍了呗。”

  金单皱眉问:“杰义,你是在调查自己受伤的事情吗?”

  高杰义道:“就是觉得有些奇怪,那夜情况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那条胡同,第二天我就受伤待在家里了,师父只给我看病,也没有报警。我连是谁伤的我都不知道,而且我也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啊。很莫名其妙,我心里总是有点没着没落,而且我老是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看似的。不怕明刀,就怕暗箭啊。”

  高杰义脸上露出了忧色。

  吕杰诚被高杰义说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师哥,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我有点害怕。”

  高杰义却道:“怕啥,我们仨人呢。”

  金单劝道:“还是小心为上。”

  高杰义苦笑一声,正想说回去,却听得不远处有人喊了一声:“是小义儿吗?”

  高杰义几人扭头看去。

  “六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