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剑仙的跟班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62 2019.11.22 21:08

  大嘴张啸轮跟高杰义坐下喝茶聊天。

  小屁孩吕杰诚赶紧跑到后台去跟秦致远报告了。

  大嘴张啸轮自然是来打听小爷的消息的,他也想确定那日一掌拍碎大青石的人是不是小爷,而且人家还打着他们会有镖局的旗号呢。

  对于小爷的事儿,会友镖局还是非常谨慎的,但是四大亭思考来去,决定还是让张啸轮去接触一下,毕竟他是最有正当理由的人。

  出发前,张啸轮还被四大亭好好嘱咐了一番,一下子被四位当家的这么看重,张啸轮是受宠若惊。

  张啸轮干劲十足,来到茶馆里面就看见高杰义被人欺负了,高杰义可是个关键人物,张啸轮立刻就出手相救了,甭管人家需不需要,至少人家摆在明面上的身份是个说书先生,说书先生自然不能有太大能耐。

  自己拔刀相救,就把善缘给结下了,这不,人家不是请自己喝茶表示感谢了么。张啸轮在绿林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别看他是个话痨,但还是很有江湖经验的。

  同时,张啸轮也想骂八指郑勇,这人是个傻子嘛?连自己听了这故事都不敢乱来,他倒好,直接派人来砸场子。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张啸轮态度亲热,而且显得非常豪爽。

  高杰义也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儿,更何况现在是郎有情妾有意,几杯茶后,两人就熟络了,很快就以兄弟相称了。

  不多时,到说书的时间了,秦致远也走了出来。

  张啸轮还在那里喋喋不休:“我说高兄弟啊,你真应该走出去看看,这天大地大,有着数不尽的风景。就像我们去走镖,虽然累是累了点,但是真能增长不少见识,还能看到许多有趣的事儿。”

  “嗬,就像我们这趟,我就遇见了一个卖煮鸡蛋的老娘们。嘿,那娘们真的是太没厨艺了,煮鸡蛋都弄不干净,里面竟然还有鸡屎。我的个老天爷,你说这事儿,谁能忍?我说了她两句,她还跟我吵架呢,要不是我们镖头拦着,我都想跟她动手了。”

  秦致远已经上了台了。

  高杰义往上看了一眼,打断张啸轮的话道:“哟,我师父上场了,我得过去候着了,要不您先听段书?我师父说的还成。”

  张啸轮问道:“这是你磕过头摆过支的亲师父?”

  高杰义道:“那是自然的。”

  张啸轮眸子微微一动:“那成,你先忙着,等晚上的,晚上我再来找你,咱们哥俩好好喝一杯。”

  “成啊。”高杰义点头笑着。

  张啸轮喝光杯子里的茶水,说道:“谢谢你的茶了,晚上的酒,我请。”

  “好。”高杰义开心地答应着。

  张啸轮挥挥手就走了。

  高杰义起身相送,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张啸轮的背影。

  吕杰诚凑过来问道:“师哥,您看什么呢?”

  高杰义轻轻嘀咕道:“想喝奶了,娘来了;想娘家人了,舅舅来了。”

  吕杰诚疑惑道:“哈?您不是没娘吗?”

  高杰义骂道:“滚蛋。”

  ……

  天桥汪家。

  汪老鱼最近也很头疼,怎么什么事儿都跟王八茶馆里的那位爷扯上关系了?刚刚门头沟煤窑的混混兄弟又拜托他查一查天桥这边一个姓秦的说书先生,还是挺有名的那位。

  汪老鱼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秦致远没跑了,他们怎么又跟门头沟的人扯上了关系,这让自己怎么处理啊?

  自从那晚见识到了金单那御剑的本事,汪老鱼真是吓得快尿裤子了,也是真的害怕到不行了。

  “哎呀,哎呀……”汪老鱼长吁短叹,头疼不已。

  马三儿在旁边伺候着,他问道:“鱼爷,怎么了,是伤还没好嘛?”

  汪老鱼摇摇头:“没事,你甭往心里去。”

  马三儿自责道:“都怪我,下手太重了。”

  汪老鱼摆手劝道:“哎,这事儿可不能怪你,不是你下手重,而是你救了我,我汪老鱼不是个没良心的人,打那晚开始,你就是我汪老鱼的亲兄弟了。”

  汪老鱼是真的很感动,那晚高人要御剑杀他的时候,是马三儿挡在他前面的。混混行都是兄弟相称,可是谁又把谁当成兄弟啊,无非都是些有奶就是娘的家伙。

  可是在那晚那么危急的关头。马三儿竟然挡在了他的面前,这是要替他去死啊,汪老鱼怎么能不感动啊。

  马三儿却说道:“鱼爷,您言重了。自打您愿意花钱给我娘瞧病,还给她老人家操办了后事之后,我马三儿就了无牵挂了,打那时候开始,我马三儿的命就是您的了。”

  汪老鱼点点头,连声道:“好,好。万般说不如一般做,以后有我汪老鱼一口,就绝对有你一口。只是,咱们现在的情形很不妙啊。”

  “怎么了?”马三儿问道。

  汪老鱼说道:“门头沟的腰刀房三爷托人让我打听那几位爷的来头……”

  马三儿的神色也微微一变:“房三爷……怎么……又跟那几位爷有牵扯了?”

  汪老鱼摊手道:“我上哪儿知道去啊,关键是人家都问到我这儿了,我都知道这事儿了,我就脱不了干系。你说说,我这儿怎么办呀,我是真怕跟那几位爷再碰上,可我又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不然真出了事,我也逃不了好。”

  马三儿也皱着眉头,他也埋怨道:“那位爷不是让我们听茶馆那位的话么,弄的我们像是他们的人一样,知道了这事儿还真不好不报告一声。”

  “他们的人?”汪老鱼突然讶异一声。

  马三儿疑惑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汪老鱼愁苦的脸色很快就被喜悦所替代,他恍然大悟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啊,我们现在成了他们的人了呀。”

  马三儿还是没懂:“鱼爷,这是什么意思啊?”

  汪老鱼一拍手,眉飞色舞道:“你也不想想那位爷是什么人物,那可是神仙啊。八指郑勇再厉害,能厉害过剑仙?腰刀房三再狠,能斗得过神仙?宰相门前七品官,咱们现在可是跟着神仙啊,总比跟着郑勇爷要强吧?”

  汪老鱼瞬间想通了,突然感觉自己走上人生巅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