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孙一诺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07 2019.10.22 21:00

  吕杰诚是真的搞不懂他师哥到底是怎么想的,无缘无故坏了这两个混混的好事,现在又跟着去找大夫,这是要瞎混什么呀?还找不找金单哥了?

  高杰义好像根本不记得要找金单这事儿,他还是跟着这俩混混瞎混,帮着抬人,跟他们一起去找大夫,一路上还有说有笑的。

  当然了,说主要是高杰义在说,笑也主要是高杰义在笑。那俩混混都不想理高杰义,毕竟刚才高杰义坏了他们的好事,他们不打他算好的了。

  小混混雷毕是真的能熬啊,都被打成这样了,一路上面色如白纸,浑身疼的抽搐,可他愣是一声都没吭。

  高杰义看的不由称赞道:“这雷二哥真是条硬汉啊。”

  老混混郑生秀瞥瞥他,问:“怎么说?”

  高杰义道:“耍光棍的最紧要的是硬气,有外人在场,那就是疼死也不能吭哧一声。可您看,现在都没外人了,我雷二哥还是这么能扛,这是真光棍,真英雄,真好汉啊。”

  郑生秀冷哼一声:“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嗯?不对。”郑生秀扭头看高杰义:“你怎么对我们这行这么了解?”

  高杰义理所当然道:“刚才我雷二哥躺地上不是说了吗?他要是吭哧一声,那被打死都是活该,那现在都没人瞧见了,叫唤两声也没什么问题吧?”

  “是吗?”郑生秀满脸狐疑地看着高杰义。

  “当然了,我们大学生脑子都好使,我帮您找个担架去啊。”高杰义跑到旁边店铺里面借出来一个担架,然后又屁颠颠跑过来。

  他道:“我雷二哥是英雄好汉,但铁打的英雄也架不住这样折腾,咱们还是赶紧去找大夫。来,小橙子,你给你郑大爷搭把手。”

  高杰义还真能套近乎。

  独腿双斧郑生秀和断了腿的雷毕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疑惑。

  雷毕倒是也没反对,就让高杰义把他扶到担架上去。

  高杰义在前面抬着担架,郑生秀和吕杰诚在后面抬着。别看郑生秀断了一条腿,可人家的动作却很麻利,不比普通人差,就是走路一晃一晃的,可他的手却是稳得很,人躺在上面都没感觉有多大晃动。

  很快,几人就走到了瓦块胡同,在一处大门紧闭的四合院前停了下来,两人把担架放下来,高杰义把雷毕扶下来,雷毕靠在高杰义身上硬站着,郑生秀上前敲门。

  “笃笃笃……”

  “孙大夫在家吗?”

  郑生秀在门口喊着。

  很快门开了。

  里面出来一个年轻秀气的姑娘,姑娘问:“你们找我爹?”

  郑生秀忙点头,客气道:“哎,对对对,劳驾孙姑娘帮老头子通报一声。”

  高杰义看的稀奇,这老混混还是第一次这么客气吧。

  “等着。”孙姑娘甩下这么一句话,直接把门关了。

  几个人愣是没脾气,老混混在门口恭恭敬敬候着。

  高杰义摸着鼻子,有点好笑,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这老混混到处都敢耍光棍,可唯独到了这里,他却老实的跟孙子似的。

  过了稍顷,门开了,孙姑娘站在门口,问道:“你们什么人,来干嘛了?”

  老混混郑生秀道:“老头子我是天津独腿双斧郑生秀,这是我的义子干儿雷毕,小孩子今天跳宝案子,被打断了腿,还烦请孙大夫帮忙医治。”

  “等着。”孙姑娘甩下这么一句话,又把门给关上了。

  “哎呀。”老混混觉得有点心累,叹了一口气。

  “噗。”高杰义也没憋住,笑了出来。

  老混混郑生秀没好气呵斥道:“笑什么笑?”

  高杰义道:“我是这觉得这姑娘像是在溜傻小子玩,一趟一趟的,也不问个明白。”

  郑生秀没好气道:“你要是有这能耐,你可以溜别人玩。溜就溜呗,老实等着。”

  高杰义讪笑一声,问道:“哎呀,老英雄,这孙大夫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让您这样的老英雄都这么尊重啊。”

  郑生秀哼一声:“我算什么?咱们京津一带的混混有几个敢在孙大夫面前放肆的?不想活了?你以为耍光棍靠着好勇斗狠就行了?这是傻子,没两年就得死外面。耍光棍总得有个伤痛吧,这时候你就得求着大夫了。”

  “治骨伤外伤的,咱们天津最出名的大夫就是苏七块,他给人瞧病,一律收七块现大洋,钱不够绝对不给看。但人家的手艺是真的好,我们耍完光棍,都找他治伤,基本上都能治好,像小雷子这腿伤,别看他腿骨断成这样了,人家苏大夫只要一经手,保准能治好,而且过两三个月就能下地乱跑了。”

  “所以苏大夫很受我们混混尊敬,谁敢不给他面子?谁欺负到他头上,那就是跟我们整个混混行作对,谁也保不齐自己哪天会伤胳膊断腿。要是没了苏大夫,我们怎么办?”

  高杰义眼睛一亮,这是奇人啊,他又问:“那这位孙大夫又怎么说?”

  老混混郑生秀接着道:“天津有能人,北京自然也是不缺的了。天津治骨伤外伤的,最厉害的是苏七块。而北京,这就是这位孙一诺孙大夫。孙一诺跟苏七块一样,都是外号。苏大夫是因为要收七块大洋,所以被人起了这么个外号。”

  “而孙大夫,瞧病治伤从不收钱,他只要你的一个承诺,他给你瞧病,是卖给你人情,但是将来你得把这个人情还给他,要帮他做一件你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孙大夫从来都是在家里给人瞧病,不开药房,不挂幌子。怕是你们北京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孙一诺吧。”

  高杰义和吕杰诚听得眼中异彩连连,他们还真不知道北京有这样的奇人。

  郑生秀接着说:“所以呀,这孙大夫可不是什么病人都给瞧的,他得问清楚你的身份来历,看看你有没有什么能帮到他的。人家认可你了,才会帮你瞧病,治好了之后,你这个人情就欠下了。”

  高杰义又问:“那要是没治好呢?”

  郑生秀道:“呵,人孙大夫说了,只要是他收下的病人,他要是治不好,你是怎么伤的,你是怎么病的,你就可以对人家孙大夫原模原样来这么一套,孙一诺半点怨言没有。而孙大夫,这么多年,从未失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