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 被说相声的带坏了(明日中午上架,请支持)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385 2019.12.26 14:50

  孙家就是高杰义最后避难的地方,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一帆风顺的,什么事情都可能遇到波折。

  这一次,高杰义主动掺和进矿山三兄弟的争斗里面,固然是为了帮六哥和大莲,但这只是其中很小的因素,更重要的是他想为自己和家人朋友在这个乱世,搏一个安稳的保障。

  成了,固然万事大吉,至少在未来数年里,不会有太大的变故。可若是败了,那就很难办了,恐怕他们要立刻逃命。

  如果来不及逃跑,孙家就是一处躲命的场所。北京城的混混还不敢来孙家放肆,只要能躲上个一两日,他就有机会逃离北京城。

  当然这样的躲命的场所,除了孙家还有一处,那就是会友镖局。那么为什么要两处呢,因为哪处高杰义都没绝对把握啊。

  他也不敢保证会友镖局一定会收留他们,他也不敢保证孙家一定会让他们避难,所以才找了两个地方。

  别人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他倒好,他是两手都抓了,可哪只手都不硬。不过话说过来,他要是很硬的话,也不需要搞这些东西了。

  现在,小屁孩吕杰诚正缠着孙半夏卖萌撒娇呢,年纪小又长的好看的小正太,在小姐姐面前就是很吃香。

  这小混蛋为了一大堆好吃的,可是真卖力气,很不得把整个人都贴在孙半夏身上。孙半夏也是真喜欢这小屁孩,还拿了不少水果点心给他吃。

  吕杰诚这会儿可开心的很。

  只是高杰义有点悲催,他在帮孙无药切药材,这中药是真的硬,切着很费劲。还时不时被孙无药和孙半夏嫌弃两句,高杰义是有点欲哭无泪。

  孙无药抱着个药罐子在研磨什么,似乎是在调什么药。这老家伙个子很矮,大约只有一米五的样子,胡子也扎成了一个小辫子,脸上全都是一副认真到有些倔强的样子。

  高杰义辛苦地切药,汗都出来了。

  孙半夏揣着手又过来嫌弃地说道:“你看看你切得,这叫什么玩意儿啊,厚的厚薄的薄,这玩意儿怎么用?”

  高杰义擦了擦汗水:“这不都一样吗?”

  孙半夏看着高杰义嫌弃道:“果然是个无知的文弱书生,当然不一样,药材的炮制还有后面的熬药,都是有时间和火候的要求的,厚的和薄的所需的时间不一样,你这样是浪费药材。”

  高杰义顿时被噎了个够呛。

  孙半夏瞥了瞥高杰义,嫌弃道:“你呀,也就是欺负欺负小孩子还行,正经事儿你可干不了。”

  高杰义不乐意了:“嘿,是不是那兔崽子又跟你说什么了?”

  孙半夏伸出手,道:“他都是说你好话,行了,让我来切吧,你个文弱书生。”

  高杰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铡刀给了孙半夏。

  孙半夏接过来,熟练地拿起药材切着,她切得可就比高杰义漂亮多了,那是真正的厚薄一致。

  高杰义佩服道:“真不愧是专业的,这切药材的功夫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孙半夏压根不接他的下茬,她道:“得了吧,少来哄我,当我是孩子呢?哎,听小家伙说你是读书人,会说故事吗?”

  高杰义点头道:“会啊,我连说书都会呢,比外面那些说书先生不差。”

  孙半夏切着药材说道:“那你给我说段书呗,正好我切药材也无聊,给我解解闷儿。”

  高杰义道:“行啊,你喜欢听什么样的书啊?”

  孙半夏道:“我呀,就不爱听书。”

  “啊?”高杰义傻眼了。

  孙半夏不满道:“你们说书的,无非都是战场打仗,封侯拜相;要不就是凶杀破案,还有就是神怪狐鬼,我又不爱听。我呀,就爱听点情情爱爱的。”

  高杰义明白了,现在来听书的书座儿大多都是男的,而且说书先生毕竟是个先生,都得注意点身份,说的大多都是历史类的,有长枪袍带书,主要说的是封侯拜相的故事,或者短打公案书,很少有涉及情情爱爱的,就连聊斋也多数狐鬼悬疑。

  用后世的话来说,这些书是男频文。眼前这个孙半夏是个小姑娘,人家就爱听言情的。

  高杰义想了想道:“没问题啊,我给你说个情情爱爱的。”

  孙半夏道:“好呀,说的是什么呀?”

  高杰义道:“白蛇传。”

  孙半夏撇撇嘴道:“没意思,我听曲儿听戏都听腻了。”

  高杰义却说:“都说生书熟戏,听书就得听新鲜的,我跟你说的肯定是新鲜的。”

  孙半夏又另外拿起一根药材,一边切,一边说:“那你就说呗,反正也没事儿干。”

  高杰义起范儿了,他朗声道:“这要从杭州西湖上白蛇与乌龟争吃汤圆开始说起。天上有八仙,八仙中有个神仙叫吕洞宾,就是经常被狗咬的那位爷。那位爷在天界修行若干年后,有感于孤身一人,寂寞无聊,就想着要下凡收一个徒弟。”

  “于是他便化身成卖汤圆的凡人,就在这杭州西湖边上摆了个小摊儿。来来往往,偶有几个生意。然后有一幼童寻来,想吃汤圆。吕洞宾便给他做了一碗汤圆,这幼童便是吕洞宾命中注定的徒弟。”

  “小家伙吃汤圆,可因为汤圆太烫,一个不留神,烫了嘴,他张嘴一吐,那汤圆便滚到了西湖里面。这湖里面有一只修炼了几百年的大乌龟,见到汤圆滚落,赶紧就游过去想吃,他知道这是神仙之物,吃了能增加几百年法力,说不定化妖为人的契机就在这里了。”

  “可正当这乌龟游去吃汤圆的时候,湖里面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白蛇竟然游的更快,抢先把汤圆吃了,夺了这乌龟的机缘。这白蛇平白得了几百年道行,此时已经有千年的道行了。”

  “而乌龟也因此怀恨在心,这白蛇得了化身为人的机缘,就去了青城山下化形去了。而乌龟失去了机缘,后来经过修炼上岸变成了金山寺的主持法海和尚。最后的小男孩也因为调皮而丧失了成仙的机缘,几世轮回后变成了杭州的一个小书生许仙……”

  孙半夏打断道:“异妖传的故事么,不新鲜啊。”

  高杰义却道:“没说完呢,等他们相遇的时候,你就知道新鲜了。”

  孙半夏好奇问道:“他们是怎么相遇的”

  高杰义道:“这白蛇得了许仙的机缘,才得以化形,称为白娘子。她要去报答许仙这份恩情,只有了却这段恩缘才能成仙,所以白娘子是主动去找的许仙。”

  “那一日,正是阳光明媚时。白娘子在楼上推开窗户准备透透风,一不小心却把撑窗户的小杆子给掉下去了。而那时,许仙正好从楼下经过,这小杆子把许仙砸了个正着。”

  “许仙捡起小杆子抬头一看,‘哎呀,好漂亮的一个小娘子啊’。白娘子也是俏脸微微一红,原来是许仙大官人……”

  “等会儿?”孙半夏整个人都不对了:“你说的这是白蛇传吗?”

  高杰义一拍脑袋:“哎呀,我被那群说相声的给带坏了。”

  (明日中午上架,会爆发求个订阅支持,接下来是门头沟大赌斗,大莲和六哥缘在何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