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前来助拳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261 2019.12.13 22:23

  贵客来访,自然得摆上等酒席了。矿山这边条件简陋,但村里人还是尽力准备了,高杰义他们还没走到呢,就听见鸡鸭惨叫,甚至还有头猪在痛嚎。看来这是要当场宰鸡杀猪啊。

  高杰义不禁咽了咽口水,看来今晚能吃个过瘾,自己这几个肉饼果然没白带,六个肉饼换一顿大餐,嘿,太划算了。

  到会客厅后,段老二让人把高杰义带的礼物送到后面去,拿走的时候段老二还嘱咐了好几次,一定让人小心小心再小心。

  张啸轮听得直牙疼,几个肉饼还真当宝贝了。

  高杰义却觉得段老二做的很对,肉饼可不得小心么,你要是晃来晃去弄碎了怎么办?肉都掉出来了,那还能叫肉饼么?

  小二子拿着肉饼就下去了。

  图老大压根没往桌子上坐,跟着小二子就走了,他想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房三爷的脸色很不好看,闷声不响地也跟着图老大走了。

  好嘛,这会客厅居然就剩下段老二一个人了,段老二还纳闷呢,图老大走了他能理解,这就不是个会说话的人,留下了没准还得罪人呢。

  可房三走了是怎么回事?刚刚前面他不是说连陪睡都肯么,不是还很擅长拍马屁么,怎么也走了?难道真是窝里横?

  段老二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他干笑道:“哈哈,我大哥三弟去盯着后厨了,不能怠慢贵客呀,来来来,我们先喝着,两位贵客,我段某人,先干为敬。”

  说着,段老二端起一碗白酒,咯噔一下就给喝完了。

  高杰义看的眼睛一亮,这热情劲儿不错。

  “好酒量。”高杰义一拍桌子,然后对旁边张啸轮大声道:“张大哥,到你了。”

  “哈?”张啸轮一愣。

  高杰义反问道:“废话,不然你让我喝啊?我要是喝倒了,正事儿要谈不谈了?”

  段老二听得眼睛一亮,又端起一碗酒来,大声道:“哈哈哈,聊表敬意,贵客请千万随意,万万不可误了正事啊。”

  说罢,段老二一口又给喝完了。

  高杰义对着张啸轮一挥手:“快上。”

  张啸轮嘴角直抽抽。

  ……

  图老大刚出去就让小二子把东西给他了,小二子还小心道:“大爷,二爷可说了,这得小心着点呢。”

  图老大点点头:“行了我知道,你先走吧。”

  “哎。”小二子答应一声,还一步三回头地看着。

  图老大把肉饼放在手上,居然还有点热乎,他打开一瞧,图老大当时就乐了:“嘿,还真是肉饼,我说怎么这么香呢,这俩人还真会送东西。”

  “大哥,他们就送这?”房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图老大转过来,道:“对,你要不要来一块,还有点热乎呢。”

  房三摇摇头:“别了,生人的东西我可不敢吃。”

  图老大笑了两声,他却拿起一块来,直接塞进了嘴里。

  房三脸色顿时一变:“大哥,你……”

  图老大嚼了两下,点点头:“嗯,味道还真不错,你不吃可惜了。”

  房三急道:“大哥,你怎么这么莽撞,那两个人的底细咱们还没摸透,您……您怎么就吃他们的东西了?”

  图老大嚼着肉饼道:“嘿,没事,我心里有数。倒是你,说说吧,怎么回事?”

  房三的目光有些躲闪:“什么怎么回事?”

  图老大嗤笑一声:“我是不会说话,说的话你们也不爱听,可这并不代表我是个没脑子的人,你当我傻吗?”

  房三脑袋垂下来,苦笑了几下,他道:“大哥,真不是我瞒您,我自己都没想到。您还记得吗?就我跟您说我在宋家遇见的事儿,就那个来头神秘的年轻小子。”

  图老大问道:“就是刚刚那人?”

  房三苦笑着点头:“没错,就是他,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会友镖局的人?”

  图老大的眉头也皱起来了,他稍稍沉吟了一下,问道:“老三,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我……”房三爷刚开口,却又被图老大打断了。

  图老大打断道:“老三,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事儿是你办的不地道,一把年纪了就别去祸害人家小姑娘,尤其是人家姑娘已经有意中人了,你再去就更加不合适了,这事儿是你混账。”

  房三苦笑一声。

  图老大接着道:“不过如果你真看上这姑娘了,非她不娶的话,那我也帮你。你再混账,可也是我的结拜三弟,哥哥不会委屈了你。甭说后面站着会友镖局,就算站着天王老子,只要你确定看上那姑娘了,哥哥我也会帮你抢出来。”

  房三顿时感动的稀里哗啦,眼泪都快出来了。

  图老大看着房三道:“说,你到底是不是真看上那姑娘了,只要你真看上了,里面那两位我就不伺候了,我还懒得费这劲儿呢。”

  房三认真地看着图老大的眼睛,道:“大哥,里面那两位爷,该伺候还是得伺候。那姑娘的事儿确实是个意外,我是真不知道里面还有那么多弯弯绕。估计也是个误会吧,这事儿赖不到他们头上,是我活该,不算弟弟受委屈。”

  图老大看了看房三认真的样子,他点点头:“行,那咱进去吧,大哥陪你一起。”

  “好。”房三用力点头。

  图老大甩手就把肉饼给扔了。

  房三一愣。

  图老大笑道:“其实真没啥好吃的。”

  房三也旋即大笑:“哈哈哈……”

  图老大和房三回到宴会厅了,房三此时已经把心情调整好了。宴会厅里,酒肉菜肴也都摆上来了。

  房三大步超前,笑着道:“刚刚去后面盯了一下,怠慢贵客了,怠慢了,怠慢了,我自罚一杯。”

  房三走过来,端起来酒碗,仰头就喝下了。

  见状,高杰义也站起来,端起酒碗,他道:“这一碗,当做赔罪。得罪了,三爷。”

  说罢,高杰义竟然也仰头喝下去了。

  段老二看的一愣,高杰义从进门到现在才第一次喝酒啊。怎么,听他话里意思好像跟老三有什么过节?

  房三爷也不废话,又干了一碗,他才摆手道:“客气,先前是我办事不地道。敢问今日二位前来,所谓何事?”

  高杰义也不磨叽,直接道:“听说三位老板遇到点难处,我两位兄弟特来助拳?”

  三兄弟皆是精神一震。

  房三更是大喜道:“有会友镖局助阵,我们可就放心多了。这位小爷,您放心,宋家的事儿我绝不再为难,也不会再干预。”

  “好。”高杰义等得就是这句话,可他在欣喜之余,也有些纳闷:“会友镖局?”

  张啸轮翻了翻白眼。

  高杰义笑着道:“可能是我没说清楚,是我二位兄弟前来助拳,镖局可来不了。”

  矿山三兄弟顿时神色一滞。

  房间内落针可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