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我们是同学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463 2019.09.02 11:00

  “师哥,我饿了。”小屁孩看着眼前几盘凉菜直咽口水。

  高杰义道:“吃呗,怕什么,反正我们今儿是顶着金单的名头来的。”

  吕杰诚惊喜道:“对哦,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说着他赶紧拿起筷子直奔酱肉,拿一片放嘴里,美滋滋嚼了起来,都快舒服的要上天了。

  高杰义也赶紧夹了一块,放到嘴里细细一品,还别说,真挺好吃的,非常入味,咸鲜可口,而且回味非常棒,真不愧是老字号。

  他这些天净吃糠咽菜了。

  金单见两人吃的这么香,他也忍不住了,索性也大口吃了起来。黑锅他都背了,再不多吃一点,这多亏得慌啊。

  还没正式开席呢,这三人倒是吃的热闹,其实这是一件很失礼的行为。但是也无所谓了,这三个家伙本来就是来蹭吃蹭喝的,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谁家办喜事呢。

  没多大一会儿,许是到开席的时间了,厅子里面进来了不少人。高杰义他们还特地选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桌子,一般坐这儿的都是关系比较远的客人,这样不太会惹人注意。

  他们座位上也落座了几个人,三个年轻人,现在摆酒席都是用的八仙桌,能坐八个人。几人一落座,吕杰诚和金单顿时就紧张起来了,赶紧放下筷子不敢再吃,一个是不礼貌,另外一个是心虚呀。

  可高杰义却还是顾着自己吃,一点都不管身边人,这王八蛋心理素质贼好。

  几个年轻人看了桌上另外三人,也没管他们,就顾着他们自己聊了起来。

  带着一个戴着厚厚圆眼镜,梳着大背头的年轻人矜持着微微笑意,问道:“哎,连波呢?还没来吗?”

  胖青年道:“没呢,可能还在陪新娘子吧。”

  “哈哈哈……”

  “哈哈哈……”

  旁边几人都笑了。

  一个长相成熟且文质彬彬的男人有些感叹道:“唉,时间是过得真快啊,一眨眼连波兄都成婚了。一想我们在汇文的学习日子,就仿佛是在昨天一样。”

  “是呀。”圆眼镜大背头也有些感慨道:“一晃眼我们都长大了,当初的连波最是个书呆子了,木讷极了,没想到现在最先成婚的居然是他。”

  胖子哈哈笑道:“是啊,等连波进来,我们一定要他过来好好说说他的恋爱经历。”

  金单和吕杰诚都是心中一紧。

  高杰义依然吃的很欢。

  此时已经开席了,热菜也已经上来了,香味铺满了全桌,吕杰诚口水都下来了,可愣是没敢动筷子。

  高杰义一边吃还一边招呼:“来,吃呀,愣着干嘛?”

  金单和吕杰诚无语地看着高杰义,得,你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你当这是你乡下亲戚办酒席呢?

  高杰义这动作也引起了旁边几人的注意,胖青年瞧了瞧高杰义,脸上露出热情的笑容,客气道:“鄙人白雨生,还没请教这位先生是……”

  “完了完了,这次要被抓个现行了。”吕杰诚眼前一黑。

  金单的脸色也冰寒了几分,他已经在想等会儿怎么逃出去了。

  高杰义瞥了他一眼,哼一声:“白胖子……”

  这几个字一出,就连金单的眼前都是一黑,你他娘的要这么嚣张吗,张嘴就骂人?是怕今晚不会挨揍吗?

  这几个字一出,那三个年轻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这胖子白雨生:“额……请恕我眼拙,您是……”

  高杰义放下筷子,没好气道:“白胖子,你真认不出我来了?”

  金单和吕杰诚最是诧异了,难道高杰义真认识这个人?要是有熟人,今晚说不定能混过去。

  胖子白雨生摇头:“恕我记性不好,您是……”

  高杰义指了指面前三人,无奈道:“嘿,你们几个真是的,都什么记性呀,我是你们在汇文的同班同学啊,我,高杰义啊。”

  这话一出,吕杰诚差点没打算锤死他这个师哥,哪儿就同班同学了,你上过学吗?再说汇文学校是教会学校,那是普通人上的起的吗?

  金单也无语地看着高杰义,这会儿你怎么不说自己是金单了?

  那三人也是面面相觑,他们回忆不起来这个人呀。

  高杰义叹道:“哎哟,我真是伤心了,我是不怎么爱说话,但也不至于老同学不认老同学了吧。白胖子,你忘了,算数考试的时候是谁陪你一起作弊?是谁陪你一起挨罚的?”

  吕杰诚嘴巴都长大了,说的跟真的一样的。

  金单也很疑惑地看着高杰义,干嘛非冒充人家同学啊,安安心心吃饭不就好了,这不没事找事吗?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啊?

  胖子白雨生皱眉道:“不对呀,我算数一直很好,没有抄过答案啊……”

  吕杰诚眼泪都快出来了了,完了完了,玩砸了,要挨揍了。吕杰诚强忍着眼泪,拼命夹面前的菜塞到嘴里,就算要挨揍也要吃饱了先。

  高杰义却是一点都不慌,信誓旦旦道:“对啊,是我抄你的呀。”

  吕杰诚目瞪口呆,所以这叫做陪人家作弊?

  胖子白雨生也陷入了回忆之中,他算数一直很好,所以班里还真经常有人抄他的答案。

  圆眼镜大背头想了想问道:“高……高杰义……你之前坐哪儿啊,我怎么好像记不太清楚了。”

  高杰义伤心道:“哎哟,我说你们哦,这才过去十来年,你们就完全不记得我了啊。我可全记得你们啊,我就坐在靠窗的角落啊,你们都不记得了?咱们高小的时候是同学啊,不过高小过后我就不在汇文读书了。”

  三人都觉得有点尴尬。

  长得成熟的男人想了想,道:“角落……角落……转学出去了……我好像想起来了,你特爱吃白薯,冬天来学校的时候你总是带块热乎乎的白薯,对不对?”

  高杰义顺竿子就爬道:“对呀,我不是还把白薯分给你们吃嘛。”

  白雨生一拍大腿,两眼放光道:“我好像也想起来了,是有几个转学出去的。嘿,杰义,你家白薯真甜呀。”

  吕杰诚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白雨生,你是个傻子嘛?

  圆眼镜大背头也一拍大腿,开心道:“杰义兄,好多年不见了,你一切都好啊?”

  吕杰诚无语问苍天,得,又多了一个傻子。

  他们这是把自己师哥认成谁了啊?

  高杰义叹了一声:“国家蒙难,政局动荡,列强铁骑踏中原。国家尚且如此,黎明百姓又岂能安好啊。”

  这话一出,饭桌上几人都沉默了。

  圆眼镜大背头说道:“不说那么多了,来,举杯,敬我们在汇文的同学情谊。”

  几人都举杯。

  几杯酒下去,高杰义跟他们大聊了起来,几个人是越聊越投机,欢笑声越来越大。

  高杰义也摸清楚这几个人的身份,白胖子会说话人热情,家里是做买卖的,他后来毕业之后就继承家业去了。圆眼镜大背头叫白北原是教育部的官员。文质彬彬的成熟男人叫张彦是报社的编辑。

  此时,新郎官进来了。

  胖子白雨生站起来,开心地挥手道:“连波兄,快来这儿,你看谁来了,是杰义兄啊。”

  吕杰诚嘴里菜差点没喷出来,我兄你奶奶呀,怎么把正主儿给叫过来了。他们不知情,难道正主儿也不知情吗?这可是新郎官的同学,新郎官有没有邀请过他,新郎官自己能不清楚吗?

  完了,这回是真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