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继续喝酒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73 2019.11.29 20:44

  高杰义到现在才明白张啸轮的意图,这家伙居然是想装醉跑到他家去睡觉,难怪说了一晚上不着边际的话。

  可高杰义怎么会让张啸轮去自己家啊,自己家老少爷们儿可多着呢,可不仅仅有自己师徒,还有方士劫方叔,还有六哥师徒呢,尤其六哥还在养伤,这要是出点什么岔子,那可怎么得了啊。

  高杰义果断拒绝:“我们家可没空房间了,没地儿留你。”

  张啸轮继续装醉道:“我……我又不住你家,我是跟你你你喝酒呢。”

  高杰义道:“没地儿喝了,我们家没空地了。”

  张啸轮瞪着眼睛,大声叫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呀……我坐在院子里喝都成。”

  高杰义无奈道:“真没地儿了,长辈们都睡了,我也不敢吵醒他们。不然咱们去您家,去您家再喝两杯?”

  张啸轮叫道:“就你有长辈啊?我就没有啊,我师父脾气可大,你要是吵醒了他,他非得拿刀活劈了咱们不可。”

  高杰义都要疯了:“那咱们再在这儿喝点吧,不然换个小酒馆,我知道旁边有个地儿不错。”

  “不行,今儿就去你家喝了,我得认认门儿,我总得知道我兄弟住哪儿吧?”张啸轮呵呵笑着,酒气漫天,搂着高杰义的脖子踉踉跄跄就往前走,这爷们儿的装醉本事一流。

  高杰义这小身板哪里顶得住这个壮汉,硬是被裹挟着往前走,停都停不下来。

  张啸轮一上手才终于彻底确定了,高杰义根本没有习过武,身上一点底子都没有,就是一个文弱书生。

  这哥俩就这么颠儿着往前走。

  高杰义实在拗不过张啸轮,就只能带他回家了。

  到了家里,张啸轮反倒老实了不少,完全不敢大喊大叫,就跟着高杰义去了他房间里,两人继续喝酒。

  高杰义去了北屋的时候,发现他师父又不在。

  他师父也没别的爱好,到了晚上也不爱出去玩。八成又去方士劫房里了,俩大老爷们在房里呆一宿,干嘛呢。

  吕杰诚也没睡,见着两个人进来,这小屁孩眼珠子都冒着绿光呢。

  高杰义没好气道:“给你带吃的了。”

  说着,高杰义丢了好几包东西给吕杰诚。

  张啸轮看的嘴角直抽抽。

  反正是要喝酒的,那总得准备酒水和下酒菜吧?高杰义又是拗不过张啸轮,既然肯定是得来的,下酒菜总得丰盛了一点,这你总没的说吧?

  高杰义这一把弄得,那可相当丰盛了,钱可没少花,而且他全是找的小铺子,可没法记账,都是张啸轮自己花的钱。

  差点没把张啸轮气的酒醒了,装醉都差点装不下去了。

  吕杰诚笑的眼睛都瞧不见了,打开一看,出乎意料地丰盛啊。得亏他硬熬着没吃晚饭,留了肚子,不然现在都吃不下这么多东西了。

  吕杰诚抱着一个巨大的酱肘子,狂啃起来,小脑袋都快埋进去了。

  张啸轮看了看吕杰诚,心中微微一动,这孩子就是汪老鱼说的那位高人的小儿子吧,他会是那位小爷的儿子吗?

  高杰义招呼道:“来,张大哥,来来来,咱们哥俩再喝几杯。”

  “好,来。”张啸轮也是豪气干云,摆开架势,倒上酒,连干了好几碗。

  高杰义也慢慢喝着。

  吕杰诚就是狂吃东西。

  张啸轮喝了几碗酒,反而不装醉了,笑着问道:“哎呀,你们这里也是个好地方呀,就你们跟令师住吗?”

  高杰义回答道:“北房就我们师徒,东西两边还有别家人住着,我们这儿是个小杂院。”

  “哦。”张啸轮点点头:“你们做艺也不容易,是打小就一直跟着师父吗?”

  终于问正题了,如果先前在饭馆里问,高杰义还想好了应对的话语,这会儿,嘿嘿,回答个屁。

  高杰义摇摇头,端起酒来:“不提了,来,喝酒。”

  张啸轮又陪着高杰义干了一碗,放下酒碗,问道:“怎么了?有事儿就跟哥哥说,哥哥帮你做主。”

  高杰义叹一声:“不提了,喝酒。”

  他又把酒端起来了。

  张啸轮看的嘴角直抽抽,他真想给高杰义来上一下子。

  张啸轮只能端起酒碗来,喝了一碗后,又道:“哥哥是会友镖局的,虽说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好歹也能说上两句话,以后你要是遇见事儿,就说你是会友镖局的,哥哥保你没事儿。”

  高杰义一拍胸脯:“啥也不说了,喝酒。”

  你大爷的吧,张啸轮气的眼前一黑。

  吕杰诚要不是嘴里塞着那么多肉,他都差点笑出声来。

  张啸轮无奈又陪着高杰义喝了一碗酒,再这样喝下去可不行,他准备问点干货:“兄弟……”

  他这两字刚一出来,高杰义就立刻两眼一翻,说了一句:“好酒,好晕。”

  然后碗一扔,站起来摇摇晃晃两下,还正好醉倒在了床上,然后还一个翻身,又正好把自己给裹在了被子里面。

  张啸轮看的嘴角直抽抽,他都想把手上的酒碗扔过去了,这小混蛋。

  张啸轮又看向了吕杰诚。

  吕杰诚立刻把手上的大骨头扔掉,然后用手指沾了沾高杰义酒碗里的酒,他道:“这什么酒呀,这么厉害。”

  说完就把手指往自己嘴巴里一送,舔了两口之后,小戏精就上线了。

  吕杰诚身子立刻绷直,白眼就翻出来了,就开始表演天旋地转:“哎呀,我醉了,我醉了,好晕好晕,好困好困。”

  吕杰诚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往床上走去。

  又看到这一出,张啸轮都快要疯了,敢不敢再明显一点?

  吕杰诚刚到床上,小屁孩立刻又蹦起来了,然后继续往桌子这边摇晃过来,一边摇晃还一边说:“床在哪儿呢,哎呀,好晕好晕。”

  小屁孩到了桌子旁边,摇晃着身子,颤抖着手去抓了一个烧鸡踹在怀里,继续叫嚷着晕头,然后往床边上蹭。

  “原来是忘了烧鸡,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张啸轮无语死了。

  张啸轮跟他们也没法计较,只能是吹灭油灯,然后也装作醉醺醺,跟他们挤在一张床上睡觉。

  半夜,万籁俱寂,吕杰诚和高杰义都睡着了,张啸轮却又睁开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