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你知道他亲爹是谁吗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457 2019.08.30 11:08

  高杰义怒了,上前两步,猛一推面前的高个戏法师。

  高戏法师被他推了个趔趄,嘴里还骂道:“谁啊,找死啊。”

  高杰义凑上前去,指着对方鼻子压着声音怒骂:“你才是找死,还敢胡说八道,不要命了你?”

  高戏法师被高杰义弄得莫名其妙,也有些给吓住了,委实是高杰义的神态太唬人了:“怎……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要命了,我胡说什么了?”

  高杰义瞪着眼睛怒道:“你说呢,还敢暗地里说金单母亲的坏话,你知道他亲爹是谁吗?”

  “啊?”高戏法师和矮戏法师对视一眼,一脸茫然。

  小屁孩吕杰诚也有些纳闷地看着高杰义。

  高杰义又是一推两人,恨铁不成钢道:“你们呀……你们呀……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高戏法师真是纳闷了,瞧着高杰义说的这么渗人,他心中也有点发怵:“不是,他爹是谁啊。”

  高杰义瞪着两人,咬着牙低声喝道:“他爹是高杰义。”

  俩戏法师一脸茫然。

  小屁孩差点没把昨天晚饭给喷出来,他爹是谁?

  矮戏法师问道:“高杰义又是谁?”

  高杰义急了,抡起手就在矮戏法师手臂上狠打几下:“嚷嚷什么,嚷嚷什么,不要命了,你想让全北京都知道吗?”

  矮戏法师挨了打还不敢做声。

  小屁孩吕杰诚看了差点没笑出来。

  高杰义向两人勾勾手:“过来点,连高杰义都没听说过,你们还是城里人吗?跟个乡下老赶似的,看你俩这土包子的样儿。”

  两人挨了骂愣是没敢还嘴。

  吕杰诚看的好开心。

  高杰义抓了抓自己头发,慢慢吐出一口气,语气也放缓了不少:“新上任的大总统知道吧?”

  一开口就是这么大,俩戏法师被吓住了,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刚刚安福国会过后,现在新上任的大总统是徐世昌。

  高杰义又道:“大总统有个四叔,你们知道吗?”

  两人摇头,这两人的节奏完全被高杰义带着走了。

  高杰义叹了一声,眼露失望:“什么都不懂,不知者无畏啊。也不怪你们,就你们这个级别的也接触不到这样的人物,而且人家平时也低调,不怎么出门。”

  高个戏法师问:“这跟金单有什么关系?”

  高杰义回答道:“四爷府上的大管家叫高杰义。”

  矮个戏法师嘟囔道:“不就一个管家嘛,我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高个戏法师却是倒吸一口凉气,喝骂道:“你懂什么,宰相门前七品官,那样人物你惹得起吗?”

  高杰义看高戏法师的眼神就充满了欣赏,对嘛,多上路。

  小屁孩吕杰诚却是满脸疑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高杰义对着矮戏法师冷笑两声:“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吗?我告诉你,四爷无儿无女,他是拿这高杰义当亲儿子一样看的。”

  两人顿时一惊。

  高杰义冷哼一声:“还不止如此,就连大总统的老母亲都非常喜爱此人,都认他做自己的干儿子,论起来他还是大总统的干兄弟呢。”

  两人嘴巴都长大了。

  吕杰诚傻了,这不是北霸天安三太嘛。老明王府的管家,老太后的干儿子,康熙爷的干兄弟,御儿干殿下。师父刚前面才说了这段书,怎么被师哥搬到这儿来了?

  吕杰诚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评书还能这么说?

  高杰义斜看两人一眼:“你们不止打算让少爷下不了台,还敢诋毁人家母亲,你们俩的胆子,我真是佩服啊。”

  矮个戏法师终于知道害怕了,对于他们这种泥腿子来说,这可是天上的人物啊,他们是万万惹不起的。

  高个戏法师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问:“不对啊,高杰义姓高,可是金单姓金啊,这也不是一家啊。”

  矮戏法师也疑惑地看着高杰义。

  高杰义冷哼一声:“哼,小少爷若是肯认回高姓,就你们这样的货色还能见到这样的人物?他还会待在你们这个破杂耍园子?落了难的凤凰,也不是你们这群鸡崽子能欺负的。人家毕竟是亲父子,血浓于水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肯认祖归宗了呢。”

  这俩戏法师顿时开始脑补一出出大戏,私生子?跟父亲关系不好?从小就在江湖长大?不肯认祖归宗?落难王子在杂耍园子?难怪了,难怪他一个连学徒都比不上的货色都可以去演压轴,看来班主肯定是知情的。

  难怪人家那么冷傲,原来是有这样的身世啊。难怪人家都不愿意理人,从来不讨好观众,还对衣食父母发脾气,原来是有这样的身份啊,有这身份还讨好个屁的观众啊。

  天呐……

  人的脑补能力是很强的,这两人已经想入非非了。

  吕杰诚拉拉高杰义的袖子,问:“师哥,你说的是不是……”

  还不等吕杰诚说完,高杰义一推对方脑袋:“你管那么些呢。”

  吕杰诚又被推一个趔趄。

  俩戏法师终于回过神来了,两人皆是面露惶恐。

  高个戏法师问道:“这……这……您二位又是干嘛的?”

  高杰义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理直气壮道:“我们?嗬……我们是来抱大腿的。”

  “啊?”俩戏法师没明白。

  这时,金单换好衣服,推了门出来了。

  高杰义立刻上前,大笑两声:“哈哈哈哈……金单,好久不见啊……”

  金单见了高杰义,冷峻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高杰义跟金单拥抱了一下。

  吕杰诚也跑上前去,抱住了金单的大腿,叫了一声:“金单哥。”

  金单宠溺地摸了摸吕杰诚的脑袋,笑着说:“小橙子也来了啊。”

  吕杰诚用力点头。

  然后俩师兄弟同时回头看那一高一矮两个戏法师。

  这俩人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抱大腿,抱的好一手大腿。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看看人家混的,连千年不化的冷面金单都对这两人露出笑容了,这得多大的交情啊。那日后,金单认祖归宗了,这两人岂不是从龙之臣。那还得了?

  “金单,又被观众轰下来了吧?呵,真有能耐啊,你可真给我们班子长脸啊,还对观众发脾气,你是不怕被赶出这个行当吗?压轴的好角儿都被人轰下台,好一出大戏啊。”那人挖苦完了,还用眼神示意一下高矮两个戏法师,示意他们赶紧跟上,毕竟是这两个家伙挑的头。

  金单的脸迅速冷了下来,眼神冰冷地看着那人。

  高杰义看着一高一矮两个戏法师,眉毛对着两人挑了挑。

  两人顿时明白了,表现的时候到了呀。

  两人顿时跳出来,高个戏法师指着那人骂道:“住嘴,你凭什么说我们金单哥?”

  矮个戏法师也骂:“是啊,你个烂怂肉凭什么说我们金单哥,我们金单哥好歹是个角儿,你是个什么东西。”

  全场一惊。

  高杰义也目瞪口呆,这两人真豁的出去,这两人都差不多四十了吧,好意思管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叫哥?

  吕杰诚的表情也甚是精彩。

  就连金单自己也有点懵。

  挨骂的那人跟见了鬼似的,怎么说变就变了呢,他怒道:“姓孙的,你干嘛替金单说话,他是你爹呀?”

  高个戏法师一拍胸脯,骄傲无比道:“他是我祖宗。”

  矮个戏法师也骄傲道:“也是我祖宗。”

  全场瞬时一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