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剑拔弩张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51 2019.11.13 20:25

  高杰义还往相声门里看了好几眼,也没见有人起来维护一下李寿海,这小子人缘这么差的吗,他师门长辈呢?

  照吕德胜这个老家伙的话来说,李寿海这小子可要完蛋了,毕竟现在被抓住呛行的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啊,咋了,这是要弃车保帅,这小子要英勇就义了?

  高杰义都看懵了,难道说等会儿还有反转,他们要力证这小子不是呛行?毕竟这小子说的是自己写的书啊,形式上是呛行了,可内容上没有啊。

  高杰义有些惊疑不定。

  秦致远皱眉看了看神情苦涩的李寿海,又扭头看了一眼自己徒弟,微微摇了摇头。

  秦致远也不说话了,再多说话这个相声门的小子可要被他们抬出来挡枪了。

  吕德胜见秦致远不说话了,他也大松了一口气,委实是秦致远的火力太强,平淡语气间就把吕德胜给逼的不行了。

  评书门见秦致远偃旗息鼓了,他们可急了,这还没开始呢,怎么就结束了?

  刘月鹏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本来性子就急,当时便急着道:“秦叔,您可不能信他们相声门的花言巧语,他们哪次不是这么说的,可又有哪次这么做了。”

  吕德胜却笑着道:“小刘先生,话不这么说的。我们相声和你们评书同属江湖八门,理所应当维护江湖规矩,我们虽是下九流的行当,可不能做下九流的事儿,我们门内若是真有人呛行,照着规矩办就是。您评书一门若是也有人坏了规矩,也得照办,难不成我说的不对吗?”

  刘月鹏一点都不上当,当即便嘲讽道:“哪儿就对了,全篇话都在避重就轻,嘴上喊得震天响,您倒是给撂句实在话呀。若是真有人呛行,您说怎么处理?您说呛行的人在您行内不过区区几人而已,可被我们抓到的就已经不止十几人了,那还有没被抓的呢?这么多呛行,您说怎么处置?”

  吕德胜哪能说的出来这个啊,他只能是把目光再度投向了门长裕德隆身上,这么重大事儿也就只有门长才能拍板了。

  裕德隆的眉头也皱的很紧。

  潘会长也不催他,就在一旁坐着喝茶。

  裕德隆又从包里摸出来一根洋烟点着抽了起来,眉头紧紧皱着。差不多等这一根都抽完了,他才说话:“相声是一门很年轻的艺术,早年是从口技发展来的,口技艺人坐在布围后面说学逗唱,最初是一个人表演,后来才有俩人一起。”

  “再后来有一部分口技艺人走出了布围,当着观众的面儿开始表演,这门艺术也从暗春变为我们现在的明春,也就是我们的相声。所以我们相声最初就是一个人表演的,只是我们现在两个人表演的活儿居多。”

  “但是谁也不能否认我们相声不能一个人表演,我们是可以说单口相声的,这是我们这行当的基本功之一,这总不算坏了规矩吧?”

  刘月鹏针锋相对道:“你们相声是以逗乐段子为主,说单口当然可以,说你们的单口小段子就行了,难不成说书也是你们的单口相声?这样的话,我评书一门干脆并入你们相声门好了。”

  “呵呵。”裕德隆笑了两声,把烟头扔了,然后说道:“相声一门博大精深,可不仅仅是只能逗乐啊,我们也能学唱几句戏曲。据我所知,你们评书先生也大多学过戏曲吧,说书之中都有体现,关键之处来几句戏腔,往往效果极佳。难不成,你们也呛了梨园行?”

  刘月鹏大声道:“您这是强词夺理,我们学戏,只在关键地方来上一两句而已,我们又不曾在戏台子唱一整出。你们若是说一两句,我们当然也不在意,可你们搭了个台子说大书,这不是呛行又是什么?无师无长,乱说一气,座儿听了也不满,还以为天下说书人都是这个水平,这不是砸我们饭碗又是什么?”

  裕德隆也没话说了,这事儿本就是他们相声一门理亏啊。

  相声门却有人沉不住气了,当时便道:“我们门内这么多人呢,我们哪能个个都看得住,他要非得自己出去,我们又哪能知道?”

  刘月鹏立刻瞪着眼睛看过去:“你们不知道?”

  那人理直气壮道:“对啊,就像这小子,他们这一支儿就剩这一根独苗了,他也不跟我们门内人联系,连个搭档都没有,一天到晚净说单口了,我们连他在哪儿都不知道,又怎么管得了他说什么?”

  刘月鹏怒道:“这么说,你们是不想管了吗?”

  那人道:“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

  刘月鹏怒极反笑道:“好,好,跟我这儿玩赖了是吧?师父,您说怎么办?”

  “这……”潘会长虽说心中恼怒,但神色还是有些迟疑,他终归不想彻底撕破脸皮。

  刘月鹏知道他师父这老好人的毛病又要犯了,便立刻急着道:“师父,他们若是这么玩赖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们了。江湖各门各派恐怕都容不下他们吧,我们联合其他门派一起断了他们相声门的路。你们可掂量掂量,如果我们评书门顷全部之力对付你们,你们又能扛多久?”

  “唉……”高杰义轻轻叹息一声,其实他刘师哥已经有些色厉内荏了。联合各门各派,哪有那么容易啊,连评书门自己都不是铁板一块,更何况是外面?

  艺人行当说是一门之内,可这门内也是各门各派,没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号召力,大家都是走江湖卖艺的,规矩当然有,可你要是真逆着规矩,还真没什么特别行之有效的法子。

  高杰义心中在琢磨,社会上的人犯了事儿有巡警阁子可以管理,可以去打官司,总归是有个解决的办法。但是艺人行当呢,打官司可解决不了艺人行的事儿。

  如果艺人行也出现一个机构,能调解艺人行当纠纷,能团结江湖艺人,机构传出的命令,艺人们就都得听着。集整个江湖八门的力量,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又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高杰义不禁有些浮想联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