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大莲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435 2019.09.05 21:00

  “小六哥哥。”胡同边上传来女声。

  佟小六闻声看去,见是一个梳着辫子的姑娘,他惊讶道:“大莲?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大莲赶紧往前跑了两步,跑到佟小六跟前,俏脸红扑扑的,她道:“我来找你呢。”

  佟小六错愕道:“找我,你一个姑娘家大晚上出来找我干什么,这多不安全呀。”

  大莲低着头不说话。

  佟小六问:“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大莲有些支支吾吾的。

  佟小六倒是急了:“你快说呀,到底怎么了?”

  大莲抬起头,看着佟小六的眼睛,鼓起勇气道:“我大娘给我说亲事了,我爹娘答应过两天就让人家来家里看看。”

  佟小六顿时脸色一白。

  大莲急忙道:“小六哥哥,那是我爹娘还有我大爷大娘的安排,我……我……我不会喜欢别人的,小六哥哥,我只喜欢你,我就嫁你。”

  佟小六为难道:“可是你家里那边……”

  大莲猛摇头:“我不管,我就嫁你,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不管我爹娘怎么逼我,我都不会肯的。”

  佟小六的眼圈红了。

  大莲上前抓起佟小六的手,她自己也把头低下来,不让佟小六看见她红红的眼眶,她轻声道:“小六哥哥,我不想逼你,可是你真的要抓紧来我家提亲,我……我……我怕我撑不了多久了……”

  佟小六也抓紧了大莲的手,他赌咒发誓般说道:“大莲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我很快就会攒够钱的,一定很快的。到时候我会请最好的媒人去你家保亲,我……我会请最好的算命先生合我们的八字。”

  “我会找最好的金铺给你打一对赤金手镯,还有一对金戒指,来给你放小定。我已经在看房子了,我会努力买下一座属于我们的小四合院,里面所有的家具我们一定要买龙顺成的,那才百年牢呢。我们的喜酒也要在八大堂摆,我还准备请戏班子唱堂会呢。”

  “你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可以攒够钱了,到时候我会和我师父一起去你家下聘的。所有的聘礼彩礼我……我……会雇着窝脖行的窝脖扛着过去,我不会找拉板车拉着过去的,我不会让你爹娘瞧不上我的,我一定会让你嫁的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

  大莲听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拼命摇头:“小六哥哥,我不要那么多,我只要你……”

  佟小六也红着眼,流着泪,颤着声音道:“可我想给你更好的生活,你家里条件好,我不想你跟着我受苦,我更不想委屈你啊……”

  大莲扑进了佟小六的怀里。

  一对有情人相顾流泪。

  最遗憾的爱情是在两情相悦的时候却无能为力,最美好的爱情是在无能为力的时候还能两情相悦。

  良久,两人终于分开。

  大莲觉得有些害羞,低下了头。

  佟小六反而抓起了大莲的手,盯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大莲,你再稍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可以去娶你了,真的,你一定要等我,我马上就可以了。”

  大莲拼命点头。

  佟小六鼓了鼓勇气,说道:“大莲,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怪。”

  大莲一愣:“哪里怪了?”

  佟小六笃定道:“怪好看的。”

  大莲呆了,俏脸一直红到耳朵根后,如凝脂般白皙的耳朵染上了一抹嫣红。

  大莲低着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佟小六看的心中也是大喜,他赶忙又说:“大莲,你为什么要害我呀?”

  大莲惊愕抬头,俏脸已经红成猴屁股了,她呆呆问道:“我害你什么了?”

  佟小六学着高杰义那理所当然的样儿,道:“害我这么喜欢你呀。”

  大莲羞的都想钻到地下去了,她脸烧的火辣辣的:“小六哥哥……你……你哪里学的这些话……哪个不要脸的人教你说的?”

  “嘿嘿……”佟小六干搓着手,不好意思地笑了。

  佟小六道:“大莲,你放心,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你先回家吧,我还要出活儿,我还要努力娶你呢。”

  “嗯。”大莲重重点头。

  佟小六给大莲雇了一辆洋车,恋恋不舍地看着大莲消失在黑暗中。

  等大莲走了,他才咬咬牙走向了那灯火阑珊处。他不喜欢这种地方,他不喜欢唱那种曲子,但是为了他所爱的人,他义无反顾。

  ……

  再说金单和高杰义那边。

  金单也回了自己家,他家在虎坊桥外有独门独栋的一套四合院,金单进了门,去了东房,却见有一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坐在屋内。

  “回来了?”中年人问。

  “嗯。”金单只是简单应一声,面容上半点表情欠奉。

  中年人道:“今天杂耍园子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

  金单冷冰冰地打断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中年人被金单这冷冰冰的态度惹怒了,他呵斥道:“我是你爹,你有做小辈的样子吗?”

  金单反问:“那你有做爹的样子吗?你有为人父为人夫的样子吗?”

  “你……”中年人怒极。

  金单只是冷淡说道:“骂人之前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说罢,金单也不看他父亲,就转身回了自己屋。

  ……

  再说高杰义和吕杰诚师兄弟,这师兄弟也回了自己家,但是一回来就挨罚了,两人都被罚站了。

  秦致远坐在太师椅上点着水烟,咕噜咕噜抽着烟,斜眼瞅他这两个徒弟。

  这俩人被罚站还抓耳挠腮的。

  “说吧,你们跟拉洋车的是怎么破份儿的?”秦致远轻轻吐出两口烟圈。

  高杰义还是没能抵抗住金钱的诱惑,愣是另外找了一个洋车夫来完成他的坑钱计划,钱是顺利坑到手了,他也给了车夫10铜子儿当赏钱,但是进来之后就被罚站了。

  自己的小伎俩一眼就被他师父看穿了。

  高杰义索性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抓耳挠腮地开始装死了。前面他师父问都没问一句就痛快给了一块大洋,高杰义就知道有诈,所以他早把钱藏在院子里了,身上没留钱,他准备来个死不承认。

  吕杰诚却争辩道:“师父,我们是真花了一个大洋坐车来了,主要是晚上不安全,我怕师哥遇到危险,毕竟他上次就出事了嘛。”

  “哼。”秦致远轻哼一声,没好气问道:“你师哥许给你几碗烂肉面啊?不会两碗都没有吧?”

  吕杰诚想也不想就答道:“那不的,我抬价儿抬到四碗呢。”

  高杰义用手捂脸,这傻孩子。

  吕杰诚话一出口,就傻眼了。

  “哼。”秦致远把水烟筒放下,站起来准备揍人。

  吕杰诚赶忙补救:“等一下师父,我……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怪。”

  秦致远倒是被吕杰诚给问住了:“我哪儿怪了?”

  吕杰诚谄媚地笑道:“怪好看的。”

  秦致远懵了。

  高杰义已经用双手捂脸了。

  吕杰诚见有点效果,赶紧打铁趁热:“师父,我觉得你在害我。”

  秦致远反问:“害你什么了?”

  吕杰诚嘚瑟道:“害我这么喜欢你呀。”

  高杰义无语问苍天。

  吕杰诚还转过头对着高杰义眨眨眼睛,这是在求表扬呢。

  高杰义想锤死他,老子教你的土味情话是用来撩妹的,你撩一个中年大爷是想干嘛?

  不说了,他师父秦致远已经在找棍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