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话是拦路的虎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687 2019.08.27 21:00

  刘八对艺人行的规矩门清的很,他常年在天桥一带混,做的就是给艺人摆地的买卖,他哪能不懂这个,他是故意的。

  端坐台上的秦致远瞅了那边两眼,也没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刘八是茶馆里面的常客了,也是他的书迷,出手也挺大方的。这人没什么坏心眼,就是好开玩笑,常常逗他这两个小徒弟,每次都得弄的他这俩徒弟面红耳赤的。

  “师父,要不您给师哥说说?”小徒弟吕杰诚把茶杯放在桌上,对秦致远央求道。刚才他就被刘八给取笑好几回了,现在他也不想见着自己师哥吃亏。

  “先不忙。”秦致远盯着高杰义的面容细细看了一下,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高杰义却是把手收回去了,扭头看了一眼台上坐着看热闹的俩师徒,他回过头一本正经地对刘八道:“八爷,您可是我们的大主顾,尤其是今儿个,您给的这赏钱可大,您是真局气。您是给面儿了,我一个没出师的小学徒可没胆子接您这大面子,还得让我师父来接您这赏钱。对吧,师父?”

  高杰义把烫手的山芋抛给他师父了。

  刘八顿时一愣。

  秦致远也顿时错愕。

  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机灵了?

  小屁孩吕杰诚嘴巴都长大了,他这个老实师哥被人打了之后怎么胆子变这么大,连他们师父都敢坑?

  这会儿高杰义算是把秦致远给架在火堆上了,听众就是衣食父母,衣食父母给的赏钱,艺人当然不能不要,你摆架子不下来那就是不尊重人。

  刘八笑了,看秦致远,问:“秦先生,您徒弟可把您架上了,要不您来?”

  秦致远把水烟筒往桌子上轻轻砸了一下,说道:“行啊,不过我胃口可大,您今儿不把我给喂饱了,我可赖您旁边不上来了。”

  刘八来了一句:“嘿,您可是个先生,您是读书人啊,可不能这么耍无赖啊。”

  秦致远脸皮厚的很,理直气壮道:“我跟那帮说评书的可不一样,我就掉铜钱眼儿里了。”

  刘八笑的更大声了,然后摆摆手道:“我玩笑话呢,您别当真。不过小义儿啊,你今儿倒是挺聪明的,得,看来伤是好利索了。别说八爷不疼你,来,这是单给你赏钱,回头让你师父多给你买点肉补补,看你瘦的。”

  刘八主动把大洋抛到了高杰义的笸箩里。

  “谢八爷。”高杰义乐滋滋地把大洋揣自己兜里。艺人在书茶馆里面卖艺,打来的钱是需要跟茶馆分成的,一般的比例是三七开,艺人拿大头。

  高杰义只是一个小学徒,是来帮忙的,不是来卖艺的。来听玩艺儿的主儿单独赏钱给高杰义,他是可以把钱放在自己兜里的,可以不用跟茶馆分成,这也是在规矩里面的。这就跟茶馆伙计伺候客人拿赏钱,是一个道理。

  台上的小徒弟吕杰诚口水都快下来了,这会儿他后悔地想撞墙,一整块现大洋啊,这得能吃多少碗烂肉面啊,这就算挨戏弄也划算啊。

  秦致远看看高杰义那美滋滋的样子,没好气地对刘八说道:“您倒是出手大方,怎么不见有我的份儿。怎么,听书不用给钱啊?您打算白嫖啊?”

  他跟刘八也是老熟人了,说话不用太忌讳。

  刘八也嬉皮笑脸道:“那您得赶紧说啊,您说一段,我给一份儿……”

  还不等秦致远说话,高杰义却立马蹦跶起来了,他大声道:“师父,您可听清楚了,八爷说了,您说一段他就给一段的钱。”

  秦致远这会儿对高杰义是有点刮目相看了。

  “没错吧,八爷?”高杰义又问刘八。

  刘八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这话又没什么问题,这是他自己说的啊,他点了点头道:“没错。”

  台上,秦致远坏笑就憋到嘴角上来了,他说道:“那就谢谢八爷捧场了。”

  “客气。”刘八还跟这儿客套呢。

  让小徒弟把茶杯和水烟筒拿下去,秦致远摔了醒木道:“咱们这就继续,适才说道,安三太上楼骂街,‘楼上这是哪个没长眼睛的家伙啊’,他这话一出,画眉刘三差点没笑出声,得,安三爷这回可够瞧的了。”

  秦致远继续说书,全场观众又都听得入神了,刘八也端着他的茶杯认真听着。

  小徒弟已经端着东西去茶馆角落待着了,可高杰义压根没走,就端着笸箩站在刘八旁边。

  秦致远接着道:“安三太却是已经上了楼了,他打眼一瞧,顿时大叫出声‘哎呀哦……豁……楼上你这个没长眼睛的画眉刘三哟……”

  全场观众都笑了出来。

  秦致远道:“刘三当时就傻住了,这安三太可真他娘的能圆啊,这要死的话都能被他给圆回来了。”

  “可康熙老佛爷是好糊弄的主儿吗?康熙爷怒拍桌子,喝骂‘安三太,你好大的胆子啊。’”

  “安三太立刻跪地求饶‘奴才该死,求皇上饶命’。”

  “‘饶命?你也配求饶,安三太,四霸天?好一个四霸天。朕乃真龙天子,是上天之子,你们可好,居然敢霸天,还四霸天,你们四个是准备把我亲爹给霸占了吗?’”

  全场听众狂笑。

  “‘奴才不敢’,安三太磕头如捣蒜。”

  “可康熙爷根本不为所动,‘安三太,你可知死罪。’”

  “这话一出,安三太心知今日死罪,顿时不磕头了,他反而抬头看了一眼,冷冰冰问了一句‘敢问圣上,今儿您可是一个人私访出宫?’”

  “‘你要干嘛?’康熙爷蹭地一下就站起来了。”

  “啪……”秦致远又摔了醒木。

  “嗯?”全场躁动,正裉节上呢,怎么又停了,瞧这架势安三太是准备杀康熙啊。

  刘八也愣了。

  高杰义在旁边大喊一声:“谢八爷赏。”

  然后蹭蹭两步上前,笸箩递到了刘八面前。

  高杰义赶紧用话堵他:“八爷局气,疼惜我们做艺人,刚说了赏钱一次赛一次的高,小义儿先谢过八爷了。”

  刘八差点没把老血给吐出来。

  看看面前的笸箩,又看看这对师徒脸上的坏笑,刘八差点骂街,这他娘的,自己这是上套了啊。

  可是话是拦路的虎,衣是渗人的毛。话都说出去了,这会儿往回收,这不是打他自己的脸么,他刘八在天桥也算的上是一号人物,他可丢不起这人。

  “好,好哇。”刘八又拿了一块现大洋,丢进了高杰义的笸箩里。

  高杰义俩眼睛都冒金光了,这可是大金主爸爸啊。

  小屁孩吕杰诚嘴巴都张大了。

  高杰义拿了钱,也没再找别人打钱,这还没两句话呢,别的观众是不乐意给的。所以他就往旁边一站,没离开。

  刘八倒吸一口冷气,我他娘的,还没完呢?

  秦致远也不耽误,立刻拍醒木开书:“这安三太心知康熙爷对自己起了杀心,他本就有谋反之心,现在又正遇良机,他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安三太也不跪了,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盯着康熙爷,说了这么一句‘我想学学那东汉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康熙爷大吃一惊,他原本是安排人午时前来保驾,没想到这安三太居然提前来了,可保驾的人却还没到,康熙爷是落了单呀,他也是万万没想到安三太竟有弑君的胆子。说着,安三太就扑了上来,两人打将在一起。”

  “别看康熙爷年纪大了,可这也是擒鳌拜平三藩亲征葛尔丹的主儿,是马背上的皇帝,安三太一时拿他不得。安三太不敢怠慢,他知道迟则生变,于是高喊一声‘宋大哥,上来助我。’那铁罗汉宋金刚翻墙而上,奔上二楼。他一看安三太跟别人打了起来,那顾得了问什么,拔出攮子就朝着康熙爷刺去,‘安三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康熙爷顿时危在旦夕……啪……”

  秦致远又摔了醒木。

  高杰义立刻跟上,一个大鞠躬:“谢八爷赏。”

  刘八一口老血,他娘的,这有一分钟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